目睹天鵝自殺 善良漢子誓做天鵝衛士
  2006年11月06日16:55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一個普普通通的人,日夜守望在東方天鵝湖畔,隨時准備救治受傷的天鵝。他把天鵝帶回家中,當成自己的孩子,與它們同吃一鍋飯,同飲一井水,同住一個屋,等到天鵝傷勢痊愈后,將它們放歸大自然。30多年間,他傾盡家財40多萬元,使500多隻天鵝獲得了新生。他就是“天鵝衛士”袁學順。

  目睹天鵝自殺,善良漢子走上救護路

  東方天鵝湖,位於山東榮成市成山鎮境內,是一個海水與淡水交融的天然湖,面積約6平方公裡。每年11月到次年4月,有大量來自黑龍江、新疆、內蒙古、西伯利亞、貝加爾湖等地的天鵝到此棲息越冬,因此被譽為“東方天鵝王國”。

  袁學順就出生在天鵝湖畔。1973年,袁學順考入與天鵝湖近在咫尺的榮成六中。1974年,學校成立“天鵝觀察興趣”小組,他馬上報了名。也就是從那一年起,袁學順與天鵝結下了不解之緣。每逢周末,他就一個人跑到湖邊,仔細觀察白天鵝。在袁學順眼中,白天鵝是那麼美麗聖潔,一聲聲鳴叫是那麼悅耳。他常常在湖邊一待就是一整天。1975年,袁學順高中畢業了,不久參加了工作,在一家漁業公司做技師,但他對天鵝的那份熱愛一點都沒有減弱。不管工作多忙,袁學順始終堅持每天上班之前來到天鵝湖畔,一邊用望遠鏡觀察天鵝,一邊寫下當天的巡湖日記。下班后的袁學順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再來到湖畔,流連忘返,不到肚子餓了絕不回家。

  1981年2月的一個傍晚,袁學順像往常一樣來到湖邊,仔細地觀察著天鵝,並細心地巡視著湖面。突然,附近的水面上傳來異常的聲音。機警的袁學順立即循聲找過去,被眼前血淋淋的一幕驚呆了:在不遠處的一叢蘆葦裡,一隻天鵝被漁網纏住了脖子,快窒息的天鵝拼命用翅膀擊打著水面,然而網繩越勒越緊,多次拉扯之后,天鵝脖子上的皮毛被擼下了一大片,竟露出了一段鮮紅的氣管。受傷的大天鵝在海水裡翻上翻下,血隨著涌動的海水四處漂。袁學順第一個念頭就是要趕快救它。雖然離那隻天鵝隻有幾十米的距離,但他深知,看起來很淺的水下卻是無法立足的淤泥,他很想先回到鎮上,向漁民借一個橡皮筏子,但那隻天鵝看起來危在旦夕。時間不等人,袁學順咬了咬牙,勇敢地跳進冰冷刺骨的水裡。可沒等走上三五步,淤泥便“吃”掉了袁學順的大腿,讓他寸步難行。袁學順將身體奮力向前伸,兩手拼命拍打水面,同時,盡可能把身體放平,使自己獲得更大的浮力,免得自己遭到滅頂之災。

  看到有人一步步接近,天鵝開始更加拼命地掙扎。就在袁學順距離天鵝隻剩下兩三米的時候,那隻天鵝突然發出一聲悲鳴,一頭扎進水裡,剛烈地自殺了!

  望著水中浮起的天鵝,袁學順一下子愣住了,隨即眼淚止不住流了下來。第一次近距離地看到天鵝死在自己面前,這對於熱愛天鵝的袁學順來說,是一個多麼大的打擊呀!

  回到家,袁學順前思后想,做出了他這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個決定:辭去工作,專心救治天鵝!他在家裡開了一個家電修理鋪。生意之余,他把全部的時間都投入到救治天鵝之中了。有時候,需要救治的天鵝太多,他就把生意撂到一邊。從此,他成了鎮上的“怪人”:無論冬夏,他都要穿上灰色條狀的長外套(一種仿生天鵝裝),因為隨時可能發現受傷的天鵝,並需要及時救治它們。

  一年冬天,下班后的袁學順冒著漫天的大雪開始巡湖。這時,迎面走來的一名船廠職工告訴他:湖面上有一隻天鵝好像已經游不動了。袁學順警覺起來,他知道在惡劣的天氣裡,天鵝會在湖上結群,共同抵御大雪,而這隻一定是出事了。順著這位職工的指引方向,他發現有一隻天鵝隨著風正向入海口漂流,已遠遠脫離了鵝群,情況危急。袁學順不顧一切跳進水中,奮力向天鵝一步步挪動。在距離天鵝有50米時,那隻天鵝突然提高了警覺,雙翅用力拍打著水面,試圖馬上飛起來。袁學順立刻停下,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那名職工看到他突然停下來,還以為有了什麼危險,正思索著是否去找人,突然,袁學順的喉嚨裡發出一聲天鵝般的鳴叫,漫天風雪之中,袁學順開始了人鵝之間的激情之舞。

  袁學順用他身著的銀灰色的“雙翅”,輕扶水面,和天鵝“對話”。那隻天鵝迷茫地向袁學順左看右看,放鬆了警惕。袁學順馬上向前走了大約5米,驚恐的天鵝又開始拍打翅膀。袁學順又立即停下來,重新開始他與天鵝的“對話”,就這樣走了停,停了又走。一個小時后,天鵝才認可了這個怪模樣的“天鵝”。袁學順輕輕把天鵝抱在懷裡,並一步步挪到岸邊,這時冰冷的湖水已將他凍得滿臉青紫,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幾名經過的路人趕緊七手八腳地攙起他。袁學順一邊用目光感激著眾人,一邊緊緊地抱著天鵝。他懷裡的天鵝倒顯得很平靜,不停地梳理自己的羽毛。看到袁學順的頭發被海風吹得十分凌亂,天鵝還用嘴幫他梳理了幾下“羽毛”。

   天鵝“醫院”裡,人鳥和睦一“家”親

  1984年12月,袁學順結婚了。只是他的家電修理鋪又多挂了一塊牌子──“家庭天鵝康復中心”。

  袁學順家有四間正房和四間廂房。為了能收治更多的天鵝,他除了留下做生意和睡覺的地方外,其他的空間都留給了天鵝。很快,袁家就“鵝滿為患”了。

  天鵝的食量非常大,每隻成年天鵝一天需要進食4公斤左右。夏天,袁學順每天都要燜一大鍋米飯,割四五十斤青草﹔冬天沒有青飼料,他隻好買來成車的白菜、蘿卜和蘋果,每天還要讓小販送10公斤的新鮮小魚……隨著救治和喂養的天鵝數量不斷增加,袁學順的經濟壓力也越來越大,甚至連孩子的學費都交不起。但即使再苦再難,袁學順也沒有虧待天鵝!

  天鵝是極有靈性的禽類,天長日久,這些天鵝就與袁學順一家和睦相處了。一隻受傷的天鵝“大白”在袁學順家住了很長時間。除了每天喂它野菜、海藻之外,袁學順家裡有了好吃的,都會給它留一份。2000年春節,袁學順家包水餃,按當地風俗,在餃子裡包上了硬幣。吃年夜飯了,袁學順盛上一碗水餃,給“大白”端了過去。不一會兒,聽到“大白”屋裡傳來“當當”兩聲,袁學順跑過去一看,原來“大白”吃到了兩枚硬幣,都吐到了旁邊的鋁盆裡,“大白”也發出一聲聲歡快的鳴叫。袁學順的妻子和兩個女兒也跑過來,還為“大白”鼓起掌來。

  為了幫翅膀受傷的“大白”早日恢復健康,袁學順常常帶它到室外進行體能訓練。天鵝的起飛很有特色,需要很長的助跑距離,俗稱“九蹬十八拍”,有時候,天鵝太密集的時候,就會產生自傷。還有的天鵝因為缺水、缺食物而面臨著生命危險。這些天鵝,都成為袁學順救助的對象。

  由於長期療傷,痊愈后的大天鵝蹬刨力很差,為了讓天鵝能順利回歸大自然,袁學順准備了幾個運輸箱,定期把痊愈的天鵝帶到湖邊“拉練”。“拉練”不隻檢驗天鵝的體能,對袁學順的體力和精力也是一次巨大考驗。“拉練”的初期,痊愈后的天鵝不願和湖裡的天鵝結群,往往在湖裡東轉轉西轉轉,又齊刷刷地向袁學順飛來。袁學順又高興又著急,隻能一次又一次地把它們朝湖裡趕,直到它們結群。

  一天,“大白”竟背著主人獨自出去活動了,等到吃晚飯的時候,袁學順才發現“大白”一天未歸。當他著急地安排孩子們去找“大白”時,突然傳來“咚咚”的敲門聲,原來是回家的“大白”在用嘴啄門呢!袁學順將門打開,“大白”竟邁著方步,像一位時裝模特一樣走了進來,一家人頓時被“大白”的表演逗樂了。

  2001年3月,袁學順家的“大白”和“小妤”(另一隻被救助的天鵝)還沒有完全康復,因此,沒有趕上天鵝北遷的大部隊。一轉眼到了5月,此時,兩隻天鵝完全恢復了健康,互相有了好感。每天“大白”不停地用頭部摩擦“小妤”的翅膀和后背,頸部常常和“小妤”纏繞在一起,袁學順意識到:這兩隻天鵝已經到了發情期,它們即將要組建一個新家!

  如果此時放飛“大白”和“小妤”,它倆極有可能結伴北遷。天鵝的遷徙主要利用高空季風氣流並依賴群飛共振高速滑翔。此時,天氣已經轉暖,季風氣流完全改變,如果此時放飛,“大白”和“小妤”很難到達目的地,而且可能在中途迷失方向。

  通過和國家級野生大天鵝保護區聯系,袁學順得知“大白”和“小妤”准確的出生繁殖地在新疆的巴音布魯克自然保護區。袁學順的心裡有了一個不可抑制的想法:跨越榮成至天山的萬裡路,送“大白”和“小妤”回新疆,讓它倆在那裡生兒育女。然而,為救治天鵝,袁學順用光了家裡所有的積蓄,家裡值錢的東西已所剩無幾。怎麼辦?心力交瘁的袁學順病倒了,長期的湖邊觀察和救護,使他患上了嚴重的寒症,冠心病和胃痙攣這一次也同時發作,痛得他趴在炕上大汗淋漓。袁學順沒有錢,隻好吃點止痛片。妻子對他說:“老袁哪,你隻顧救天鵝,誰來救你呀?”榮成天鵝湖歸成山鎮公安邊防工作站管轄,邊防官兵常年護衛湖區,得知袁學順的境況,他們及時向威海市公安局做了匯報。威海市公安局領導非常重視,派人協助袁學順送歸天鵝,並將此行動確定為“天鵝行動”。

  2001年6月,一個特別的放飛小組從威海機場出發抵達新疆。來到新疆,當地群眾被袁學順對天鵝的那份真情所打動,給予他們以當地最高規格的接待,“大白”和“小妤”更被視為天使。在下榻的酒店,酒店經理特許讓兩隻天鵝與袁學順一起,都住在客房裡。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領導和上百名牧民以隆重的禮節,歡迎他們的吉祥的神鳥歸來。在雪后初晴的新疆天鵝湖畔,天鵝的交接和放飛儀式正在舉行。袁學順把臉緊緊貼在懷裡“小妤”的脖頸上,手撫摸著“大白”,輕輕地說道:“大白,小妤,你們到家了,咱們分手吧,再見了!”

  “去吧,回家吧!”隨著袁學順的呼聲,兩隻天鵝騰空而起。隻見“大白”展翅向天鵝湖湖心飛去。“小妤”在人群上空遲疑了一下,突然向相反的東方飛去,原來,它還想回到袁學順的家呀!

  袁學順眼含熱淚,吹起了口哨,飛去很遠的“小妤”聽到袁學順的口哨,重新飛回落到袁學順的懷裡。袁學順向天鵝湖的湖心振臂一揮,這一次,“小妤”明白了袁學順的意思,旋即展翅滑向湖面。袁學順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情感,朝著“大白”和“小妤”飛去的方向,他慢慢地跪在了湖邊,雙手捂住臉,淚水從指縫間流了下來……

  榮譽與淚水過后, 誓言建造天鵝棲息的家園

  袁學順承認,“跟天鵝混了這麼多年,真把它們當孩子了。”妻子姚青不同意此話,“孩子還分個先后。在老袁心中,天鵝第一,孩子第二。”因為袁學順一年四季穿天鵝熟悉的衣服,說天鵝熟悉的語言,人說袁學順懂鳥語。對此,他說:“隻要真心愛它們,就知道它們說什麼。”

  袁學順說,天鵝是有靈性的,是人類的朋友,會知恩圖報,可有些人卻要害它。袁學順還說,每次放飛痊愈的天鵝,無一例外地會在他的頭上盤旋幾圈,並沖他鳴叫致謝,以此禮節報答救護之恩。放飛的天鵝,袁學順視為閨女出嫁,慣例是吃送行餃子。行前叮嚀:“孩子,走吧,明年來呀!”而在天鵝湖畔埋葬客死異鄉的亡靈的哀痛,袁學順則是一個人默默承受。他在包裹遇難天鵝的塑料袋上寫上它們的名字和死難日。

  2003年11月18日,袁學順走進了人民大會堂,參加“福特汽車環保獎”頒獎典禮,並榮獲含金量最高的 “福特百年特別獎──野生動物保護”一等獎。面對眾人的關心,袁學順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我是代表天鵝湖區的人領取這一榮譽,這大獎決不是獎給我個人的,而是獎給天鵝的,獎給保護天鵝事業的!我計劃在家庭康復中心的基礎上,建造一個更符合自然條件,更符合天鵝需求的,包括科研、康復在內的一個更大的天鵝救護中心。我知道我個人的力量是遠遠不夠的。但我願盡自己的所能改善野生動物的生存環境,讓最適合人類居住的威海,也成為最適合天鵝棲息的家園……”

  在成山鎮,老袁是一個堅定的反對在湖畔盲目進行開發建設的“頑固派”。他有一張手繪的天鵝湖越冬天鵝分布圖,哪裡是水源地,哪裡是濕地、森林,天鵝的行動規律及分布特點,他都記得清清楚楚。老袁說,對於天鵝,他雖然稱不上什麼專家,但是起碼可以算作一位忠誠的朋友。天鵝湖的森林、淡水和濕地以及豐富的食物,給它們提供了非常好的生存空間,如果將林子伐了,湖水污染了,將濕地毀了, 那就從根本上斷絕了天鵝的生路。前幾年有人在湖畔搞度假別墅,老袁堅決反對,但是人微言輕。開發破壞了濕地的生態系統,濕地很快被淤泥破壞了,他放聲痛哭,“毀了天鵝湖的原始生態,天鵝失去了基本的食物鏈和水源,我不知道這些天鵝還有多少呆在這裡的理由!”

  2005年霜降之后,當一群白天鵝因為找不到水源而在灘地上徘徊的時候,老袁知道他的預言不幸被印証了。他找人將被沙壩擋住的小溪挖開,但是溪水最終還是被淤泥層擋住了,因此他加強了對天鵝的巡查力度。

  2005年11月20日,這片昔日水草繁茂、如今卻變成了被黑泥淤死的灘涂。在一片蘆葦叢中,老袁又找到了一隻已死去多天的小天鵝,看著這隻小天鵝痛苦的神態,老袁老淚縱橫。他喃喃自語:“蘆葦叢是天鵝的家,這小家伙臨死也要爬回自己的家,但是它直到死時,也沒有找到真正的家園!”袁學順說,每隻在他懷中死去的天鵝都會流淚。這淚,別人不懂,他懂。他陪著天鵝哭,死去一隻哭一回。

  如今,當筆者再訪老袁,問他還有什麼願望時,老袁站在天鵝湖畔,望著一隻隻快樂的天鵝深情地說:“我有個夢,夢想天鵝能與人保持一個最文明的距離,讓天鵝湖裡的天鵝不再受到人們的驚擾。不管有多少人來此觀賞,它們仍能閑庭信步,自由自在地飛翔在碧海藍天之間。”
 

來源:綠色中國網 (責任編輯:曾高飛)


相關新聞:
· 可可西裡科考發現:漣湖連著月亮湖 2006-11-06 15:05:07.534469
· 中外科學家呼吁構建“喜馬拉雅走廊帶”  2006-11-06 15:02:45.202739
· 黃河造陸不息每年“生產”1萬畝“新大陸”  2006-11-06 11:17:30.981619
· 山東遭遇罕見秋旱 部分地區出現人畜飲水困難 2006-11-06 11:00:32.903637
· 沈陽:冰川動物樂園暫停營業 動物挨餓難過冬  2006-11-06 08:24:11.112045
· 從布喀達?營地到太陽湖:30公裡的動物樂園 2006-11-06 08:09:08.282723
· 河南省洛陽市黃河西霞院工程截流成功  2006-11-06 16:23:02.472046
· 續:黑天鵝愛上塑料白天鵝 淒美愛情牽動全城 2006-11-06 15:43:50.74192
· 事故頻發 保潔員殞命車輪激起“路權”呼聲  2006-11-06 11:13:10.432489
· 哈爾濱:動物園熱帶動物進溫室過冬 2006-11-06 08:26:31.025338

打印文本   我要糾錯  查看留言   強國社區   給編輯寫信    E-mail推薦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