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策劃:“杞人憂鈷”,誰是罪魁禍首?
 

  6月7日,杞縣利民輻照廠出現了一個小意外:鈷-60放射源沒有正常回歸安全位置。專業人士很快控制了局面,放射源沒有泄漏,並且不會造成環境污染。按環保部的說法,這甚至都不能算是一次事故。然而,消息還是在民間不脛而走,經過升級和發酵之后,釀成了全城出逃的事件:7月17日,河南開封杞縣流傳本縣一家工廠的鈷60將爆炸的謠言,致使許多群眾逃離家鄉,前往附近縣市“避難”。

    其實,這件事原本可以消滅在萌芽狀態。設若意外初發時,當地政府就曉諭天下,及時通報事態處理的進展,百姓吃了定心丸也就不會反應過激了。事實卻是,當各種說法在民間散播一個月后,當地政府才召開新聞發布會說:安全無事,正在處理。

 
事件回放】放射源歸位發生故障 謠言初起 
  造成這次群眾集體“外逃”事件的源頭在杞縣利民輻照廠。杞縣縣城不大,這個廠就在城邊上,離縣委、縣政府也就3公裡路。這個1997年投入生產的廠子生意一直不錯,許多外地的蔬菜公司都將菜拉來接受鈷60輻照,照射之后,病菌、害虫都被殺死,還能起到保鮮作用。鈷60放射源平時就放在6米多深的水井裡,輻照室外面配有6層防護裝置。工作時,將蔬菜等推進去,關閉6道防護,自動裝置將放射源從水井提出進行輻照,輻照完畢再自動將放射源放進水井。
  6月7日夜裡2點,完成輻照辣椒粉作業后,工作人員准備把放射源放到水井裡時,旁邊貨物突然倒塌,把放射源卡在了井口。9點多,環保部、河南省環保廳接到匯報,迅速派人趕到廠裡,確認放射源處於安全狀態,沒有對環境造成污染,馬上啟動了應急預案。
  此后的幾天裡,企業開始按部就班找專家編制處置方案。附近群眾看到不斷有領導和專家趕到廠裡,對這個廠子到底發生什麼產生了好奇。
  7月5日左右,百度“杞縣吧”裡出現了一個帖子,發帖者說他是杞縣人,現在鄭州,聽家裡人說縣城出現“核泄漏”,非常危險。消息迅速傳播開來,人心開始不穩。
  7月6日上午,縣裡向各單位一把手通報了故障處理情況,特別要求縣城周圍3個鄉鎮要把通報傳遞到村裡。越來越多的群眾知道了大體情況,但傳言也越來越多……【更多詳細】

 

 

 

17日,河南省開封杞縣流傳杞縣利民輻照廠鈷60將爆炸的謠言,致使許多群眾逃離家鄉,前往附近縣市“避難”。
7月18日傍晚,急於返回家鄉的杞縣人堵在了杞縣與開封縣交界處。

   杞人不憂天,而憂信息不公開
有一句流行語叫“謠言止於智者”,但是這有一個前提,那就是信息公開。唯有政府信息公開,智者才有可能做出准確的判斷。所謂“封鎖消息是為了防止社會恐慌”,實際隻會加重民眾的恐慌情緒。正是因為官方的信息封鎖,真相無法大白,謠言才有了四起的空間——首先是官方傷害公眾知情權的主動“別有用心”,然后才是公眾進行理性猜測的被迫的“別有用心”。
  假若政府部門執意不肯公布與公民生命安全直接相關的重大信息,那麼公眾當然擁有“公開運用自己猜測理性”的權利。因此,這在根本上不是一起謠言惑眾事件,而是一起人為封鎖公開信息,違背《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的責任事故。應該受到責任追究的,不是“公開運用自己猜測理性”的普通民眾,而應該是“別有用心”的政府官員。謠言固然可怕,然而更為可怕的,卻是作為謠言源頭活水之“封鎖消息防恐慌”的傳統愚民思維……
【更多詳細】

信息不公開才導致現代版“杞人憂天”
6月7日發生的事件,為何直到一個多月后,謠言四起,媒體曝光,當地才公布事件緣由?杞縣縣委宣傳部長王清芝說,故障一發生,縣委縣政府在第一時間通報了上級有關部門。上級部門於事發當日上午就派相關人員實地了解情況,最終認定,沒有危險。認為沒有必要去小題大做。為了穩定民心,7月18日,開封警方宣布拘留了5名被指控造謠者。對此,群眾卻有不同的看法:“縣政府是關心這事,上級領導也關心這事,難道我們老百姓就不關心這事了嗎?縣政府知道沒事,上級領導也知道沒事,但我們老百姓就不該知道沒事嗎?光顧著通報上級了,怎麼就不能及時通知一下百姓呢?”況且“別有用心的人”一直在民間散播“輻射外泄”、“斷子絕孫”、“核爆炸”的信息,政府沒有及時披露,對於生命攸關的大事,老百姓怎麼能不“寧可信其有”呢? “謠言止於智者”固然不錯,但其前提是信息公開。沒有政府信息公開,智者如何作出准確判斷?在信息封鎖情況下,逃生只是人的本能選擇而已。
  從杞縣卡源事件中我們不難看出,如果按照國家對輻照事故的分級管理規定,這起事件不屬於輻射事故,隻能屬於“故障”。事件之所以發生,是因為杞縣相關領導對此事的“三不”政策:不通報情況,不接受採訪,不允許報道,導致了“別有用心的人”謠言惑眾,引起恐慌。說到底,是政府的信息公開不及時才導致故障變成了事件。那些所謂“封鎖消息是為了防止社會恐慌”,隻不過是推脫失職瀆職責任的堂皇借口。事實也証明,正是因為當地政府的信息封鎖,真相無法大白,才導致了“現代版的杞人憂天”。
  因此,對“鈷60事件”的處理,決不能僅僅依法處罰那些造謠傳謠者就了事,還必須依據《政府信息公開條例》和《關於實行黨政領導干部問責的暫行規定》追究當地政府、職能部門及相關官員在其中的決策失誤及其他失職瀆職行為……【更多詳細】

“杞人憂鈷”,源於信息公開單一
 在今天這樣一個信息多元化時代,公眾的信息來源渠道不再是單一的政府管道。“自媒體時代”、“克風時代”等稱謂,清晰地傳達出技術對於信息傳遞的根本性變革,尤其是在中國,傳統的一元化管制觀念決定了信息來源渠道的單一。而這一觀念的根深蒂固,使得相當多的官員不願意承認信息多元化時代已經來臨。比如開封警方仍在提醒市民:一定要從政府新聞發布和媒體獲取信息。這裡使用的“一定”所傳遞出的,仍然是一元化時代的信息壟斷主義和信息霸權思維。
  事實上,政府信息在多元化的渠道之下,也面臨與其他信息的競爭。要想取信於民,得靠一以貫之的真實和及時,而不是靠仍有人習慣於拖拖拉拉的“政府新聞發布”或“政府媒體”的招牌……【更多詳細】

 
  7月14日,開封縣居民張某轉的一個帖子,內容為“……現在科學家已經沒有辦法了,許多外國的科學家都過來了,可還只是坐以待斃!都沒有招了,有些科學家來到后,看到沒有辦法弄好,都嚇的飯都不敢吃,當天來當天坐飛機走!生怕核氣傳到他們身上……”。張某承認,他本人在並不知道真實情況的情況下就轉發了帖子,並表示十分后悔。7月18日,開封縣公安局以涉嫌編造、故意傳播虛假恐怖信息罪將張某刑事拘留。

 

 
    開封縣公安局刑拘行為是否恰當合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條規定:“編造爆炸威脅、生化威脅、放射威脅等恐怖信息,或者明知是編造的恐怖信息而故意傳播,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嚴重后果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構成該罪有兩個要求:一是編造爆炸威脅、生化威脅、放射威脅等恐怖信息,或者明知是編造的恐怖信息而故意傳播﹔二是嚴重危害社會秩序。依據報道對堪本案,“張某承認,他本人在並不知道真實情況的情況下就轉發了帖子”,也就是說,張某並不知曉帖子的真實性,因而也就不可能是編造恐怖信息或明知是編造的恐怖信息而故意傳播。同時,如果以編造、故意傳播虛假恐怖信息罪定罪,檢方還必須証明張某的編造或傳播行為嚴重危害社會秩序。但是,群眾的恐慌源於“謠言”四起,其中張某的帖子起多大的作用,恐怕不容易証明。也就是說,張某帖子與社會秩序混亂之間是否存在必然的因果聯系是極難証明的。由此可見,開封縣公安局倉促以涉嫌編造、故意傳播虛假恐怖信息罪將張某刑事拘留恐怕並不妥當……【更多詳細】

杞縣相關政府人員“玩忽職守”?
 
 反觀杞縣事件,筆者倒覺得違法甚至犯罪的恰恰是杞縣的相關政府人員。從6月7日發生卡源事故到7月17日群眾紛紛逃離,一個月的時間,杞縣政府竟沒事兒一樣未對該事件作出任何權威翔實的說明,這才導致了“謠言”四起。這明顯違背了《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第六條(“行政機關應當及時、准確地公開政府信息。行政機關發現影響或者可能影響社會穩定、擾亂社會管理秩序的虛假或者不完整信息的,應當在其職責范圍內發布准確的政府信息予以澄清。”)的規定。而且,正是由於杞縣政府沒有及時准確的發布信息,導致政府公信力受到極大損害,嚴重損害了政府聲譽,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據此可以認定,杞縣的相關政府人員涉嫌觸犯《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條規定的玩忽職守罪(“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濫用職權或者玩忽職守,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應由檢察機關立案調查。
 

當然,政府有自己不公布相關信息的理由,開封市環保局方面解釋說:一方面是因為情況不嚴重,沒有輻射和污染﹔一方面是“為了避免引起恐慌”。情況不嚴重當然不是閉塞消息的理由,既然“謠言”已經流傳,政府就有責任及時進行辟謠。而大部分民眾於政府公布真相並講解處置措施后返鄉恰恰表明,真相不但不會引起恐慌,相反,真相是最好的穩定劑。資訊領域永遠不會保持真空狀態,真相不去佔領,傳言和猜測便會充斥其中,擊碎傳言最有力的方式便是公布真相……【更多詳細】


“慣性思維”暴露出某些領導干部社會管理理念的陳舊
簡單地將居民“集體出逃”原因歸結為“自然是那些別有用心的人所傳播的謠言”,試圖以此撇清當地政府的責任,用老辦法來處置新事態,這實際上是習慣性拒絕承認過失的思維。這種“慣性思維”暴露出某些領導干部社會管理理念的陳舊,出現問題時不屑於對公眾進行必要的溝通和解釋。這樣做,對政府公信力的修復和領導干部執政能力的提升毫無裨益。

  千百年來,杞人憂天一直是人們嘲諷“無因之憂”的笑柄。最近上演的這幕“杞人憂鈷”,盡管也有近乎荒誕的一面,我們卻怎麼都笑不出來。在突發事件和敏感問題上,失語已經多次成為民眾恐慌或社會秩序混亂的重要誘因,以致一些時候,即使說了,百姓也不相信,甚至做出相反的解讀。這不能不引人深思。以人民利益至上的精神,誠心誠意地檢討過失、總結教訓,改進工作作風,及時發布信息,是當務之急
……【更多詳細】


 

導致杞縣眾多民眾外逃的最初起因,是杞縣利民輻照廠用鈷-60對方便面調料包、辣椒粉、中藥材、大蒜等進行輻照滅菌。但是,輻照裝置在運行中貨物意外倒塌,壓住了放射源保護罩,並使其發生傾斜,導致鈷-60放射源卡住,不能正常回到水井中的安全位置。而更嚴重的是,輻照室內接受輻照加工的辣椒粉由於放射源的長時間照射,溫度過高自燃。雖然在消防及環保部門採取灌注水等措施后,引燃物得到了控制。但是,這為民眾外逃埋下了“伏筆”。
  放射源卡源事件發生后,開封市政府召開新聞發布會,通報了相關情況:安全無事,正在處理。國家環保部在17日發布公告說,放射源卡源事件並未造成環境污染及人員傷害。並未引起民眾太大的恐慌。按理,“鈷-60”事件應該就此平息。
  然而,輻照廠內的貨物自燃引發大火后,政府對此卻選擇保持了沉默。這給謠言提供了市場,也讓民眾心裡感到發慌,這直接導致了居民大規模逃離事件的發生。在民眾逃離這件事上,雖然是謠言所致,但是,政府的緘默不語卻起到了推波助瀾的左右,增加了謠言的“可信度”。因此,首先進行反思的應該是當地政府:為什麼不能及時公開真相,而選擇對民眾保持沉默?為什麼直到發生居民大規模逃離事件,政府才開始出來辟謠?難道真的像宣傳部門認為的那樣,是“小題大做”,“沒有必要大張旗鼓地公布信息”?
  俗話說吃一塹長一智,其實在很多時候,我們的政府卻並沒有因為吃一塹而長一智,而是裝糊涂。筆者認為,與其追查謠言源頭,不如追查信息不公開的原因,因為這才是造成民眾恐慌、導致居民外逃的真正的罪魁禍……【更多詳細】


 

  千百年來,杞人憂天一直是人們嘲諷“無因之憂”的笑柄。最近上演的這幕“杞人憂鈷”,盡管也有近乎荒誕的一面,我們卻怎麼都笑不出來。在突發事件和敏感問題上,失語已經多次成為民眾恐慌或社會秩序混亂的重要誘因,以致一些時候,即使說了,百姓也不相信,甚至做出相反的解讀。這不能不引人深思。以人民利益至上的精神,誠心誠意地檢討過失、總結教訓,改進工作作風,及時發布信息,是當務之急。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