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策劃

特別策劃:發達國家消極應對減排 我國主動承擔相應責任

環保頻道策劃 編輯:張莉


    2009年第三次氣候變化國際談判會議10日至14日在德國波恩舉行。本次談判雖非正式磋商,其成果對於在年底舉行的丹麥哥本哈根氣候變化大會上能否達成新的減排協議卻至關重要。

    但是據當前情況看,談判進展非常緩慢,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之間分歧巨大,談判中存在令人憂慮的氣氛。發展中國家要求發達國家率先實現大幅減排,並履行提供資金和技術支持的承諾。但以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卻試圖將發展中大國拉入減排框架。
 

    本次氣候變化國際談判會議為期一周,共有來自全世界的約2400名談判代表參加。在今年12月召開哥本哈根氣候變化大會之前,聯合國還將在泰國曼谷和西班牙巴塞羅那舉行兩次國際談判會議。按照“巴厘島路線圖”,哥本哈根氣候變化大會將制定2012年后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新安排。 >>>

 

聯合國氣候變化談判氣氛讓人憂

    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秘書處執行秘書德博埃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達了他的擔憂。他說:“當前你看到的是巨大的利益分歧、越來越少的時間、桌面上復雜的文件以及許多重要議題期待進展……200多頁的草案中有2000多個括號(即待定的談判內容),而我們隻有5周的實際談判時間了,我很擔心的是接下來我們該如何讓待定內容簡化成有意義的表述。”

    與西方國家的一些現任官員相比,一些已卸任的西方政治家倒是表現出了部分理性。曾經參加過《京都議定書》談判的英國前副首相約翰·普雷斯科特日前對媒體說:“要讓事情行得通,其‘方程式’中應當含有體現平等和社會正義的因子——每個國家的工業發展和人均排放水平。”

    他認為,西方應當拿出足夠的資金,支持發展中國家使用清潔煤和可再生能源……“事實上,西方已經污染了世界,並且讓非洲等大陸陷於貧困。西方必須要為綠色技術提供資金”。

國際:利益糾葛 發達國家消極減排

  巨大的利益分歧 

    本次談判在許多關鍵議題上,發達國家之間以及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間還存在很多分歧,談判難度依然很大。

    目前的分歧仍然主要圍繞以下三個方面:一是發達國家對2012年到2020年間的溫室氣體減排承諾相當消極,達不到聯合國專家和發展中國家期望的目標﹔二是對於發展中國家最為關心的環保技術轉讓和資金支持問題,發達國家一直不願進行談判﹔三是發達國家試圖向發展中國家轉嫁責任,企圖給發展中國家制定減排指標,對此很多發展中國家表示,在得到資金和技術支持之前,“這是不可接受的”。

氣候變化

    氣候變化是指氣候平均狀態統計學意義上的巨大改變或者持續較長一段時間(典型的為10年或更長)的氣候變動。氣候變化的原因可能是自然的內部進程,或是外部強迫,或者是人為地持續對大氣組成成分和土地利用的改變。

   《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UNFCCC)第一款中,將“氣候變化”定義為:“經過相當一段時間的觀察,在自然氣候變化之外由人類活動直接或間接地改變全球大氣組成所導致的氣候改變。”UNFCCC因此將因人類活動而改變大氣組成的“氣候變化”與歸因於自然原因的“氣候變率”區分開來。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主席帕喬裡於本次談判舉行前夕接受採訪時指出:“對目前氣候問題應負完全責任的是發達工業國,它們造成了這個問題,因此現在也必須由它們來解決。”    >>>

 從數字看發達國家減排的消極作為

    從目前各發達國家提出的溫室氣體中期減排目標看,它們的承諾與人們的期望相去甚遠,這也是造成目前氣候談判進展緩慢的一個關鍵因素。

    新西蘭:10日提出了到2020年的溫室氣體減排目標:在1990年的基礎上減排10%至20%,這是最新一個提出中期減排目標的發達國家。新西蘭氣候變化部長表示“挑戰巨大”,因為當前新西蘭的排放水平已經比1990年增加了24&。

    然而,發展中國家和國際環境組織的要求是,發達國家到2020年的溫室氣體排放量應在1990年的基礎上減少40%。

    美國:眾議院6月底通過的《美國清潔能源安全法案》提出,美國到2020年在2005年的基礎上減排17&。由於美國在1990年到2005年間二氧化碳排放大幅上升,這大約相當於在1990年的基礎上僅減排4%。

    日本:6月初提出,到2020年溫室氣體排放量比2005年降低15%。這相當於在1990年的基礎上降低8%。日本在《京都議定書》中已承諾2012年比1990年減排6%,但目前日本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卻比1990年上漲了9%。

    加拿大:提出2020年比2006年減排20%,相當於在1990年水平上減排2%。

    澳大利亞:提出到2020年在2000年的水平上減排5%至15%。

    歐盟:提出到2020年在1990年水平上減排20%,並願與其他國家一道減排30%。這在發達國家中算是減排力度比較大的,但與40%的減排要求相比仍存在相當差距。

    發達國家的中期減排承諾不僅讓發展中國家極不滿意,同時也無一不受到國際環境組織的抨擊。

    當前,以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極力將中國和印度等發展中大國拉入減排范疇,自身的減排指標卻相當消極,同時也並不兌現對發展中國家資金和技術轉讓的承諾。可以說,發達國家不負責任的態度,正是造成目前氣候談判進展緩慢的關鍵。

                         >>>詳細


我國:主動承擔應對氣候變化相應責任
 


   
國務院總理溫家寶12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聽取並審議了發展改革委關於應對氣候變化工作情況的報告,研究部署應對氣候變化有關工作,審議並原則通過《規劃環境影響評價條例(草案)》。

    妥善應對氣候變化,事關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全局和人民群眾切身利益,事關人類社會生存和各國發展

    中國作為一個負責任的發展中大國,充分認識到應對氣候變化的重要性和緊迫性,主張通過切實有效的國際合作,攜手努力,共同應對。

    我國將繼續堅持《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和《京都議定書》基本框架,堅持“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堅持可持續發展﹔主張哥本哈根會議應嚴格遵循巴厘路線圖授權,進一步加強《公約》及《議定書》的全面、有效和持續實施,統籌考慮減緩、適應、技術轉讓和資金支持。

    我們從國情和實際出發,承擔與我國發展階段、應負責任和實際能力相稱的國際義務,為應對氣候變化做出應有的貢獻。

    會議要求,應對氣候變化工作要立足於推動生態文明建設和科學發展,統籌考慮經濟發展和生態建設,統籌考慮國內和國際兩個大局,統籌考慮當前利益和長遠戰略,全面實施應對氣候變化國家方案,開展廣泛有效的國際合作,推動哥本哈根會議取得積極成果 。

    下一階段,重點做好以下幾方面工作:

    (一)把應對氣候變化納入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

    (二)抓好國家方案的落實。努力實現“十一五”單位國內生產總值能耗降低20%左右、可再生能源比重提高到10%左右、森林覆蓋率達到20%等目標。在“十二五”期間繼續完善和實施應對氣候變化國家方案。

    (三)大力發展綠色經濟。緊密結合擴大內需促進經濟增長的決策部署,培育以低碳排放為特征的新的經濟增長點,加快建設以低碳排放為特征的工業、建筑、交通體系。

    (四)強化應對氣候變化綜合能力建設。制定應對氣候變化的科技發展戰略與規劃,開展低碳經濟試點示范,推動形成資源節約、環境友好的生產方式、生活方式和消費模式。加大資金投入力度,提高應對氣候變化政策措施的實施保障能力。

    (五)健全應對氣候變化的法律體系。加快建立相配套的法規和政策體系,制訂相應的標准、監測和考核規范,健全必要的管理體系和監督實施機制。

    (六)積極開展國際交流與合作。繼續對外開展應對氣候變化政策對話與交流,拓展應對氣候變化國際合作渠道,加快資金、技術和人才引進,有效消化、吸收國外先進的低碳技術和應對氣候變化技術。深化與發展中國家的合作,支持不發達國家和小島嶼發展中國家提高適應氣候變化的能力。  >>>
 


哥本哈根會議會使應對氣候變化問題有所進展?
 


    長期以來,國際氣候政治一直由三大集團的互動所決定,即傘形集團(成員包括澳大利亞、加拿大、冰島、日本、新西蘭、挪威、俄羅斯、烏克蘭和美國)、歐盟和廣大發展中國家,而尤以歐美之間角力為一大特征。

    歐盟始終積極倡導溫室氣體減排,這不僅與其傳統文化、價值觀念有關,更與其堅實的物質基礎和強大的經濟實力息息相關。以德國為首的歐盟大打“氣候牌”,試圖以領先的環保技術展開與美國的競爭。

    而以美國為首的傘形集團從拒絕承擔任何強制性溫室氣體減排目標,到現在願意參與國際氣候談判,這種顯著的轉變,不僅是建立在氣候變化科學之上,而且與本國的切身利益密不可分。這些發達國家不僅希望利用能源技術、發展新能源達到走向復蘇、創造就業的短期目標,而且更賦予其培育新經濟增長點、新主導產業的長遠重任。特別是對美國而言,還有一個重要目標,那就是要繼續力保美國在解決全球性事務上的領導地位。

    天氣變化談判或許能夠往前走一步

    專家表示,發達國家承諾在2050年時將本國溫室氣體排放量減少到1990年水平的80%以下,但卻對2020年的中期減排目標持消極態度。反映了一方面他們想對減排溫室氣體、控制氣候變化作出一個積極的政治上的表態,但是反過來在採取具體行動方面,他們又出於種種的困難或者是國內的一些實際情況,動作遲緩。

    但是,世界各國誰也不願意擔當哥本哈根失敗的這麼一個責任,所以到最后,雙方可能還會做出一些讓步,能夠使哥本哈根會議無論如何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能夠往前走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