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湖再掀治污风暴 百余造纸企业关停
  2007年04月02日05:34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洞庭湖的造纸污染已触目惊心—100多家造纸企业仅2家符合污染物排放标准。

  为此,中央高层、国家环保总局及湖南省委、省政府相继做出批示,湖南省政府下发《洞庭湖区造纸企业污染整治工作实施方案》。3月31日,洞庭湖区所有造纸污染企业全被“叫停”。

  事实上,整治洞庭湖的“环保风暴”刮了多年,大大小小的“环保战役”也打过不少,但外界的总体评价是,“雷声大雨点小”,其结果是污染企业越来越多,污染程度越来越大。人们禁不住要问:关于“洞庭湖”的保卫战到底要打多久?

  3月31日,是湖南省对洞庭湖区造纸企业污染整治第二阶段工作开始的第一天,该区域所有造纸污染企业都被当地政府责令停止生产。

  在一部分企业看来,这像是一场前所未有的“运动”—毕竟,“叫停”所有造纸污染企业尚是头一回。

  而在2006年12月31日开始的第一阶段整治工作中,被“叫停”的8家污染企业有2家死灰复燃,顶风排污,相关部门已对其严厉查处。所以,一部分企业宁愿听听“风声”再说。

  “像‘搞运动’一样,搞多了就不刺激了。”一位被“叫停”的岳阳籍造纸企业老板如此评述。但《中国经济周刊》采访中了解到,大多数造纸企业的法人对此次污染整治表示了空前关注。

  县域经济“为难”:要“温饱”还是“环保”

  南县森裕纸业公司(下称“森裕纸业”)的法人卜耀辉最近比较郁闷—他经营了三年的废纸造纸厂因污染物排放不达标、年生产能力低于1万吨等原因被益阳市政府责令停产了。

  与森裕纸业同时被“叫停”的还有涵盖洞庭湖区岳阳、常德、益阳三市所有环保不达标的造纸企业。2006年12月,湖南省政府下发《洞庭湖区造纸企业污染整治工作实施方案》通知:今年3月31日前,凡无碱回收装置或虽有碱回收装置但污染物排放不能达标的制浆造纸企业,和无有效的环保设施或污染物排放不能稳定达标的废纸造纸企业一律停产,由所在地市政府下达停产企业名单,责令停止生产。

  “我的企业污染程度小,‘一棍子都打死’的做法难以接受。”卜耀辉不无委屈地说,“这么停产几个月,等我把环保项目搞上来的时候,好不容易开拓出来的市场又给丢了。”

  卜耀辉同时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洞庭湖的治理是大势所趋,环保设施不上不行,公司正在赶做规划方案;一套废纸造纸的环保设施含监控系统约需投入100多万元,他的企业生产的是特种纸,市场价7000多元一吨,把环保设施摊销,每吨纸只有几十元,可以承受得起;产能方面,公司在县政府的牵头下,拟与南县的其他4家废纸造纸企业联合起来做大规模,将来,企业的年生产能力可以达到2万-3万吨。

  南县另外2家制浆造纸企业—平云造纸和八百弓造纸厂就没有森裕纸业这样重组做大规模的机会了,等待他们的只有转型或退出。据了解,因废水超标排放、无有效的污染防治设施、年生产能力低于5万吨等原因,这2家企业已于2006年12月前被益阳市政府“叫停”,其中一家企业已将生产设备出售,改做印刷,另一家则拟转型为废纸造纸,不再涉足制浆造纸。

  “现在,7家造纸企业全部都停了,影响很大。”南县环保局局长杨长春介绍,南县地处湘鄂两省边陲,为洞庭湖区的腹地,2006年全县财政收入约1.5亿元,食品、纺织和造纸是该县的三大重点产业,7家造纸企业有5个多亿的“盘子”,集中在茅草街、八百弓和南洲三个乡镇,每年可向财政贡献400万-500万元的税收,加上其他规费有1500万元左右,现在这几家企业不“转”了,地区经济一时间受到影响。

  但此次整治对南县影响还不是最大的。据了解,沅江、安乡、汨罗等县的造纸业规模均要大于南县。岳阳、益阳、常德三市的15个县市区的经济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影响。

  湖南省环保局联系宣传的干事黄亮斌提供的资料显示,洞庭湖区三市共有101家造纸企业,2005年,化学制浆造纸81.56万吨,废纸造纸产出5.27万吨,上缴税收共3.80亿元。他说,“对于从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迈进的这些湖区县市区,三、四个亿的税收不是一个小数目。”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三市百余家造纸企业中,只有泰格林纸集团旗下2家制浆企业环保达标,其余所有企业都不符合国家污染物排放要求。

  是要“温饱”还是要“环保”?短期利益与可持续发展,孰轻孰重?

  污染逼近环境的底线:温总理做重要批示

  “我想吐。”1月10日,汉寿县蒋家嘴镇,为记者引路的西洞庭湖国家湿地公园保护区的一位女性工作人员掩着鼻子,一溜小跑“逃”出了湖南泰亿德纸业公司临近小罗湖的厂门口。小罗湖的西面,紧靠该公司的就是“国”字头的湿地公园 。

  据了解,这家通过引进资本重组和技术改造后的泰亿德纸业公司于2006年1月恢复生产,该企业2006年生产纸品约1.2万吨,产值近1亿元。

  沿小罗湖乘船前行,记者看到一条绵延长达10多公里的污染带,湖水呈黑褐色,水面泡沫翻滚。下船上岸,小心往前一迈,脚立即沉下去几公分。对于这片松软之地,这位工作人员皱着眉头说,“全部都是污染物沉积惹的祸。”

  据了解,蒋家嘴镇是汉寿县老工业基地,有大大小小60多家造纸、纺织和化工企业,环湖而建,每年向西洞庭湖排放大量污染物。“2003年和2004年,我们的鱼两次大批量被毒死。”蒋家嘴捕捞队党支部书记唐代钦说,2003年,蒋家嘴捕捞队在蒋家嘴水闸附近进行网箱养鱼,受周边工厂废水污染,鱼儿大量死亡,造成渔民直接经济达60多万元。第二年同样发生了类似的毒鱼事件。此后,当地渔民再也不敢在这个水域养鱼。蒋家嘴水闸附近曾有丰富的银鱼,但近几年来在水闸附近很难发现银鱼了,鱼类丰富度也大大减少。大量工业废水排放,还直接影响了当地居民的生活用水。

  这只是洞庭湖污染的一个小“断面”。

  洞庭湖,北纳长江,南汇湘、资、沅、澧四水,1941年出版的《中国地理基础教程》中明确指出,我国湖泊中最大的是洞庭湖(当时面积约5000平方公里,现在约2800平方公里)。因泥沙淤积等原因,“第一大淡水湖”的位置逐步被鄱阳湖(现在面积约4000平方公里)所取代。调蓄洪水功能下降的同时,洞庭湖还面临着水源水质污染、生物种群减少、血吸虫疫情等一系列问题。

  其实,从民间到政府,保护洞庭湖生态环境和保障洞庭湖区人民饮用水源安全的工作一直在进行。《中国经济周刊》在采访中了解到,湖南民营企业家、洞庭水殖(7.67,0.02,0.26%)股份公司董事长罗祖亮从2003年起就每年向洞庭湖投放多种珍贵鱼苗,今年的4月1日,他将再次把500万尾珍贵鱼苗投放到洞庭湖。

  但拯救洞庭湖生态环境的速度和力度,远远赶不上工业污染所带来的破坏力。湖南省环保局的宣传干事黄亮斌说:“2000年的时候,洞庭湖区的造纸企业还只有40多家,六、七年的时间就翻了一倍多。2006年,这些造纸企业向洞庭湖排放废水超过1亿吨、污染物化学耗氧量(简称‘COD’)达17万吨,污染已对生态安全和饮用水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

  天然的芦苇和面积日益扩大的速生林为洞庭湖周边的造纸企业提供了“温床”,苦于税收、就业压力的一些基层政府也需要一解燃眉之急,直到洞庭湖造纸污染逼近了环境的底线。

  2006年9月,湖南省人大常委会环保执法检查组到洞庭湖周边调研,所见污染,触目惊心。同年10月,新华社一份“近百家造纸厂向洞庭湖直接排污”的内参将此事反映到了国务院。

  “2006年10月21日,温家宝总理对此做了重要批示,10月底,国家环保总局局长周生贤专程到洞庭湖区一些造纸厂进行实地调研,并和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湖南省省长周强反复研究了洞庭湖生态环境保护和污染防治等工作。”湖南省环保局局长蒋益民说,“不久之后,省里便出台了这个‘必杀方案’。”

  “谁先治理到位谁先上”

  蒋益民的办公桌上摆了盆兰花,墙边一口鱼缸里有两三尾观赏鱼在嬉戏。坐在简洁而别致的办公室里,蒋益民坦言,“方案拿出来之前,我心里面有顾虑,毕竟涉及面太广。可省里下了决心,我也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

  “整治方案”大致分四个步骤:第一阶段,2006年12月31日前,“叫停”长期超标或没有污染防治设施的8家制浆制造纸企业;第二阶段,今年3月31日前,对余下90多家排放不能达标的制浆制造纸企业和废纸造纸企业一律停产;第三阶段,今年12月31日前,关闭污染排放不达标企业,对产能达5万吨以上、碱回收装置设备齐全且能稳定排放的制浆造纸企业,以及产能达1万吨以上、废水处理设施齐全、排放达标的废纸造纸企业,验收合格后恢复生产;第四阶段,2008年初,省政府组织全面考核验收。

  “以前尝试过边整治边生产,但走了弯路,下面企业和政府‘搞名堂’,(效果)不行。借鉴了‘锰三角’治理的办法,先停,谁先治理到位谁先上。”蒋益民说。

  “锰三角”是指锰矿储量丰富的湖南、贵州、重庆交界地区。据了解,三地政府采用“猛药治沿疴”的做法,先关停再整治,取得了明显成效。(注:《中国经济周刊》2005年第12期曾以“锰都调查”为标题作过独家报道)

  不是所有的污染企业都陷入了恐慌之中。《中国经济周刊》在采访中发现,津市雪丽造纸、常德德山造纸、安乡日银纸业、南县森裕纸业等企业的态度比较积极,已着手从设备、技术、资产重组等方面着手解决环保问题。南县环保局局长杨长春说,“目前,县政府一手抓环境整治,一手引导企业联合做强做大,当然,也在考虑引进大型造纸企业进来,促进造纸工业的产业升级。”

  据了解,整治方案阶段性地走,湖南省委、省政府还对地方财政、企业利益、下岗职工的善后安置都做了充分考虑。如在污染企业方面,给企业四、五个月的时间做完剩余的定单;在企业融资方面,需要环保部门“说话”的时候,做到及时衔接;对于税收没有了、反过头来还要安置下岗职工的,或造纸业已成为当地重要财政收入的县市区,省政府将适度给予优惠政策或补偿等。

  “停,不是目的,是为了统筹规划,提高市场准入,促进可持续发展,做强做大洞庭湖区的造纸业。”湖南省环保局局长蒋益民表示。

  《中国经济周刊》赴此次环保整治中唯一达标的企业 —泰格林纸集团实地采访时看到,与排污口相连的水池里,放养了数十尾小金鱼。这家中国纸业目前的“老四”,近年来,环保累计投资接近4亿元,打造了一条具有良好经济效益的循环经济产业链。按照公司董事长王祥的说法,是既“循环”,又“经济”。

  外界认为,占据湖南造纸行业半壁江山的泰格林纸集团,有望借此次整治风暴,通过兼并、收购等方式,进一步做大企业的“蛋糕”。“不可能一家一家地收购,我们的企业在这三个市都有自己的战略布局,倒是洞庭湖区的原材料可以更好地利用。”王祥说。

  整治风暴能刮多久

  这次前所未有的洞庭湖环保整治风暴,到底是真搞还是假搞?一些企业甚至是政府部门都在心里“嘀咕”。

  依照“整治方案”第一阶段,南县平云造纸、沅江金达利纸业等8家企业作为首批整治企业,被责令从2006年12月31日起实施关停,但沅江金达利纸业及湘阴丰隆纸业公司2家企业在关停后出现了“反弹”。

  今年元月,沅江金达利纸业私自合闸恢复生产后,益阳和沅江两级政府立即对该企业的违法行为进行了查处。

  但湘阴县政府在“整治方案”下发后执行不到位。

  2月6日傍晚,湖南省环保局对湘阴丰隆纸业公司进行突击检查。在现场,监察人员发现这家企业造纸产生的大量污染黑液直排湘江,形成了一条长长的污染带。进入厂区后,监察人员还发现刚刚停下来的造纸设备烫人,管线上热气腾腾,蒸汽压力表仍在运行。

  同时,环保执法人员还在现场查获了这家企业1月7日以来的生产记录,也就是说,这家被责令关停的污染企业仅在停产6天后就擅自撕毁封条开工。

  对于这起顶风排污的违法事件,湖南省政府领导高度重视,省委常委、副省长徐宪平对此做了重要批示,相关部门已就当地政府包庇纵容行为展开立案调查。湖南省环保局局长蒋益民说:“湘阴县环保、电力等部门的当事人甚至包括当地政府的相关官员难逃其咎。”

  “是不是真刀真枪地搞,污染大户、环保欠账大户可以‘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保卫洞庭湖、从污染手中抢夺洞庭湖的争斗不是‘游戏’。如有地方政府纵容的,要检查到底。”蒋益民—这位在洞庭湖畔长大、有着二十多年环保整治经历的官员态度坚决。

  据了解,湖南省委、省政府对此次洞庭湖的污染整治始终高度重视,今年省委的工作要点和省政府工作报告均重申了湖区造纸污染整治这一重大决策。对第一阶段的整治工作进展,湖南省省长周强在省环保局提交的专题报告上批示:“持之以恒,一抓到底。”徐宪平副省长还多次到沅江、南县等地暗访。

  为落实“整治方案”,益阳、常德、岳阳三市实施了领导负责制。益阳市政府派出了工作组,予以专题督办,并给予支持。常德市由4名市委常委对口解决关停企业的具体问题,市财政安排专项资金,用于造纸企业的改制和污染整治。3月20日,岳阳市召开了洞庭湖区造纸企业第二阶段污染整治联席会,副市长刘力群对湘阴丰隆纸业死灰复燃、顶风排污恶性事件做了通报,并要求“各单位要高度重视,统一思想,维护稳定,将整治任务不折不扣地按时完成。”

  “本想像对待往年的环保整治风暴一样,边走边看,打点‘擦边球’,大不了罚点款。”汨罗的一位造纸企业法人后悔莫及地说,“早晓得别人都关门,我就应该抓紧时间上环保,好填补其他企业留下的市场空白。”

  但另有人不屑一顾:“环保风暴,无非就是一阵‘风’嘛。你哪见过天天刮风的?”

  政府污染PK规模效益

  虽然湖南省政府和民间对此次环保整治寄予厚望,但在《中国经济周刊》的采访中,仍有不少官员和企业界人士认为道路坎坷。

  在湘阴丰隆纸业公司擅自撕毁封条、顶风排污事件之前的2006年9月,岳阳临湘发生了“砷污染事故”(见本刊2006年第36期“岳阳砷污染地方政府打擦边球”),对于这家挂着“政府重点保护企业”的牌匾、连环保审批都没有拿下的浩源公司,当地官员也曾坦言打了“擦边球”。

  两案例的共同之处是“当地政府官员执法不力”。造成此问题的深层次原因,蒋益民局长认为是,目前环保系统不是按“条”来划分,而是以“块”来负责,行政级别高一层的环保局对下级环保部门仅局限于业务指导, “人、财、物都划至了当地政府,我们管不了‘帽子’,也管不到‘票子’。”

  环保治理难,还与当地政府支持造纸企业的发展有重要关系。

  此次环保整治工作第一阶段实施后的3个多月里,泰格林纸集团董事长王祥说他现在可以买到更多的芦苇了,尽管是达标的大企业,但以前在其它地方他们根本就收不到原材料,“不准收,老百姓也不给卖,”“地方有地方的造纸企业。”

  对于一些地区,特别是经济落后地区来说,在“温饱”和“环保”的问题上,基层干部对前者考虑得更多。湖南省人大环资委员会副主任傅玉辉说,所谓的“政府污染”,即当地政府支持、认可和默许的污染。政府既是污染允许者,又是管理者,治理自然困难。

  傅玉辉副主任说:“计划经济时期,国内工业刚刚起步—包括化肥、农药等支农工业,都是在没有环境意识的情况下发展起来的,其收入、税收都交给了国家,企业没有留下一块资金来搞环保。改革开放后,国家仍以计划经济指令为主,很多企业没有建立现代法人制度,政府就是法人,对环保的要求基本流于形式。此后,乡镇企业甚至是民营企业得到了大发展,但它们从一开始就没有纳入环境保护法律的管辖之下—环境统计过去只包括了县以上工业,而县级领导干部的考核,GDP、计划生育、社会治安3个指标都是实行‘一票否决制’。县域经济的发展主要依赖于乡镇企业的发展,乡镇企业为什么不搞环境影响评价?是政府不让搞。”

  另外,一般地方造纸企业很难有足够资金上马环保项目。“‘叫停’的近百家企业中,初步估计,只有1/3左右的企业可以获得重生。”湖南省环保局局长蒋益民解释,以制浆造纸企业为例,一套环保设备就得6000万-7000万元,一般企业无法拿出这么一笔庞大的资金,同时,这样的设备也只有年产能达到或高于5万吨才有较理想的利润空间,“既要有技术,又要有大投入,这样的企业就很少了。”

  “造纸业是一个以规模效益取胜的行业。这些小型造纸企业为什么还会有效益呢?因为他们在牺牲环境。” 泰格林纸集团董事长王祥一针见血地指出。

  GDP不再是考核的唯一标准

  2006年,全国没有实现年初确定的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降低4%、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减少2%的目标。为此,国家环保总局局长周生贤还在“两会”期间向公众致歉。

  “湖南没有完成任务,有认识方面的原因,也有目标制定和重大项目滞后的原因,但湖南不降反增的情况比其他省份要严重。”湖南省环保局局长蒋益民对《中国经济周刊》说。

  据悉,污染物排放国家主要考核两个指标,即二氧化硫和化学耗氧量,前者在湖南相比2005年增加了2.6%,后者增加了4.6%,分别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只是这种增速在放缓。

  “湖南还有一个特点,是有色金属之乡,污染治理难度自然更大。” 蒋益民认为,“但是,这些困难将随着干部考核体制的改变而发生变化。”

  日前,湖南省委、省政府出台实施的《湖南省新型工业化考核奖励办法(试行)》规定,湖南不再以GDP作为干部政绩考核的唯一标准,而是以节能降耗、单位工业产值能耗、主要污染物排放降低率、工业土地利用效率等指标,作为对各级干部政绩考核的重要标准。

  湖南省委副书记梅克保说,新的考核体系,既有定性,也有定量;既有发展速度要求,又有节约资源、保护环境的要求,较好地体现了科学发展观和正确的政绩观的要求。

  “这种创新发展的模式,将更加有利于此次洞庭湖环保整治工作的纵深推进。” 蒋益民如此评述。

  对于洞庭湖造纸污染企业的整治,泰格林纸集团董事长王祥从行业的高度进行了设计:“造纸行业是国家‘十一·五’重点整治行业之一,要改变我国造纸行业高物耗、高能耗、高污染的局面,我认为,可由行业协会和造纸学会牵头,向国家有关部委申请,组建中国唯一的权威性纸制品绿色产品认证机构,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纸制品的绿色认证,建立市场准入机制,以此鼓励和支持绿色产品的生产和推广,淘汰污染严重、资源能源消耗大的纸产品。”

  这是王祥作为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在“两会”上的提案。据悉,国家发改委就该提案做了复函,已将制定造纸绿色产品标准列入了今年的工作重点,且已要求有关部门开展研究。王祥认为,“行政手段和市场手段结合起来,造纸污染整治效果或将更好。”(向慕林对此文亦有贡献)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曹昌/湖南报道)
 

来源:人民网-中国经济周刊 (责任编辑:唐述权)



打印文本   我要纠错  查看留言   强国社区   给编辑写信    E-mail推荐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