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西走廊:三大内陆河诉说生态病痛[图]--环保--人民网
人民网

河西走廊:三大内陆河诉说生态病痛[图]

连振祥

2011年04月27日08:18    来源:《经济参考报》     手机看新闻

  
三河概况


  黑河是我国第二大内陆河,发源于祁连山中段,东与石羊河流域毗邻,西与疏勒河流域相接,北至内蒙古自治区额济纳旗境内的居延海,干流全长821公里。黑河水资源总量28.1亿立方米,滋养了位于巴丹吉林和腾格里沙漠边缘的两大绿洲———张掖绿洲和额济纳旗绿洲。

  石羊河流域发源于祁连山东段,流域自东向西由大靖河、古浪河、黄羊河、杂木河、金塔河、西营河、东大河、西大河8条河流及多条小沟小河组成,河流补给来源为祁连山区大气降水和高山冰雪融水,多年平均径流量15.6亿立方米。

  疏勒河发源于祁连山的西段,全长662公里,多年平均径流量10.31亿立方米,入敦煌市西北的哈拉湖,尾闾为间歇性河道,消没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东部边界的盐沼之中。

  在甘肃的河西走廊,自东向西有石羊河、黑河和疏勒河三大内陆河。依赖这三大内陆河的哺育,千百年来,河西走廊不仅成为历代封建王朝屯兵备战、戍边固疆的前沿阵地,也成为横贯欧亚大陆的古丝绸之路的黄金通道。三大内陆河在不同的时段上,成为古丝绸之路极其重要的节点。解放后,河西走廊更是成为新中国重要的商品粮基地之一,同时也成为甘肃最富庶的地区。一切都离不开三大内陆河。

  2000多年的开发史

  在历史上,河西走廊就没有平静过,这里不断成为中原王朝与西域诸国交锋的主战场。

  战国时,羌人占据河西走廊。从那时起,羌,戎,月氏,乌孙,匈奴,吐蕃,突厥,回纥等等,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国家,不断地粉墨登场。胡与羌,中原与西域,似乎在河西走廊都处于一个十字路口,讨伐征战,不是你兴,就是我亡。文明不断消亡,文明同时也不断诞生。

  从历史记载看,三大内陆河大规模的开发,始于屯田,已有2000年以上的历史,其中有汉、唐、明、清四个重要时期。

  河西走廊真正意义上的农业开发,是从西汉时期开始的,汉武帝元狩二年(前121年),汉武帝派骠骑将军霍去病出兵河西,大破匈奴。逐走匈奴势力后,西汉在河西走廊先后设立了酒泉、张掖、敦煌、武威四郡。四郡中,酒泉和敦煌有疏勒河(古称端水),张掖有黑河(古称弱水),武威有石羊河(古称谷水)。西汉对四郡的经营,无疑是围绕三大内陆河进行的。

  汉武帝把河西四郡农田水利开发作为国家大计,在内地大量移民实边的同时,增派军士驻守军屯。《史记·平准书》载:“令居、朔方、西河、河西开田官,斥塞卒六十万人戌田之。”而农业开发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兴修水利工程,引水穿渠,灌溉农田。《史记》记载:“用事者皆争言水利……河西、酒泉皆引河水及川谷之水以灌田。”

  一些学者认为,这是河西经济发展的起点,也是河西经济区形成的开端。

  到了唐朝,从唐初到玄宗开元时期,河西更是重点经略之地。为了抗击吐蕃的侵略,唐王朝在鄯州(今青海乐都)、甘州、凉州一带大量屯田,武则天时,甘州、凉州的屯田连年丰收。唐史记载,凉州屯田,农民尽其水陆之利而竭力生产,天下富庶无如凉州,所积军粮可支用几十年。“河西、陇右三十三州,凉州最大,土沃物繁,而人富其地。”

  明清时期是河西走廊历史上第三次大规模的开发时期。这个时期对河西进行了全方位的开发,增加民户,兴修水利,规模和范围均超过了汉唐两代。

  史料显示,嘉靖时,水利兴修进入了高潮。中共张掖市委党校教授王元弟介绍,明朝在张掖和武威的灌溉面积分别达到11749顷和27729顷,甘州一地就有引水灌渠110条之多,所以在明代张掖就有“金张掖”之称。

  王元弟介绍,到了清代,张掖全境耕地面积达到了13347顷有余。《甘州府志·水利篇》记载,清乾隆三十七年(公元1772年),甘州知府钟赓起编修《甘州府志》时的统计,甘州各府县所开引的黑河灌溉水渠就有127条。

  “但是,自设立河西四郡移民屯边起,人为因素对河西走廊生态环境变迁的作用就越来越大。”一直致力于西北开发研究的西北师范大学博士钱国权说。“河西走廊生态环境的恶化,多发生在以下四个时段,即西汉屯田期间,唐中后期,清嘉庆年间,建国后大修水库期间。”

【1】 【2】 【3】 

 
(责任编辑:李彤)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热点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