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策划:“杞人忧钴”,谁是罪魁祸首?
 

  6月7日,杞县利民辐照厂出现了一个小意外:钴-60放射源没有正常回归安全位置。专业人士很快控制了局面,放射源没有泄漏,并且不会造成环境污染。按环保部的说法,这甚至都不能算是一次事故。然而,消息还是在民间不胫而走,经过升级和发酵之后,酿成了全城出逃的事件:7月17日,河南开封杞县流传本县一家工厂的钴60将爆炸的谣言,致使许多群众逃离家乡,前往附近县市“避难”。

    其实,这件事原本可以消灭在萌芽状态。设若意外初发时,当地政府就晓谕天下,及时通报事态处理的进展,百姓吃了定心丸也就不会反应过激了。事实却是,当各种说法在民间散播一个月后,当地政府才召开新闻发布会说:安全无事,正在处理。

 
事件回放】放射源归位发生故障 谣言初起 
  造成这次群众集体“外逃”事件的源头在杞县利民辐照厂。杞县县城不大,这个厂就在城边上,离县委、县政府也就3公里路。这个1997年投入生产的厂子生意一直不错,许多外地的蔬菜公司都将菜拉来接受钴60辐照,照射之后,病菌、害虫都被杀死,还能起到保鲜作用。钴60放射源平时就放在6米多深的水井里,辐照室外面配有6层防护装置。工作时,将蔬菜等推进去,关闭6道防护,自动装置将放射源从水井提出进行辐照,辐照完毕再自动将放射源放进水井。
  6月7日夜里2点,完成辐照辣椒粉作业后,工作人员准备把放射源放到水井里时,旁边货物突然倒塌,把放射源卡在了井口。9点多,环保部、河南省环保厅接到汇报,迅速派人赶到厂里,确认放射源处于安全状态,没有对环境造成污染,马上启动了应急预案。
  此后的几天里,企业开始按部就班找专家编制处置方案。附近群众看到不断有领导和专家赶到厂里,对这个厂子到底发生什么产生了好奇。
  7月5日左右,百度“杞县吧”里出现了一个帖子,发帖者说他是杞县人,现在郑州,听家里人说县城出现“核泄漏”,非常危险。消息迅速传播开来,人心开始不稳。
  7月6日上午,县里向各单位一把手通报了故障处理情况,特别要求县城周围3个乡镇要把通报传递到村里。越来越多的群众知道了大体情况,但传言也越来越多……【更多详细】

 

 

 

17日,河南省开封杞县流传杞县利民辐照厂钴60将爆炸的谣言,致使许多群众逃离家乡,前往附近县市“避难”。
7月18日傍晚,急于返回家乡的杞县人堵在了杞县与开封县交界处。

   杞人不忧天,而忧信息不公开
有一句流行语叫“谣言止于智者”,但是这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信息公开。唯有政府信息公开,智者才有可能做出准确的判断。所谓“封锁消息是为了防止社会恐慌”,实际只会加重民众的恐慌情绪。正是因为官方的信息封锁,真相无法大白,谣言才有了四起的空间——首先是官方伤害公众知情权的主动“别有用心”,然后才是公众进行理性猜测的被迫的“别有用心”。
  假若政府部门执意不肯公布与公民生命安全直接相关的重大信息,那么公众当然拥有“公开运用自己猜测理性”的权利。因此,这在根本上不是一起谣言惑众事件,而是一起人为封锁公开信息,违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责任事故。应该受到责任追究的,不是“公开运用自己猜测理性”的普通民众,而应该是“别有用心”的政府官员。谣言固然可怕,然而更为可怕的,却是作为谣言源头活水之“封锁消息防恐慌”的传统愚民思维……
【更多详细】

信息不公开才导致现代版“杞人忧天”
6月7日发生的事件,为何直到一个多月后,谣言四起,媒体曝光,当地才公布事件缘由?杞县县委宣传部长王清芝说,故障一发生,县委县政府在第一时间通报了上级有关部门。上级部门于事发当日上午就派相关人员实地了解情况,最终认定,没有危险。认为没有必要去小题大做。为了稳定民心,7月18日,开封警方宣布拘留了5名被指控造谣者。对此,群众却有不同的看法:“县政府是关心这事,上级领导也关心这事,难道我们老百姓就不关心这事了吗?县政府知道没事,上级领导也知道没事,但我们老百姓就不该知道没事吗?光顾着通报上级了,怎么就不能及时通知一下百姓呢?”况且“别有用心的人”一直在民间散播“辐射外泄”、“断子绝孙”、“核爆炸”的信息,政府没有及时披露,对于生命攸关的大事,老百姓怎么能不“宁可信其有”呢? “谣言止于智者”固然不错,但其前提是信息公开。没有政府信息公开,智者如何作出准确判断?在信息封锁情况下,逃生只是人的本能选择而已。
  从杞县卡源事件中我们不难看出,如果按照国家对辐照事故的分级管理规定,这起事件不属于辐射事故,只能属于“故障”。事件之所以发生,是因为杞县相关领导对此事的“三不”政策:不通报情况,不接受采访,不允许报道,导致了“别有用心的人”谣言惑众,引起恐慌。说到底,是政府的信息公开不及时才导致故障变成了事件。那些所谓“封锁消息是为了防止社会恐慌”,只不过是推脱失职渎职责任的堂皇借口。事实也证明,正是因为当地政府的信息封锁,真相无法大白,才导致了“现代版的杞人忧天”。
  因此,对“钴60事件”的处理,决不能仅仅依法处罚那些造谣传谣者就了事,还必须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和《关于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追究当地政府、职能部门及相关官员在其中的决策失误及其他失职渎职行为……【更多详细】

“杞人忧钴”,源于信息公开单一
 在今天这样一个信息多元化时代,公众的信息来源渠道不再是单一的政府管道。“自媒体时代”、“克风时代”等称谓,清晰地传达出技术对于信息传递的根本性变革,尤其是在中国,传统的一元化管制观念决定了信息来源渠道的单一。而这一观念的根深蒂固,使得相当多的官员不愿意承认信息多元化时代已经来临。比如开封警方仍在提醒市民:一定要从政府新闻发布和媒体获取信息。这里使用的“一定”所传递出的,仍然是一元化时代的信息垄断主义和信息霸权思维。
  事实上,政府信息在多元化的渠道之下,也面临与其他信息的竞争。要想取信于民,得靠一以贯之的真实和及时,而不是靠仍有人习惯于拖拖拉拉的“政府新闻发布”或“政府媒体”的招牌……【更多详细】

 
  7月14日,开封县居民张某转的一个帖子,内容为“……现在科学家已经没有办法了,许多外国的科学家都过来了,可还只是坐以待毙!都没有招了,有些科学家来到后,看到没有办法弄好,都吓的饭都不敢吃,当天来当天坐飞机走!生怕核气传到他们身上……”。张某承认,他本人在并不知道真实情况的情况下就转发了帖子,并表示十分后悔。7月18日,开封县公安局以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将张某刑事拘留。

 

 
    开封县公安局刑拘行为是否恰当合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规定:“编造爆炸威胁、生化威胁、放射威胁等恐怖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恐怖信息而故意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构成该罪有两个要求:一是编造爆炸威胁、生化威胁、放射威胁等恐怖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恐怖信息而故意传播;二是严重危害社会秩序。依据报道对堪本案,“张某承认,他本人在并不知道真实情况的情况下就转发了帖子”,也就是说,张某并不知晓帖子的真实性,因而也就不可能是编造恐怖信息或明知是编造的恐怖信息而故意传播。同时,如果以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定罪,检方还必须证明张某的编造或传播行为严重危害社会秩序。但是,群众的恐慌源于“谣言”四起,其中张某的帖子起多大的作用,恐怕不容易证明。也就是说,张某帖子与社会秩序混乱之间是否存在必然的因果联系是极难证明的。由此可见,开封县公安局仓促以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将张某刑事拘留恐怕并不妥当……【更多详细】

杞县相关政府人员“玩忽职守”?
 
 反观杞县事件,笔者倒觉得违法甚至犯罪的恰恰是杞县的相关政府人员。从6月7日发生卡源事故到7月17日群众纷纷逃离,一个月的时间,杞县政府竟没事儿一样未对该事件作出任何权威翔实的说明,这才导致了“谣言”四起。这明显违背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六条(“行政机关应当及时、准确地公开政府信息。行政机关发现影响或者可能影响社会稳定、扰乱社会管理秩序的虚假或者不完整信息的,应当在其职责范围内发布准确的政府信息予以澄清。”)的规定。而且,正是由于杞县政府没有及时准确的发布信息,导致政府公信力受到极大损害,严重损害了政府声誉,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据此可以认定,杞县的相关政府人员涉嫌触犯《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规定的玩忽职守罪(“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应由检察机关立案调查。
 

当然,政府有自己不公布相关信息的理由,开封市环保局方面解释说:一方面是因为情况不严重,没有辐射和污染;一方面是“为了避免引起恐慌”。情况不严重当然不是闭塞消息的理由,既然“谣言”已经流传,政府就有责任及时进行辟谣。而大部分民众于政府公布真相并讲解处置措施后返乡恰恰表明,真相不但不会引起恐慌,相反,真相是最好的稳定剂。资讯领域永远不会保持真空状态,真相不去占领,传言和猜测便会充斥其中,击碎传言最有力的方式便是公布真相……【更多详细】


“惯性思维”暴露出某些领导干部社会管理理念的陈旧
简单地将居民“集体出逃”原因归结为“自然是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所传播的谣言”,试图以此撇清当地政府的责任,用老办法来处置新事态,这实际上是习惯性拒绝承认过失的思维。这种“惯性思维”暴露出某些领导干部社会管理理念的陈旧,出现问题时不屑于对公众进行必要的沟通和解释。这样做,对政府公信力的修复和领导干部执政能力的提升毫无裨益。

  千百年来,杞人忧天一直是人们嘲讽“无因之忧”的笑柄。最近上演的这幕“杞人忧钴”,尽管也有近乎荒诞的一面,我们却怎么都笑不出来。在突发事件和敏感问题上,失语已经多次成为民众恐慌或社会秩序混乱的重要诱因,以致一些时候,即使说了,百姓也不相信,甚至做出相反的解读。这不能不引人深思。以人民利益至上的精神,诚心诚意地检讨过失、总结教训,改进工作作风,及时发布信息,是当务之急
……【更多详细】


 

导致杞县众多民众外逃的最初起因,是杞县利民辐照厂用钴-60对方便面调料包、辣椒粉、中药材、大蒜等进行辐照灭菌。但是,辐照装置在运行中货物意外倒塌,压住了放射源保护罩,并使其发生倾斜,导致钴-60放射源卡住,不能正常回到水井中的安全位置。而更严重的是,辐照室内接受辐照加工的辣椒粉由于放射源的长时间照射,温度过高自燃。虽然在消防及环保部门采取灌注水等措施后,引燃物得到了控制。但是,这为民众外逃埋下了“伏笔”。
  放射源卡源事件发生后,开封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相关情况:安全无事,正在处理。国家环保部在17日发布公告说,放射源卡源事件并未造成环境污染及人员伤害。并未引起民众太大的恐慌。按理,“钴-60”事件应该就此平息。
  然而,辐照厂内的货物自燃引发大火后,政府对此却选择保持了沉默。这给谣言提供了市场,也让民众心里感到发慌,这直接导致了居民大规模逃离事件的发生。在民众逃离这件事上,虽然是谣言所致,但是,政府的缄默不语却起到了推波助澜的左右,增加了谣言的“可信度”。因此,首先进行反思的应该是当地政府:为什么不能及时公开真相,而选择对民众保持沉默?为什么直到发生居民大规模逃离事件,政府才开始出来辟谣?难道真的像宣传部门认为的那样,是“小题大做”,“没有必要大张旗鼓地公布信息”?
  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其实在很多时候,我们的政府却并没有因为吃一堑而长一智,而是装糊涂。笔者认为,与其追查谣言源头,不如追查信息不公开的原因,因为这才是造成民众恐慌、导致居民外逃的真正的罪魁祸……【更多详细】


 

  千百年来,杞人忧天一直是人们嘲讽“无因之忧”的笑柄。最近上演的这幕“杞人忧钴”,尽管也有近乎荒诞的一面,我们却怎么都笑不出来。在突发事件和敏感问题上,失语已经多次成为民众恐慌或社会秩序混乱的重要诱因,以致一些时候,即使说了,百姓也不相信,甚至做出相反的解读。这不能不引人深思。以人民利益至上的精神,诚心诚意地检讨过失、总结教训,改进工作作风,及时发布信息,是当务之急。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