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策划

特别策划:发达国家消极应对减排 我国主动承担相应责任

环保频道策划 编辑:张莉


    2009年第三次气候变化国际谈判会议10日至14日在德国波恩举行。本次谈判虽非正式磋商,其成果对于在年底举行的丹麦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上能否达成新的减排协议却至关重要。

    但是据当前情况看,谈判进展非常缓慢,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分歧巨大,谈判中存在令人忧虑的气氛。发展中国家要求发达国家率先实现大幅减排,并履行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的承诺。但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却试图将发展中大国拉入减排框架。
 

    本次气候变化国际谈判会议为期一周,共有来自全世界的约2400名谈判代表参加。在今年12月召开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之前,联合国还将在泰国曼谷和西班牙巴塞罗那举行两次国际谈判会议。按照“巴厘岛路线图”,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将制定2012年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新安排。 >>>

 

联合国气候变化谈判气氛让人忧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执行秘书德博埃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了他的担忧。他说:“当前你看到的是巨大的利益分歧、越来越少的时间、桌面上复杂的文件以及许多重要议题期待进展……200多页的草案中有2000多个括号(即待定的谈判内容),而我们只有5周的实际谈判时间了,我很担心的是接下来我们该如何让待定内容简化成有意义的表述。”

    与西方国家的一些现任官员相比,一些已卸任的西方政治家倒是表现出了部分理性。曾经参加过《京都议定书》谈判的英国前副首相约翰·普雷斯科特日前对媒体说:“要让事情行得通,其‘方程式’中应当含有体现平等和社会正义的因子——每个国家的工业发展和人均排放水平。”

    他认为,西方应当拿出足够的资金,支持发展中国家使用清洁煤和可再生能源……“事实上,西方已经污染了世界,并且让非洲等大陆陷于贫困。西方必须要为绿色技术提供资金”。

国际:利益纠葛 发达国家消极减排

  巨大的利益分歧 

    本次谈判在许多关键议题上,发达国家之间以及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间还存在很多分歧,谈判难度依然很大。

    目前的分歧仍然主要围绕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发达国家对2012年到2020年间的温室气体减排承诺相当消极,达不到联合国专家和发展中国家期望的目标;二是对于发展中国家最为关心的环保技术转让和资金支持问题,发达国家一直不愿进行谈判;三是发达国家试图向发展中国家转嫁责任,企图给发展中国家制定减排指标,对此很多发展中国家表示,在得到资金和技术支持之前,“这是不可接受的”。

气候变化

    气候变化是指气候平均状态统计学意义上的巨大改变或者持续较长一段时间(典型的为10年或更长)的气候变动。气候变化的原因可能是自然的内部进程,或是外部强迫,或者是人为地持续对大气组成成分和土地利用的改变。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第一款中,将“气候变化”定义为:“经过相当一段时间的观察,在自然气候变化之外由人类活动直接或间接地改变全球大气组成所导致的气候改变。”UNFCCC因此将因人类活动而改变大气组成的“气候变化”与归因于自然原因的“气候变率”区分开来。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主席帕乔里于本次谈判举行前夕接受采访时指出:“对目前气候问题应负完全责任的是发达工业国,它们造成了这个问题,因此现在也必须由它们来解决。”    >>>

 从数字看发达国家减排的消极作为

    从目前各发达国家提出的温室气体中期减排目标看,它们的承诺与人们的期望相去甚远,这也是造成目前气候谈判进展缓慢的一个关键因素。

    新西兰:10日提出了到2020年的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在1990年的基础上减排10%至20%,这是最新一个提出中期减排目标的发达国家。新西兰气候变化部长表示“挑战巨大”,因为当前新西兰的排放水平已经比1990年增加了24&。

    然而,发展中国家和国际环境组织的要求是,发达国家到2020年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应在1990年的基础上减少40%。

    美国:众议院6月底通过的《美国清洁能源安全法案》提出,美国到2020年在2005年的基础上减排17&。由于美国在1990年到2005年间二氧化碳排放大幅上升,这大约相当于在1990年的基础上仅减排4%。

    日本:6月初提出,到2020年温室气体排放量比2005年降低15%。这相当于在1990年的基础上降低8%。日本在《京都议定书》中已承诺2012年比1990年减排6%,但目前日本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却比1990年上涨了9%。

    加拿大:提出2020年比2006年减排20%,相当于在1990年水平上减排2%。

    澳大利亚:提出到2020年在2000年的水平上减排5%至15%。

    欧盟:提出到2020年在1990年水平上减排20%,并愿与其他国家一道减排30%。这在发达国家中算是减排力度比较大的,但与40%的减排要求相比仍存在相当差距。

    发达国家的中期减排承诺不仅让发展中国家极不满意,同时也无一不受到国际环境组织的抨击。

    当前,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极力将中国和印度等发展中大国拉入减排范畴,自身的减排指标却相当消极,同时也并不兑现对发展中国家资金和技术转让的承诺。可以说,发达国家不负责任的态度,正是造成目前气候谈判进展缓慢的关键。

                         >>>详细


我国:主动承担应对气候变化相应责任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12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并审议了发展改革委关于应对气候变化工作情况的报告,研究部署应对气候变化有关工作,审议并原则通过《规划环境影响评价条例(草案)》。

    妥善应对气候变化,事关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和人民群众切身利益,事关人类社会生存和各国发展

    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发展中大国,充分认识到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主张通过切实有效的国际合作,携手努力,共同应对。

    我国将继续坚持《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京都议定书》基本框架,坚持“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坚持可持续发展;主张哥本哈根会议应严格遵循巴厘路线图授权,进一步加强《公约》及《议定书》的全面、有效和持续实施,统筹考虑减缓、适应、技术转让和资金支持。

    我们从国情和实际出发,承担与我国发展阶段、应负责任和实际能力相称的国际义务,为应对气候变化做出应有的贡献。

    会议要求,应对气候变化工作要立足于推动生态文明建设和科学发展,统筹考虑经济发展和生态建设,统筹考虑国内和国际两个大局,统筹考虑当前利益和长远战略,全面实施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方案,开展广泛有效的国际合作,推动哥本哈根会议取得积极成果 。

    下一阶段,重点做好以下几方面工作:

    (一)把应对气候变化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

    (二)抓好国家方案的落实。努力实现“十一五”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降低20%左右、可再生能源比重提高到10%左右、森林覆盖率达到20%等目标。在“十二五”期间继续完善和实施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方案。

    (三)大力发展绿色经济。紧密结合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增长的决策部署,培育以低碳排放为特征的新的经济增长点,加快建设以低碳排放为特征的工业、建筑、交通体系。

    (四)强化应对气候变化综合能力建设。制定应对气候变化的科技发展战略与规划,开展低碳经济试点示范,推动形成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消费模式。加大资金投入力度,提高应对气候变化政策措施的实施保障能力。

    (五)健全应对气候变化的法律体系。加快建立相配套的法规和政策体系,制订相应的标准、监测和考核规范,健全必要的管理体系和监督实施机制。

    (六)积极开展国际交流与合作。继续对外开展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对话与交流,拓展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渠道,加快资金、技术和人才引进,有效消化、吸收国外先进的低碳技术和应对气候变化技术。深化与发展中国家的合作,支持不发达国家和小岛屿发展中国家提高适应气候变化的能力。  >>>
 


哥本哈根会议会使应对气候变化问题有所进展?
 


    长期以来,国际气候政治一直由三大集团的互动所决定,即伞形集团(成员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冰岛、日本、新西兰、挪威、俄罗斯、乌克兰和美国)、欧盟和广大发展中国家,而尤以欧美之间角力为一大特征。

    欧盟始终积极倡导温室气体减排,这不仅与其传统文化、价值观念有关,更与其坚实的物质基础和强大的经济实力息息相关。以德国为首的欧盟大打“气候牌”,试图以领先的环保技术展开与美国的竞争。

    而以美国为首的伞形集团从拒绝承担任何强制性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到现在愿意参与国际气候谈判,这种显著的转变,不仅是建立在气候变化科学之上,而且与本国的切身利益密不可分。这些发达国家不仅希望利用能源技术、发展新能源达到走向复苏、创造就业的短期目标,而且更赋予其培育新经济增长点、新主导产业的长远重任。特别是对美国而言,还有一个重要目标,那就是要继续力保美国在解决全球性事务上的领导地位。

    天气变化谈判或许能够往前走一步

    专家表示,发达国家承诺在2050年时将本国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到1990年水平的80%以下,但却对2020年的中期减排目标持消极态度。反映了一方面他们想对减排温室气体、控制气候变化作出一个积极的政治上的表态,但是反过来在采取具体行动方面,他们又出于种种的困难或者是国内的一些实际情况,动作迟缓。

    但是,世界各国谁也不愿意担当哥本哈根失败的这么一个责任,所以到最后,双方可能还会做出一些让步,能够使哥本哈根会议无论如何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能够往前走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