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产业服务商”渐行渐近

2019年05月16日11:31  来源:人民网-环保频道
 

在“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理念影响下,我国环境管理模式正由20世纪70年代的“固废”、“水”、“大气”治理为主的要素管理模式逐渐转变为在生态文明指引下,生态修复和绿色生态产业的融合发展的新模式。

由此,一套全新的以市场为导向、以企业为投资运营主体的绿色产业价值逻辑正在重新构建,为生态产业提供服务将成为我国高质量发展的重要绿色推动力。

多重因素催化变革

2014年3月14日,亿利与张家口市人民政府签订“崇礼申奥绿化工程”合作框架协议,按照“种树+种电”的生态光伏模式,沿G6高速公路两侧到崇礼冬奥会场址,“京张冬奥生态与光伏迎宾走廊”正在形成。

这种“种树+种电”的生态光伏模式,就是生态服务产业的一种形式。生态服务产业,就是通过规模化生态修复,实现农业土地、工业土地、城市土地的增值,导入节能环保产业、文化旅游产业、农、牧体验产业等绿色产业。

日前,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出台《绿色产业目录》,大力支持生态修复、绿色产业发展;国务院出台《政府投资条例》,支持“生态环境保护”等产业。因此,推动生态服务产业发展,是贯彻高质量发展、乡村振兴、精准扶贫,支持“生态文明”商业模式落地的重要举措。

在技术层面,新时代的技术探索,不仅要求对生态环境的提标改造,还要将生态修复传递到经济可以支撑的范围中,而传统的生态修复工程已不能满足新时代生态环境需求。

同时,随着政府公共基础设施市场的成熟、政府融资平台的限制、绿色产业补贴的下调,传统的光伏、生态修复项目造血模式受到一定制约。但是,在生态修复的基础上,导入生态康养、农业体验、清洁能源等产业,用有限的政府投资为企业创造良好的中期和长期现金流,以更加市场化的手段推动产业发展,可以实现政府、企业、社会“共赢”。

业内人士表示,在多重因素的推动下,生态产业服务商将成为未来产业的活跃主体。今年上旬密集出台的政策,将加快我国生态服务产业带来新变革,也将成为企业决策转型的重要依据。

重塑产业格局

E20研究院院长傅涛认为,过去三十年,环境产业经历了设备制造时代——工程服务时代——投资运营服务时代,环境产业的配置方式不是完全按市场配置,而是由政府配置。大气十条、水十条、土十条所覆盖的领域,只有30%到40%直接计入产业范围,未来很大一部分需求还在陆续释放。而陆续释放的产值,大多在生态修复衍生的绿色产业中。

传统的环保行业以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为主,有着天然的排他性,限制了生态价值。而生态产业服务,打破了传统环保行业“壁垒”,通过“生态+”模式,改变了 “政府投资、企业建设”的传统模式,多方合作、开放共赢,生态价值呈现几何性增长。

同时,通过生态修复实现土地增值,盈利模式由传统EPC为主的生态修复变的更加多元,获取生态工程技术服务收入、修复土地增值收入、土地开发变现收入、股权分红收入、土地招商收入等。项目落成后,生态产业服务商将手握特许经营权,通过导入及运营文创旅游、节能环保型产业,实现绿色生态产业的可持续融合发展以及绿色产业的盈利分红。

亿利 “库布其沙漠生态太阳能光伏光热治沙发电综合示范项目”是一个成功的生态服务产业案例。据测算,1GW生态光伏电站每年可发电5.27亿度,节约标准煤44.2万吨,减排二氧化碳117万吨,防风固沙面积可达4000公顷,生态效益明显。

同时,市场化激发了生态服务产业活力,民营企业频频参股生态服务企业,不少生态修复企业也进行重组。2016年下旬,新奥集团旗下新奥能源、智能能源、能源研究院、能源化工、太阳能源被重组为“生态”板块,以往不同的业务单元开始协同作战转型综合能源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新兴产业,政府管理体制要出台引导政策,为生态服务产业发展方向。同时,由于生态服务更加系统,区域之间、部门之间联防联控和协同共建机制有待加强,生态补偿机制也亟待建立健全。

(责编:杜燕飞、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