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产业能与资本碰撞出火花吗?

2019年07月12日08:49  来源:中国环境报
 
原标题:环保产业能与资本碰撞出火花吗?

  “现金流,现金流!”在日前由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主办的“2019中国环境产业高峰论坛”上,与会环保企业家们再次强调,通过资本配置使现金流保持在良好状态是当前环保企业生存发展的首要关注点。

  尽管2018年我国环保产业持续保持了较快的增长势头,规模不断扩大,营收超过1.5万亿元,同比增速明显高于我国GDP增速和其他工业行业的增速;但受金融去杠杆、PPP清库存等多重因素影响,部分企业出现现金流紧缩、债券及债务违约等一系列问题,融资难、融资贵的“阴影”仍然笼罩着行业。

  论坛上,对于如何利用资本市场稳步发展,环保企业家们进行了交流。同时,对于“阴影下”不同企业的“自救”路径,环保企业家和业内人士也进行了观点交锋。

  资本与产业一对“欢喜冤家”

  环保上市公司应把现金流放在第一位,充分利用资本市场工具,无论公司还是大股东都要对风险有合理判断

  “资本与产业发展相辅相成,不过由于大家的角度和诉求不同,有时也像一对‘冤家’。经历2018年的风雨之后,资本与产业开始重新审视彼此,双方的看法也会有所改变。”环境商会执行会长、威立雅中国区副总裁、董事总经理黄晓军这样描述当前的形势。

  前几年开始,不少环保企业纷纷借助资本的力量上市发展,迅速扩张;但近两年来,部分企业对资本市场风险控制不到位,陷入困境,也导致整个环保行业在资本市场遇冷。

  彼此重新审视后,有的企业悟出了其中道理。知合环境总裁王亚超认为,现金流和净利润是评估一家环保企业能否发展的核心因素。

  盈峰环境副总裁兼董秘刘开明表示,以前环保企业更多关注的是损益表、资产负债表和现金流量表,现在可能要倒过来,首先要关注现金流量表,然后是资产负债表和损益表。

  “由于生态环保项目多具有资金需求量大、回收周期长、资金周转慢等特点,环保行业某种意义上是一个资金密集型的产业。去年,不少环保上市公司的现金流是负数,即使没有一些外部环境的影响,在现金流长期为负的情况下公司也难以为继。因此,把现金流放在第一位,更好地根据企业的现金流去配置资产,包括利用一些资本市场手段,才能使企业发展更加稳健。”他认为。

  去年,盈峰环境以152.5亿元并购中联环境成为环保行业年度最大并购案例。刘开明介绍了公司在资本运作中的经验:第一,上市公司要充分利用资本市场工具,其中最好的工具之一是权益融资,可以缓解资金压力。去年收购中联环境就是通过发行股份收购,这样对母公司不会带来实质性的现金支出压力。

  第二,资本运作要做好压力测试。一方面是企业资本运作风险的极端性要做好充分分析;另一方面是做好大股东的压力测试,考量大股东是否有能力承受股价下跌带来的爆仓和其他风险。

  第三,资本运作要基于企业战略,当前很多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是基于市场热点等,对于公司的长期规划可能产生影响。

  同时,环保企业普遍面临较为无奈的问题是短贷长投。环保项目周期长,但一般项目贷款是短期或中期的流动资金贷款,对应的还贷期限仅为1-3年,导致项目资金很难延续。“当前融资渠道相对单一,希望资本市场给予环保行业更多支持。”刘开明呼吁。

  从资本角度而言,申港证券副总裁赵玉华表示,资金链紧缩、PPP项目的实施等因素确实会增加成本,影响上市公司的盈利。而去年不少上市公司出现资金链断裂的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有的股东通过关联交易或内部交易,把资金转到了公司外。

  “有的股东股票质押可能是想用资金培育一些好项目,有收益以后再把项目收回上市公司,但还有一些资金可能做了与主业不相关的投资,造成损失,导致上市公司资金链断裂。”赵玉华说。

  引入国资是好事吗?

  国企有资本,民企有技术,双方合作可以让国有资产增值,环保民企保持技术领先性和行业地位

  不久前,当一家民营环保上市公司引入国资时,公司创始人曾收到“铺天盖地”的电话,有祝贺的,有惋惜的,也有对企业没有坚持民营表示愤慨的。

  不同的观点在交锋。有人为引入国资平稳落地而庆幸,有人为“国进民退”而担忧,也有人认为这是推动企业进入新的发展阶段。更多的观点是,当前不少民企普遍面临困境,引入国资是“自救”。

  对于已经完成国资入主的企业来说,其考量有哪些,是否有担忧?

  最近一起国资入股民企发生在中国锦江环境控股。6月,浙能集团旗下浙江能源国际有限公司及浙能资本控股有限公司战略入股杭州锦江集团下属上市公司中国锦江环境控股,出资将占比锦江环境29.79%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

  环境商会执行会长、杭州锦江集团董事长王元珞此前曾公开表示,锦江环境在国内垃圾发电产业坚守了20多年,浙能集团在整个能源生产价值链上拥有巨大能力,期待与新股东密切合作,通过他们在相关领域的资源以及强大的财务实力,优化锦江环境融资及未来发展。

  本次论坛上她坦言,现在引入国资主要原因之一是出于降低融资成本的考虑。“国企有资本,民企有技术。国资可以以此寻找各行业细分领域里具有技术特长的公司,两者合作发挥各自优势。”

  不久前引入四川发展旗下国润环境的清新环境也有同样考虑。清新环境常务副总裁王月淼表示,没有资金支持,企业举步维艰。去年公司发展遇到瓶颈,一方面“融资难、融资贵”,另一方面大量资金难以回收。

  清新环境主动引入战略投资者。“企业进行技术创新可谓十年磨一剑,没有遇到市场爆发期的时候,有技术也只能藏在自己的兜里。要坚持技术创新就需要资本的支持,资本可以给企业注入动力,在技术研发的道路上坚持下去。”她认为,企业也要敞开胸怀,加强合作。

  从国资角度来看,四川发展产业引导股权投资基金副总经理张慧认为,国资进入后不仅对环保融资便利性和成本等有很大帮助,同时对环保企业的信用评级也有提升。

  对于业界担忧国资是否会干预民企发展,张慧表示,最近几年国资在主动改变,现在在尽量放松对并购企业的管控,让原有经营团队继续保持原来的经营,原来的技术研发团队能继续按照自己的思路去研发,国资需要做的就是提供各种各样能力范围内的支撑。

  “整个过程中还是希望能跟民企有良性互动,国资体现社会责任,让国有资产有所增值,环保民企在国资的支撑下能够降低融资成本,延长融资期限增长,保持技术领先性和行业地位。大家各取所长,实现共赢。”他说。

  首创环境科技总经理戴小东也表示,国企央企不是一成不变的,首创非常注重技术创新,坚持做技术创新型企业。目前公司正积极成为绿色智慧的城市服务商,把绿色和智慧科技创新理念引进来,向着智慧环保方向发展。

  “聚焦自身技术、产品、技术装备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永远都不可能受到资本市场冲击。”王亚超认为。

(责编:孟哲、杜燕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