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捕鱼人”转型记

黎寅达

2019年10月22日08:1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江苏省南通市日前通过《关于深入推进长江(南通段)生态保护与修复的决定》,将对长江(南通段)进行生态保护与修复,推进水污染治理、水生态修复、水资源保护“三水共治”。图为南通狼山国家森林公园。
  许丛军摄(人民视觉)

  江苏大学生志愿者通过中华鲟标本为小朋友讲解长江生态的相关知识。
  石玉成摄(人民视觉)

  湖北省宜昌市西陵区第一批退捕鱼船上岸。
  李 冈摄

  洞庭湖协助巡护队队员在展示“协助巡护APP”。
  杜华柱摄

  江西省将从2021年起对鄱阳湖区全面禁止天然渔业资源生产性捕捞。图为湖区内的渔船。
  傅建斌摄(人民视觉)

  江西省九江市湖口协助巡护队的队员们。
  杜华柱摄

  为保护长江生态,今后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区全面禁止生产性捕捞。2020年底以前,长江干流和重要支流除保护区以外水域的渔民退捕,暂定实施10年禁捕。在这样的背景下,长江许多渔民正从“捕鱼人”转变成为“护渔人”,可持续发展的理念正渐渐深入到他们心中。

  凌晨四点的身影

  凌晨的长江,江面上还有些黑。当许多人依然沉睡在梦乡中时,协助巡护员们已经骑车到安庆渔港码头集合,准备协助渔政部门查处非法电鱼的渔民。

  近年来,长江流域(包括鄱阳湖和洞庭湖)不时出现非法电鱼的情况。电鱼带来的危害极大,水中的动物被大小通杀,电捕者只捞取价钱高的大鱼,小鱼则沉底腐烂。渔政部门打击非法电鱼的决心和力度一直没有减少,但是苦于“管辖面积大,人手不足”等困难,让某些不法分子钻了空子。协助巡护员的出现,对打击此类非法捕捞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钱明胜就是安徽省安庆江豚协助巡护队中一名普通的协助巡护员。巡护队凌晨4点从渔港开巡护艇向下游航行,在还未褪去的夜幕掩护下,他们将巡护艇隐藏在不易发觉的地方。6点40分的时候,陆续有非法电鱼的渔船从李阳河口向拦江矶开出,巡护队立即行动起来。当巡护艇靠近渔船时,钱明胜和渔政工作人员直接跳上对方渔船,经过一番搏斗后,控制住了船上的非法电鱼人员,最后由公安部门将他们带回处理。钱胜明一行回到码头已经是中午11点。七八个小时的连续行动,让没时间吃早饭的队员们此时感到饥肠辘辘。

  2020年开始,长江干流及重要支流(包括洞庭湖等大型湖泊)将实施禁捕,渔民们都面临转产。与其他渔民改行到其他行业不同,钱胜明没有离开长江,而是选择成为一名协助巡护员。捕鱼和护鱼这种身份的反差多多少少带给钱胜明一些不适应,但他认为自己这样做是正确的。“协助巡护员的职责是神圣而又艰辛的,在巡护队成立近两年的时间里,我们协助渔政打击各种非法捕捞,这也招来了一些不法捕捞者的怨恨。”钱胜明说,“从今以后,我将一如既往认真做好本职工作,用行动感化那些妄图非法捕捞的人,让他们也都参与到长江大保护的行列中。”

  守住长江的“微笑”

  有一种动物,天生笑颜,已经在长江中“笑着”生活了18万年,它们就是长江江豚。可如今,人类大肆非法捕捞耗光了江豚的食物,它们家族成员只剩下1012头。为了留住江豚的“微笑”,在农业农村部的授权和领导下,长江生态保护基金会等发起并出资、基层渔政部门执行的“协助巡护”项目正在招募有思想、有情怀的渔民转产转业成为协助巡护员,保护江豚、中华鲟、长江鲟等旗舰物种,协助渔政打击非法捕捞等破坏环境的行为,形成“群管”与“共管”相结合的保护长江生态环境的新局面。

  董学华是江西省九江市湖口江豚协助巡护队的一员。他曾是鄱阳湖的一个渔民,从小在湖边长大,对水生生物有着特殊的感情。自从当上协助巡护员后,他风雨无阻,在巡护行动中从不落后。

  为了更好地实现江豚巡护全覆盖,消灭巡护盲区,董学华所属的湖口协巡队在屏峰设了一个驻守点。因为条件有限,队员们的吃住很不方便,董学华主动向领导建议让队员们免费住在自己家,还为队员们做饭,搞好后勤保障工作。冬季时,水位低,不利于巡护船航行,董学华主动贡献出自己的小划子,为协助巡护员的工作提供便利。

  像董学华这样从渔民转型成为协助巡护员的人们,除了自身对长江的热爱,还因为得到了政府的支持。上海海洋大学的廖尹航老师说:“中央财政的补助资金是针对渔民退捕,有条件的地方财政和渔业部门也配套了一些相应的政策或资金,来建立类似‘巡护员’这样的群管队伍,一方面能够缓解渔政执法压力,另一方面也解决了部分退捕渔民的就业问题,可以说是禁捕管理实践中的一次有益尝试。”许多渔民转变身份成为协助巡护员后,心态发生了很大变化:以前当渔民是为了生计,现在作协助巡护员是为了国家利益,为了造福子孙后代。这让他们产生了很大的自豪感。

  正与邪的斗争

  很多渔民在转型成为协助巡护员的过程中,并不是一帆风顺。他们有的受到同村渔民的排挤,被称为“叛徒”。面对种种阻力,协巡员们意志坚定,依然为守护长江而忙碌着。

  在湖南省岳阳市岳阳县鹿角镇的渔民中,有一对兄弟,哥哥叫郝爱国,弟弟叫郝爱军。弟弟被选上成为一名江豚协助巡护队队员,哥哥却没有被选上,但是哥哥一直都很支持弟弟的事业。

  一个冬天,弟弟和其他协巡员帮着渔政围追堵截电鱼团伙,抓住了胡家五兄弟,但是让其中两兄弟逃脱了。第二天傍晚,胡家没被抓获的两兄弟带着汽油桶找到弟弟家,要弟弟赔他们的船。弟弟此时还在市里的渔政站值班,离家有几十公里,情况十分危急。哥哥接到别人打的电话赶紧往家跑,边跑边报警。最后派出所及时赶来。

  当晚,一向支持弟弟的哥哥,此时劝弟弟不要再干巡护工作了。弟弟没有回答,只是一个人喝着酒,偷偷地掉下了眼泪。第二天一早,弟弟照常回到渔政站值班,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这件事没有吓倒弟弟,反而让他更加坚强。

  “协助巡护”试点工作是农业部的创新,在农业部长江办领导下,在全国水野分会的协调下开展的,2年多的实践已经充分证明:渔民由“捕鱼人”转型成为“护鱼护豚员”可以有效地弥补现在渔政执法中的短板;“群管”与“共管”相结合的管理方式在打击非法捕捞、保护资源环境方面有独特的优势。

(责编:朱传戈、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