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進入森林草原防火期

王成棟

2017年11月09日13:15  來源:四川日報
 

  敘永縣水尾鎮西溪村完成了原通村“泥水路”的“排險擴面”升級改造工程,村內有了一條森林防火通道。 胡潤林 攝(視覺四川)

  涼山州是我省森林防火的重點,每年秋冬之際,擔負涼山州森林防火滅火任務的武警涼山森林支隊官兵提前開展實戰滅火演練。 程雪力 攝(視覺四川 資料圖片)

  進入11月,王坤俊就一直奔波在冕寧縣的崇山峻嶺間。這位涼山州冕寧縣林業局防火辦副總指揮,“正在忙著為機場和水源選址”。此外,他還要對各林區進行重新勘測,以便確定“包圍圈”。

  實際上,他正在做的,是尋找直升機的臨時起降點和扑滅森林火災的水源,以及劃定森林防火區。“我怕完不成任務,省上州上都要約談我。”王坤俊說,與森林火災打交道10多年,今年是他壓力最大的一年。

  每年冬季到來年春天,是四川森林草原的防火期。而航空護林直升機臨時起降場(點)和取水點選設、劃定森林防火區、約談,正是我省今冬明春度過這段最“火”時間的三樣新式“秘密武器”。

  新設施雪中送炭

  50個直升機臨時停靠點,覆蓋全省火險縣

  作為全國三大林區之一,四川特別是攀西地區,一直是全國森林火險備戰的重中之重。此前,國家林業局南方航空護林總站已在涼山州西昌市設立站點,並配備直升機。

  冕寧,是全省一級火險縣。直升機參與扑救山火,王坤俊經歷了不下10次。對山勢崎嶇、交通不便的冕寧而言,“扑救力量有時候走幾天都上不去,直升機無異於雪中送炭。”王坤俊說,每次直升機從西昌起飛,他都覺得心裡有底。

  不過,與此同時,他又要捏一把汗。因為,他不知道飛機該停在哪裡?水從哪裡來?

  “直升機參與扑救,基本都是吊桶作業。而且直升機作業時間有限,總得要補充油料、檢修,冕寧沒這個條件,總不能讓他們飛回西昌吧?”王坤俊說,由於基礎設施不足,經常需要調動大量的人力物力開辟直升機臨時停機坪和取水點。

  “為爭取救火時間,我們才考慮布局停靠點和取水點。”省森林草原防火指揮部辦公室相關負責人介紹,本次布局的50個直升機臨時停靠點和取水點,不僅實現停靠點和取水點同時布局“一對一配套”,而且也基本分布在森林火災的高發區域,“第一批需求比較急迫的選址正在進行,其中取水點的選址在今年底前完成。

  前述負責人透露,根據此前各地火災發生點、發生頻率的綜合分析,本著“安全、就近”的原則,確保直升機“能飛出去、能起作用”。

  “比如冕寧,過去4年累計發生大大小小林火上百起,基本集中在雅礱江沿岸的鄉鎮。所以我們就在靠江邊的地方布局兩個停靠點和取水點。同時,我們還會著手相關技術人員的培訓。”省林業廳相關負責人介紹,按照要求,一級森林火險縣要設置兩個起降場(點),二、三級火險縣選設1個臨時起降場(點)。這意味著,將覆蓋全省所有的火險縣。

  新范圍未雨綢繆

  劃定森林防火區嚴禁火源進入

  除直升機外,森林火災扑救的主體力量,仍是各級扑救隊。目前,全省擁有各類林火扑救隊伍193支5872人,主要分布在林火高發區域的川西高原和攀西地區。

  為增強扑救隊伍的專業性和綜合素養,去年我省出台專門規定:扑救隊員的年齡必須在18—50周歲,且具有初中及以上文化水平。

  “加強扑救力量是亡羊補牢,我們還是想未雨綢繆。”攀枝花林業局相關負責人說,如要確保林區和生態資源安全,根本舉措還是要強化野外火源管理。

  此言非虛,根據此前的監測統計,我省多年林火發生起因,九成以上系人為因素引起,且多數是野外用火不慎導致的。

  攀枝花林業局相關負責人的這一設想,在今冬明春的防火期,則有望變成現實。

  省森林草原防火指揮部辦公室負責人介紹,除開布局臨時起降場(點)和取水點外,今年,我省森林草原防火的第二個新舉措,便是劃定森林防火區。

  森林防火區的劃定方式是,縣一級行政區域(城區除外)的林地及周邊一定范圍的區域,都要劃入森林防火區,嚴禁外人攜帶火源進入防火區。

  劃定工作已經於10月11日全面展開。省森林草原防火指揮部要求,年底前,全省各森林火險縣的劃定工作要全面完成。

  “到時候,防火區就是禁火區。各地的林業部門,就可以根據劃定的區域,進行有針對性的防控。”省森林草原防火指揮部辦公室負責人說,此舉的真正目的,就是要拒隱患於林區之外。

  新制度逗硬追責

  業務主管部門出現11種情形將被約談

  各項防火措施如何保証落到實處,又如何讓防火方案不只是“看起來很美”?

  11月初,記者走訪了攀西地區和川西北高原的數個一級火險縣。談及今冬明春的工作進度,各縣森林草原防火指揮部負責人均提及兩個詞:壓力、逗硬。

  壓力和逗硬,來自於9月份省森林草原防火指揮部建立的一項制度——《森林防火工作約談制度(試行)》。

  在這一約談制度中,四川首次提出將森林草原火災防范扑救列入領導干部生態環境責任追究范疇。同時還首次提出,對於履職不力的林業及森林草原防火指揮部門,將予以約談。

  其中,有11種行為屬於必須約談之列,包括貫徹落實中央、省有關森林防火決策不到位,執行省森林草原防火指揮部工作部署不力﹔執行森林防火法律、法規和政策不力﹔未按規定報送,漏報、遲報、瞞報、謊報森林火災信息情節嚴重等。而根據《制度》,約談的起因、結果,均會第一時間向社會通報,涉嫌違法違規者,還將對相關責任人追責。

  約談程序、結果通報、追責……這套防火的“組合拳”打出之后,防火責任壓實再也不是一句空話。

  “從國慶到現在,我們跑了20多個縣,發現各項准備措施基本都已經就位。”省森林草原防火指揮部相關負責人提醒,今冬明春森林火災防范的最嚴峻時刻正在到來,無論是業務主管部門還是林區群眾,抑或者進山游客,均不能大意。(記者 王成棟)

(責編:初梓瑞、李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