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麗江:石鼓鎮裡說植綠

李洪興

2018年07月23日08:1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石鼓鎮裡說植綠(現場評論·我在長江)

長江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也是中華民族發展的重要支撐。“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讓中華民族母親河永葆生機活力”……為深入宣傳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推進長江經濟帶發展的重要戰略思想,“大江奔流——來自長江經濟帶的報道”主題採訪活動於近日啟動,本報評論員隨隊出發,深入沿線11個省市進行報道評論。在“人民日報評論”微信公號開通欄目“評論君的‘長江號’”的同時,從今天起,本版開設“現場評論·我在長江”欄目,與大家一起踏訪長江、尋路未來。

——編 者

伴著潺潺江水,在雲南麗江石鼓鎮的林蔭道上行走,看到一位戴草帽的老人在慢慢踱步,身后還跟著一條小狗。打了個招呼,攀談起來,才知道他是當地一位退休教師,平時最喜歡來這江邊的林中散步。

老人今年84歲,叫趙碧,碧綠的“碧”、澄碧的“碧”,與江邊柳林的林水一色遙相呼應。這裡有老人的兒時記憶,也有老人的晚年寄托。從青少年時開始,長輩就帶著他們來江邊種樹,挖土、培土的情形,到現在還歷歷在目。一撥又一撥年輕人成長起來,都來這江邊種樹,種出了一行行柳蔭,也種下了一代代的青春記憶。

“以前這裡是什麼樣?”“現在這裡好啊,讀報看書……”問的,是我們的關切﹔答的,是老人的陶醉。對於老人而言,自己和后輩們在家鄉江邊種下的柳樹林,除了防汛防風防沙護田等功能外,最好的感覺,或許還是可以徜徉其中、沉浸其中。老人上年紀了,耳朵有點背,可能並沒有聽清我們問的是什麼,但滿心裡卻都是當下的美好。

一旁的和澤周老人就不一樣了,雖然也有77歲高齡,但是聲音洪亮、底氣十足。談起種樹的那些年、那些事,和澤周說,納西族人喜歡樹,離不開樹。可是,種樹不易,能活下來更難。遇到長江泛濫、洪水肆虐,種好的樹苗也會連根沖走,現在想來都會感到心疼。不過,也沒有其他選擇,種了沖、沖了種,人頑強、樹爭氣,沙地被漸漸固住,大水猛襲時村落農田也有了緩沖區。如今的楊柳青綠、水天一色、金沙江美,就是對付出最好的回報。

“種樹成林,要靠大家的力量,光靠自己是做不到的。”說到種樹,和澤周老人反復提起這句話。如今,種樹的擔子傳到了石鼓鎮林工站站長和朝明的肩上,他更是見証了這些年柳林的變化。讓人高興的,不只是柳樹越種越多了,種柳樹的人也越來越多了。干部、群眾、學生、志願者……都參與進來,拿起鏟子鋤頭,把綠色記憶和守護行動灌注於一株株小樹苗,每個人就都成了呵護長江堤岸的貢獻者。正是眾人的力量,才有了百裡柳林,保護了沿線1500多畝的良田。看著綠柳繁茂,高樹夾雜矮枝,宛如時間的印記,著實令人感慨。

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石鼓納西族人就和種柳有了一個約定。幾十年來,幾代村民,一條江邊,數段柳林,留下了他們的努力與汗水。老人們說,種柳樹要先扎根、后發芽,這樣才算是牢牢扎住了。那些種下后就發芽,而根還沒有扎住的樹,都是“假活”,長久不了。的確,無論是種樹護田還是沿線發展,一味從江裡過度獲取,隻看好經濟增長的“芽”,卻忽視生態環境的“根”,往往會適得其反。柳樹的扎根生長,也像是經濟社會的發展,隻有讓我們賴以生存的生態環境根須深深地向下扎在祖國大地上,高質量發展的新芽才能向上不斷延展。

《 人民日報 》( 2018年07月23日 09 版)

(責編:施麟、賀迎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