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節奏,如何撥動這根弦?

李洪興

2018年08月07日08:1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長江節奏,如何撥動這根弦?(現場評論·我在長江·大江奔流——來自長江經濟帶的報道)

高質量發展像彈琵琶,不論指法如何變化,長江經濟帶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主基調、大節奏不能變

“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馬客在船,舉酒欲飲無管弦……”江西九江,站在潯陽江畔的琵琶亭前,想起了詩人白居易。

文似看山不喜平。白居易的《琵琶行》,因音樂節奏而更加動人。“大弦嘈嘈如急雨”,極速彈撥、聲音密集,如急雨轟響﹔“小弦切切如私語”,輕聲彈奏、溫聲細語,如柔情沉吟。在白居易的筆下,琵琶女指尖彈撥大弦、小弦,一快一慢、一急一緩、一密一疏,節奏的跌宕起伏也讓聽故事的人沉浸其中。

穿亭望去,長江也在講述節奏的故事。隨著風吹槳動,寬闊的江面蕩起層層波浪,時快時慢、時大時小,在交替中發出自己的聲響。對江水而言,平日裡緩緩流淌,承載著一艘艘輪船奔向目的地﹔汛期時大聲嘶吼,數千萬立方米的洪水夾雜著泥沙一瀉而下,勢不可擋、毫不留情。這多半是自然界生發出的長江節奏,有寶貴的恩賜、養育一方兒女,也有無情的襲擾、讓家園頃刻遭難。

人們意識到,長江節奏需要調節。就像用技術手段來調節水量一樣,蓄水與泄洪、防汛與抗旱、通航與駐泊,把握好節奏的主動權,才能讓江水奏鳴聲聲悅耳。

長江節奏,有江面上的,更有江岸上的。在貴州遵義的赤水河谷,有三條色彩分明的交通線格外顯眼:最上層是黑色瀝青鋪成的公路,汽車行駛,風馳電掣﹔中間層是紅色瀝青鋪成的自行車道,騎車、徒步均可﹔最下面是紅色的赤水河和綠色的長江岸,放眼望去是江水潺潺,景色秀麗。在一段160公裡左右的路程,三條路、三種節奏、三種感受,在一定意義上代表了三種態度:赤水河中有詩意,自行車道有情意,公路之上有效率。各有各的節奏,各有各的速度,也各有各的體驗。這何嘗不是人們期待的長江節奏?

長江節奏,在發展上,更在保護上。一江兩岸的人民,依江而興的城市,吃長江水、走長江路,發展與保護總是相互交織,哪個多一些、哪個少一些,哪個快一些、哪個慢一些,回答好這些問題實屬不易。就說長江沿岸的工廠布局,一些研發材料的工廠達標排放是否就不必拆除了?一些高能耗高污染的企業是否還要存在呢?如果不以長遠眼光來謀篇布局,恐怕很難做出正確選擇。長江經濟帶在發展中保護、在保護中發展,就要有“快思維”,統一市場、協同合作、加快轉型,也要有“慢思維”,科學用水、優化布局、統籌資源。其實,快與慢的思維猶如做加減法,背后是長江節奏之變,也是發展理念之變。

長江節奏,在這一代,更在下一代。在湖北宜昌,看到一個環保作品展,作者都是小學生。當地通過對小學生開設環保教育,力圖從理論到實踐補齊生態這一課。問一個三歲小朋友,“環保知識要注意哪些方面?”“電池不能亂丟。”“為什麼不能亂丟?”“電池裡面有毒。”點點滴滴、尺寸之功,體現在小朋友的觀念培養與一言一行中。他們的成長,也將帶動家庭乃至社會環保意識的生長。如果說生態教育是“大手拉小手”,那麼以下一代成長為紐帶的環保意識生長就是“小手拉大手”,代代相承、互相帶動的節奏,讓長江“大保護”行穩致遠。

“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高質量發展像彈琵琶,不論指法如何變化,長江經濟帶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主基調、大節奏不能變,隻要認准了,又何須“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呢?

《 人民日報 》( 2018年08月07日 05 版)

(責編:施麟、董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