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規面積超過95%!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地,為啥會被佔?

2018年09月09日19:16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我國法律對自然保護區有嚴格的規定。然而近日記者在內蒙古興安盟圖牧吉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緩沖區內,卻發現有大量的、常年的耕種、放牧、捕撈等生產經營活動。保護區的核心區和緩沖區總面積為63.75萬畝,沒有生產經營活動的圍堵區域面積隻有3萬畝,違規面積竟然達到了95%以上。這是怎麼回事呢?

  近日記者和圖牧吉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工作人員一同進入保護區進行調查,在保護區的核心區,發現了一堆五顏六色的瓶子,大約有上百個,這是做什麼用的呢?

  圖牧吉保護區管理局局長黨組書記於長江說:“是老百姓種地在這兒扔的,上次我們來都沒有,應該是最近的。”

  原來這些瓶子都是廢棄的農藥瓶。

  在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內有這麼多的農藥瓶,這是偶然現象嗎?記者繼續在核心區裡走了一公裡左右,又發現了一處堆成小山似的農藥瓶,大約有上千個空瓶,景象令人觸目驚心。

  一位農民告訴記者,這些藥都是包地種地的人打的,有井的地方都是這樣。

  在隨后的幾天裡,記者在保護區的核心區內發現了多處廢棄農藥瓶堆。保護區的核心區裡種植著連片的玉米、綠豆,長勢旺盛,長長的田壟一眼望不到頭。據圖牧吉保護區管理局介紹,保護區的核心區和緩沖區內竟然有24.2萬畝農用地。 這些耕地實行大規模機械化生產,一個農民可以耕種上千畝耕地,每季都得需要一大堆農藥。

  圖牧吉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位於內蒙古興安盟扎賚特旗的最南端,保護區地屬大興安嶺山地與鬆嫩平原、濕地草原與干草原的過渡地帶。草原和濕地生態系統支持著以大鴇、鶴類和鸛類為代表的眾多珍稀瀕危鳥類生存。其中國家一級保護動物有鳥類13種、國家二級保護動物有鳥類47種,是東亞水鳥遷徙路線上重要一站。

  於長江介紹說,東方亞種大鴇國內不足700隻,這裡就有將近300隻。白鶴全球有4000隻左右,在這兒停歇的白鶴,去年有2500多隻,達到2/3。這個保護區保護價值是非常高的。

  在如此重要的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內大量使用農藥,對屬於危險廢棄物的農藥瓶也不做處理,大量、常年的堆積,這會對保護區內珍稀的鳥類產生什麼影響呢?

  據專家介紹,種子包衣劑由多種農藥品種組成,用它包裹后的種子可以起到防治苗期病虫害、提高作物產量的目的。帶有包衣劑的種子在播種的時候,並不能完全覆蓋在土下,大約會有1%到2%,部分地區甚至有6%至10%會裸露在外面,鳥類和其他動物吃了就會中毒。

  生態環境部南京環境科學研究所研究員韓志華說,據研究表明,一隻體重一百克以下的小鳥,即使是攝食一粒含有呋喃丹的種子包衣就會導致死亡。另外長期低劑量接觸農藥后,鳥類也會產生一些慢性和亞慢性中毒的症狀。比如蛋殼變薄,產蛋率下降,孵化率下降,幼苗成活率下降等等。

  除了農藥,每年春季保護區內的秸稈焚燒,也會對珍稀鳥類造成嚴重影響。

  根據1994年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保護區條例》規定:自然保護區內保存完好的天然狀態的生態系統以及珍稀、瀕危動植物的集中分布地,應當劃為核心區,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進入;核心區外圍可以劃定一定面積的緩沖區,隻准進入從事科學研究觀測活動。禁止在自然保護區內進行砍伐、放牧、狩獵、捕撈、採藥、開墾、燒荒、開礦、採石、挖沙等活動。然而在圖牧吉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和緩沖區內卻存在著大量的、常年的農業生產、放牧、捕撈等經營活動。

  有些地方因為過度放牧,草場出現了沙化現象。

  《自然保護區條例》中明確規定,保護區的核心區和緩沖區內禁止生產經營活動,為什麼在圖牧吉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和緩沖區內卻存在大量的生產經營活動呢?

  於長江說,保護區是后成立的,耕地基本都是承包到戶,隻能讓他們經營。

  圖牧吉保護區成立於1996年,2002年被國務院批准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自然保護區條例》規定,應當兼顧保護對象的完整性和適度性,以及當地經濟建設和居民生產、生活的需要。即便如此,作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也應該按照國家相關法規解決好其核心區和緩沖區內存在多年的生產經營活動問題。

  據圖牧吉保護區管理局介紹,保護區沒有人類活動的隻有五六萬畝。

  記者向圖牧吉保護區管理局提出查看這六萬畝圍堵區的具體資料,管理局拒絕提供。而根據興安盟提供的資料,保護區圍堵區面積為3萬畝。圖牧吉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和緩沖區總面積為63.75萬畝,沒有生產經營活動的區域隻有這3萬畝,違反《自然保護區條例》規定的面積竟然達到了95%以上。而國家對保護區內的土地權屬有明確的要求。

  圖牧吉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目前的土地權屬情況究竟如何,記者提出查看,保護區管理局拒絕提供相關信息。但據記者了解,從2002年成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到現在,16年過去了,保護區的土地權屬問題至今沒有解決。據圖牧吉保護區管理局介紹,多年來,國家共向保護區投入了五千多萬元,然而作為保護區的一項最基本工作--勘界和立標,至今還沒有開始。

  令人擔憂的是,近年來圖牧吉保護區的核心區和緩沖區內,耕地面積非但沒有減少反而在增加。

  一塊玉米地,除了隔幾米有一個間隔外,看不出和其他的耕地有什麼區別,然而在土地資源圖上它們卻顯示為林地。據扎賚特旗中心林場介紹,林場從2002年至2004年,將十幾萬畝人工林和天然林砍伐,進行更新造林。按《森林法》的相關規定,樹林砍伐后應當在當年或次年完成更新造林,然而中心林場卻將這些林地,以一元左右的價格對外承包進行林糧間作,原有的森林如今卻種滿了庄稼。

  扎賚特旗中心林場場長說,合同有瑕疵,隻要求栽樹,沒有要求細節,讓承包人鑽了空子。一方面是疏於管理,另一方面還是出於利益。種玉米,春種秋收,一畝能收幾百塊錢,種樹收益時間太長。

  直到最近一兩年,這十幾萬畝林地更新地還在進行補種。補種的情況又怎麼樣呢?記者隨機選了一個塊地進行查看。按說一到兩米就要種一棵樹,而記者走出十幾米都沒有看到一棵樹。

  工作人員稱這一行是個例,再換一行就沒問題,於是記者又換了一行。而這次二三十米都沒有找到一棵樹。

  據扎賚特旗中心林場介紹,這些補種的樹種基本上都是油鬆,油鬆的成材期至少是四五十年,也就是說大量林地更新地至少還能耕種二三十年。

  自然保護區土地權屬問題具有一定的普遍性,當年設立圖牧吉自然保護區進行搶救性保護時,沒有與劃入保護區核心區和緩沖區的農牧民簽訂嚴謹明確的代管協議,也就是沒有明確如何讓農牧民得到補償、合理退出。而如果這個問題還是這樣繼續拖下去,設立保護區的意義又何在呢?現在自然保護區的管理體制和管理方式正在轉變,已全部歸為國家林業和草原局管理,機制已經理順,全國自然保護地體系優化布局方案也正在設計。希望各有關部門上下一心,形成合力,實事求是解決這個歷史遺留問題,將生態文明建設落到實處。

(責編:余璐、賀迎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