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史上最嚴控煙令”實施前景

2019年01月11日08:28  來源:法制日報
 
原標題:杭州“史上最嚴控煙令”實施前景

控煙范圍廣、具前瞻性、操作性強、多部門執法、處罰力度大……

這些評價對應的是浙江省杭州市最新修訂的《杭州市公共場所控制吸煙條例》。這一地方法規於2019年1月1日正式實施。

這一新版控煙令實行全域控煙,室內公共場所全面禁煙,部分室外公共場所列入禁煙范圍,並首次將電子煙納入禁止范圍﹔對個人在禁止吸煙場所吸煙行為,可處以50元至200元罰款﹔對場所未履行控煙職責的,可處以2000元至20000元罰款,被網友稱為“史上最嚴控煙令”。

杭州市疾控中心副主任丁華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新版控煙令根據《杭州市立法條例》規定的程序制定並出台,前期通過深入調查研究,有豐富的基礎數據支持,體現了杭州對公眾健康的全面維護,同時條例明確規定了各相關部門和單位的控煙執法責任,各自負責落實本行業或者領域內的控煙執法工作,解決了原先執法力量薄弱的問題。”

尼古丁屬劇毒物質

影響胎兒大腦發育

隨著電子煙迅猛發展,吸電子煙的年輕人越來越多。數據顯示,目前全球電子煙銷售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長。

杭州新修訂的控煙條例明確將電子煙納入禁止范圍。

據丁華介紹,電子煙實際上是一種尼古丁釋放設備,它產生的煙霧中同樣含有尼古丁,還含有其他有害成分。尼古丁本身有劇毒,即使少量攝入也會抑制胎兒大腦發育,對兒童的大腦和記憶能力等均有損害。一些電子煙的煙霧中還有損害腎臟功能的二甘醇和亞硝胺等致癌物。不僅如此,電子煙裝置的加溫速度過快,在此過程中,還會產生一種叫做丙烯醛的劇毒物質。此外,電子煙會誤導青少年認為其尼古丁含量不大,而開始吸食,不知不覺染上煙癮,成為煙民。

記者了解到,世界衛生組織在《煙草控制框架公約》第6次締約方會議上提交的《電子尼古丁傳送系統》報告中明確提出:電子煙的氣霧並不像營銷這些制品時宣稱的僅僅是“水蒸汽”,其仍含有尼古丁、有毒物質並產生細小、超細微粒。

我國也明文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電子煙。2018年8月,《關於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電子煙的通告》寫明,大部分電子煙的核心成分是經提純的煙鹼即尼古丁。尼古丁屬於劇毒化學品,未成年人呼吸系統尚未發育成型,吸入此類霧化物會對肺部功能產生不良影響,使用不當還可能導致煙鹼中毒等多種安全風險。

電子煙更新換代快

依法監管難度增大

近年來,我國控煙力度不斷加大,但電子煙、加熱不燃燒煙草制品等新型煙草制品仍快速興起。

對此,世界衛生組織認為,任何形式的煙草使用都有害健康,包括使用電子煙和加熱不燃燒煙草制品等新型煙草制品。

“杭州將電子煙納入禁吸范圍,主要是出於保障人民群眾健康的考慮。”丁華解釋說,在公共場所吸煙最大的危害是對周邊人群造成二手煙危害,電子煙的煙霧與一般的煙草制品的煙霧一樣,都是釋放有害物質的二手煙,會嚴重影響周邊人群的健康。

目前,二手煙霧已被美國環保署和國際癌症研究中心確定為人類A類致癌物質。在公共場所禁止電子煙與公共場所禁止一般的煙草制品一樣,是為了保護人們免受二手煙的危害。

杭州為確保立法的前瞻性,此次修改將有害電子煙納入控煙范圍,並將吸煙行為定義為:吸煙是指吸入、呼出煙草的煙霧或有害電子煙氣霧,以及持有點燃的煙草制品的行為。

在執法上,與吸普通煙草相比,對吸電子煙的監管有何難度?

丁華說,杭州新版控煙條例實施以后,電子煙管控的難度在於,電子煙更新換代快,不斷出現的新產品導致認定難度大。因為認識上的誤區,煙民與執法人員可能發生矛盾和爭執。因此,在常規執法管控的基礎上,要加強健康宣教,向群眾宣傳電子煙的危害,扭轉人們對電子煙認識的誤區。

地方立法指向精准

監管有賴各方協同

世界衛生組織進一步提出:電子煙有害公共健康。公共場合應禁止吸食電子煙,並應將電子煙納入控煙范圍。目前,部分國家和地區已在公共場合控制電子煙。

那麼,在此背景下,地方立法如何更為切實有效地發揮保障公眾權益、促進地方治理的應有功能?

浙江工業大學文化與法制研究中心主任、法學院教授石東坡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杭州此次控煙尤其是電子煙之禁,無疑是一個積極的探索和有效的舉措。在法規設計上,新版控煙條例體現了立法指向的精准化。已有醫學、健康科學等表明電子煙之性質、危害並不因其構造和形式有所改變,由此,在控煙立法的調整對象上,要實現其周延性,就必須針對電子煙予以精准出擊、涵納其中,而不能因其一定的迷惑性而受到誤導、網開一面,從而導致整個立法的粗疏與失靈。

石東坡認為,杭州的新版控煙條例實現了控煙治理的社會化,於細微處見精神。一個地方的治理績效,既主要仰賴政府組織協調、執法監管能力,也依賴社會能動、多方協同落實。在杭州的新版控煙條例中,既有執法權限的強化,也有社會各方的“職責”,通過地方立法彌合全域控煙的空間疏漏和鏈接斷裂,使得違法行為無處逃遁。

“新條例的實施,還提升了控煙水准的國際化。”石東坡說,控煙尤其是依法禁控電子煙,已成為國際社會公共衛生、公共文明和公共治理的一個重要指標和表征載體。在杭州國際化都市建設的地方立法引領中,在控煙的國際尺度、國際借鑒和國際標杆上能夠予以節點支撐和機制落實。顯然,這也是杭城國際化的有益助力和踏實步伐。我們期待著這一史上最嚴控煙令由良法而善治,更期待著以此為契機,杭州的城市管理、城市法治和城市文明開新花、結碩果。(記者 王春)

(責編:施麟、賀迎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