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环保

  

坚持生态环保高标准

——国际产能合作系列报道之三

2015年08月25日00: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哈萨克斯坦巴甫洛达尔石油焦煅烧厂建设现场。
  本报记者 谢亚宏摄

  正在巴西组装的比亚迪电动大巴。
  本报记者 侯露露摄

  印度尼西亚青山工业园区山脚下的村庄依然山清水秀。
  本报记者 庄雪雅摄

  巴基斯坦大沃风电项目施工现场,在中国公司的倡导下,雇员们每天收工前,都会认真清理环境。
  本报记者 杨 迅摄

  中国开展产能合作,绝不以牺牲合作国家的长远利益和生态环境为代价,绝不走掠夺式开发和强取豪夺的殖民老路。中国不仅仅这么说,更是这么做。中国输出的是优质产能,更是环保的绿色项目

 

  印度尼西亚 

  镍铁冶炼厂的污水严格处理后才排出;电站的海水取水管线采用钢沉管设计,对生态环境的影响降到最低

  印尼东部的苏拉威西岛上,首个中印尼工业投资合作区正在青山下、碧水旁焕发勃勃生机。这座名为“青山”的工业园区由中国青山钢铁董事局旗下的上海鼎信投资集团(以下简称鼎信)和印尼企业合作投资,园区中有印尼规模最大、发展最成熟的镍铁冶炼厂,未来还将建立“原矿—镍铁—不锈钢”的完整产业链,打破印尼不锈钢产业的“零纪录”。

  在这里,矿热炉倾泻而出的铁水、工地间不停穿梭的工程车、码头边巨人般矗立的吊臂固然引人注目,不过令人印象最深的却是镍矿区:开采后的矿区被整整齐齐地种上树苗,远远望去,数百公顷的采掘区已全部填平,一片新绿正在成长。

  鼎信董事长黄卫峰对本报记者说:“我们严格按照环保规范设计审批,同步发展环保设施和项目建设,并在项目实施过程中加强检测和反馈,不断完善改进。” 矿区的污水经过多次沉淀干净后才顺着河水排入大海,印尼政府严格检查,为之颁发环保基础级证书。正因如此,鼎信在当地开矿近6年,依旧保留了这个海边小县城的山清水秀。

  开矿设厂不可避免地会对环境造成改变,一旦处理失当,便可能成为引发当地人反感甚至抵触的导火索。“有一年下大雨,村里遇到洪水,本来是自然灾害,村民也觉得是项目造成的。”黄卫峰说,“这时候先别急着喊冤,也不能简单粗暴地对待,要拿出时间和精力来帮助村民止损,让他们看到我们的诚意。”

  黄卫峰坦承,施工过程中由于工艺存在技术性间歇,确实可能在一段时间内造成水土流失或环境污染,“这时需要我们科学安排施工,用最短的时间把这个过程克服过去;同时,也要向老百姓做好解释工作,求得谅解,必要时减慢进度,满足老百姓要求。”发现问题积极处置,对民众诚恳相待,并尽最大努力履行好社会责任,才能种下和谐,收获共赢。

  巴厘岛素有“天堂之岛”美称,中企在椰林树影、水清沙幼的旅游胜地建立发电厂,如何做到兼顾环保,是印尼各方关注的焦点。

  走进巴厘岛北部海岸由中国华电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电)投资6.3亿美元建设的华电巴厘岛燃煤电站,第一印象便是洁净有序。厂房里,一个蓝色球形顶棚的建筑格外惹眼。“这可不是为了好看”, 项目负责人、印尼巴厘通用能源公司董事长王志浩笑着说,“这是我们花1000万美元打造的圆顶煤场,在印尼可是独一份儿。”

  煤场采用全封闭设计,不但避免了厂区露天煤场脏乱差,更能有效解决大型海滨电厂对周围环境的污染。此外,海水取水管线没有采取传统明渠取水方案,而是采用钢沉管设计,虽然成本大大提高,对海边地形及生态环境的影响却能降到最低。

  该电站一期项目建成后将提供巴厘岛40%以上的用电。王志浩告诉记者,电厂设计环保指标严格按照环保标准设定,排放浓度远低于印尼标准,废水集中处理后回收使用,固体废弃物也能综合利用,力争达到无烟、无尘、无灰的环保目标。

  巴西

  比亚迪在环保标准上“就高不就低”,使用比油性漆成本更高、但污染更小的水性漆

  刚刚过去的7月,巴西南部著名的工业城市坎皮纳斯迎来建城241周年。“生日”当天,市长乔纳斯·多尼泽特宣布,该市采购的首批中国比亚迪纯电动大巴将正式上路运营。这些新能源大巴被乔纳斯称为“坎皮纳斯建市以来收到的最好生日礼物”。

  时间再倒推2个月。今年5月,比亚迪公司与坎皮纳斯市政府签订投资协议,在该市建立太阳能工厂,规划年产能400兆瓦,主要生产太阳能板。

  “选择在坎皮纳斯设厂,是因为当地注重环保的理念与比亚迪公司的理念相契合。”比亚迪高级副总裁李柯说。坎皮纳斯是巴西第十大城市,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越来越重视城市的发展质量,对环保的诉求也越来越强烈,这也成为比亚迪进入坎皮纳斯的契机。

  “我们跟坎皮纳斯政府接触时,能明显感觉到他们对我们的环保产品以及我们生产中的环保理念很感兴趣。”比亚迪巴西公司负责人李铁说,中国企业的“走出去”,应该是“绿色的”。

  比亚迪进入巴西,首推纯电动大巴和出租车。“以巴西最大城市圣保罗为例,该市大巴数量不足车辆总数的1%,却制造了约40%的碳排放。”也正因为如此,大巴和出租车的“绿色”非常必要,“相比普通柴油大巴,一辆纯电动大巴一年能减少100吨碳排放;相比普通燃油汽车,一辆E6纯电动出租车一年能减少36吨碳排放。”

  水资源大国巴西,近两年许多地方出现干旱。为了更好地节约水资源,比亚迪巴西公司耗资100万雷亚尔(约为300万元人民币)安装了雨水收集装置,以实现水的循环利用,“我们的洗手间和清洁用水都是循环水。”

  比亚迪电动大巴目前使用的均是从中国运来的零部件,在巴西进行组装。喷漆过程在巴西完成。为此,比亚迪选择了比油性漆污染更小的水性漆,尽管它的成本比油性漆要高出30%。李铁说,尽管巴西对此并无相关规定,比亚迪仍然在环保上做到“就高不就低”,因为这虽然会在短期内增加成本,但从长远来看,它能够增加企业竞争力,也有利于当地的发展,使中国企业更容易打开当地市场。

  埃及

  巨石集团经营的玻璃纤维厂环保检查全部过关;葛洲坝集团将帮助建设220个污水处理厂

  “在我的家乡浙江,生产玻璃纤维排出的氟气会影响养蚕业,所以企业会下大力气控制并处理排出的废气。巨石来到埃及之后,这一理念依然得到坚持。”巨石集团埃及玻璃纤维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纪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埃及环保部门会监测排放情况,不定期地来公司实地检查,每次埃方都对检查结果表示满意。”陈纪明介绍,埃及政府对工业排放有严格的标准,每一个技术指标都有详细的规定。巨石集团埃及公司对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水、废料都有完善的处理方法:生活污水并入指定的管网排出,生产过程中产生的玻纤污水使用细菌处理和化学药剂沉降、过滤,经处理过的水还可以作为补充用水循环利用,再次投入生产。

  对于有残余废液的铁桶、废旧日光灯管等含有有毒物质的固体废料,巨石集团埃及公司会专门将其送到350公里之外的亚历山大,交给专业机构处理。生产过程中产生的纤维废丝也得到循环利用——公司拥有一项专利清洗技术,可以将玻璃废料废丝磨碎做成下一批生产的原料。

  据介绍,巨石集团埃及公司将在埃及增建一条年产8万吨玻璃纤维的生产线,使埃及成为公司辐射欧洲、中东、印度及北非的重要生产基地。埃及目前工业企业较少,多数厂区土地开阔,环境容量较大。但巨石集团埃及公司仍投入数百万元人民币,计划引入全套废气处理装置,以实现真正的零污染排放。

  “做好环保是企业应有之义。”陈纪明说。巨石集团埃及公司是在埃及主动承担社会责任的中资企业的缩影。这些中资企业不仅重视生产环保,有的还积极参与埃及的环保建设。今年5月,中国葛洲坝集团公司与埃及住建部签署了总造价达10亿美元的埃及乡村公共卫生工程项目框架协议。作为埃及政府高度重视的民生项目之一,该项工程涉及埃及罗塞塔河与萨拉姆运河流域769个村庄720万人口的饮用水与工业用水问题。“这个项目包括在埃及两条重要河流流域建设220个污水处理厂,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利民工程。”葛洲坝集团公司埃及分公司总经理罗飞说。

  哈萨克斯坦

  石油焦煅烧厂的除尘率在99%以上,脱硫率高达95%,尾气排放完全符合环保标准

  在哈萨克斯坦北部城市巴甫洛达尔市郊区,一座全国最大规模的石油焦煅烧厂正在这里兴建。这家工厂完全由中国设计建造,发挥了“变废为宝”的神奇作用。

  石油焦是原油蒸馏提纯后留下的焦炭颗粒,由于含硫等杂质较多,并不适合当燃料。面对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大量石油焦,缺乏技术的巴甫洛达尔炼油厂只能将石油焦卖给俄罗斯,获得的利润极低。

  经过再三考虑,巴甫洛达尔炼油厂将希望寄托在中国企业身上。总投资8100万美元、由中国有色金属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承建的石油焦煅烧厂,是哈萨克斯坦的国家重点项目,今年9月试生产。预计工厂全线竣工后,石油焦年处理能力将达28万吨,完全可以消化炼油厂所有的产能。

  走入工地,便看到一根长达65米的巨大管道横亘眼前。项目总设计师施德刚告诉记者,这就是工厂的最主要装置——回转窑。其内部温度高达上千度,石油焦经高温煅烧,去除水蒸气、硫等杂质后,转化成制作碳素电极的原料——煅后焦,这正是同一城市电解铝厂进行电解工艺的上游产品,且需求量巨大。

  工厂内的环保装置才是精髓所在。回转窑内,大量硫被氧化成二氧化硫,烟尘极大,在回转窑终端设有脱硫塔和除尘装置。经验证,其除尘率在99%以上,脱硫率高达95%,处理后的尾气排放完全符合环保标准。烟气脱硫后生成的副产物石膏(硫酸钙),经脱水贮存后作为建筑原料销售,可带来更大附加值。

  高温煅烧后的烟尘还需降温,此时热能转化为蒸汽能,并以此带动汽轮发电机组发电。预计通过这一流程,工厂使用余热年发电量可达8100万千瓦时,不仅能保证工厂本身的需要,还能向外输出,满足其他企业生产和城市生活用电的需求。

  哈方业主巴甫洛达尔石油焦厂总经理那加什别克告诉记者,经过多重工艺保障,这家完全符合“低排放,低污染,原料循环重复利用”的现代环保企业让他们非常满意,他们未来将与中方进行更深层次合作。

  巴基斯坦

  风电项目甚至考虑到了是否影响候鸟活动;新机场航站楼项目部每周进行一次环保案例分析

  中巴合资的中水顾问大沃电力有限公司,负责投资开发的大沃风电项目总装机容量为49.5兆瓦,总投资金额为1.15亿美元,位于距巴基斯坦南部城市卡拉奇60公里远的滩涂地带。“当初特意选择滩涂地带,是因为这里荒无人烟,不仅风力资源优越,而且可以最大程度地减少对周边地区的污染。”大沃风电项目副经理安科强介绍。

  施工经理郑香林告诉记者,在建设过程中,中水顾问集团实行环境一票否决制,在开发前做了环境初级测评,深入调研建设风电站可能对当地环境带来的影响,甚至细致到风机叶片是否会对当地候鸟的活动产生影响。

  巴基斯坦水利部官员称工程的到来恰逢其时,如雪中送炭。根据实测资料,项目年发电量1.3亿千瓦时,能供当地10万个家庭使用,既科学环保,又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当地电力供应严重不足的压力。

  由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巴基斯坦代表处开工建设的伊斯兰堡国际新机场航站楼目前已近完成。项目经理王想新告诉记者,作为大型公共项目,新机场选址显得“偏远”,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将噪音污染降至最低,另一方面,是为了减轻对城市供水的压力。不过新机场附近,未来将单独建造一个水坝,以减少新机场对城市用水的浪费。

  王想新表示,新机场航站楼项目部每周组织一次案例分析和专题课堂,以提高施工现场相关责任人的安全与环保理念。

  对于现场产生的建筑垃圾,公司数年如一日地坚持将之清运至1小时车程外的填埋地点,进行深埋处理。记者在现场看到,规划整齐划一的中巴员工生活区营地坐落在新航站楼不远处。生活区里的洗衣和洗澡水等在使用后,集中流向营地附近的沉淀池,经沉淀和过滤,由水泵抽至高处的水箱,再作为营区内卫生间的清洁用水。

  中建巴基斯坦代表处总代表谭国富告诉记者,中建巴基斯坦迄今为止已累计为此投入了逾2640万卢比(约合165万元人民币),努力确保了施工现场从未发生过重大安全责任或环境污染事故。

  (本报驻外记者庄雪雅、侯露露、韩晓明、谢亚宏、杨迅、徐伟)

  版式设计:蔡华伟


  《 人民日报 》( 2015年08月25日 23 版)
(责编:王子侯、乔雪峰)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