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件合适就留下

美再对《巴黎协定》“玩暧昧”

2017年09月19日08:34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美再对《巴黎协定》“玩暧昧”

  6月1日,在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协定》后,人们手持横幅和标语在白宫外参加抗议活动。(新华社记者 颜亮摄)

  据新华社电 美国总统特朗普开始在联合国大会的首秀前夕,美国对《巴黎协定》的立场似乎出现摇摆。先是有媒体称美国政府态度“有所软化”,但随即遭白宫发言人否认。而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又对媒体表示,在合适条件下,美国仍可能留在《巴黎协定》内。

  蒂勒森17日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说,他认为,在“合适的条件”下,美国仍可能留在《巴黎协定》内。

  这是白宫16日回应欧盟官员有关美国对《巴黎协定》态度“有变”的言论后,美政府方面再次予以置评。

  今年6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协定》。但他表示,如有“对美国公平的条款”,美方愿意就重回《巴黎协定》或达成新协议展开谈判。

  8月,美国国务院向联合国递交有关退出《巴黎协定》立场的文书。不过,根据协定相关规定,美国要2019年才能启动退出程序,最早2020年11月才能正式退出。

  17日,蒂勒森做客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面向全国》电视节目,谈及《巴黎协定》。他说,如果美方“可以构建一系列我们认为公平的条款”,特朗普愿意与《巴黎协定》其他缔约国合作。

  被问到美国是否可能留在《巴黎协定》内时,蒂勒森说,“我认为,在合适的条件下(有可能)”,特朗普之前说过,他对找到那样的条件,使美国留在协定内“持开放态度”。

  蒂勒森说,美方想对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有帮助”,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加里·科恩将就此考虑美方能够与《巴黎协定》其他缔约国开展的合作。

  法新社评述,与特朗普此前就《巴黎协定》的表态相比,蒂勒森当天的言论稍显“软化”。

  16日,在一场有关推进《巴黎协定》的多国部长级会议后,欧盟气候行动与能源委员米格尔·卡涅特告诉媒体记者,美国观察员在会上说,美国“不会重新谈判《巴黎协定》,但将试图评估协定中他们可以参与的条款。”这一说法随即引发舆论猜测美国可能会重回《巴黎协定》。

  白宫发言人萨拉·桑德斯16日晚些时候作出回应,称美国对待《巴黎协定》的立场没有变化。

  前沿视点

  气候变化的美国“算计”

  美国真的会回心转意,重返《巴黎协定》吗?美方“暧昧”的态度对落实《巴黎协定》影响几何?专家认为,美方貌似混乱的表述对协定缔约方一是试探,二是要价,但不管美国怎样,全球气候治理的减排进程应该不会受影响。

  当局的“摇摆”

  中国社科院欧洲所国际关系室助理研究员曹慧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国务卿和白宫发言人在“美国退出《巴黎协定》”言论上的不一致,说明特朗普政府内部在此事上存在分歧。但从程序层面上看,美国已正式递交退出协定申请书,这意味着美国于2020年11月4日退出协定是大概率事件。

  中国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认为,特朗普6月1日高调宣布退出《巴黎协定》是为了兑现其竞选承诺,在美国国内也遭到批评,一些民主党人希望美国重回《巴黎协定》。美方的混乱表述是对其他缔约方的试探,也为美国重回《巴黎协定》索要筹码。

  地方的“坚持”

  美方宣布“退群”,对《巴黎协定》和全球减排进程不无影响。不过,曹慧认为,美国联邦政府的做法会损害美国的经济利益和国际形象,但也要看到美国地方州在减排方面的决心和力量。

  曹慧分析指出,美国的气候减排行动是“自下而上”形成的,如成立包括12个州、逾300个城市在内的跨党派“美国气候联盟”;在州层面立法,为清洁能源就业、加快向可再生能源发电转型等方面带来法律保障(如伊利诺伊州)等。

  正如曾担任联合国秘书长城市与气候变化问题特使的前纽约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所言,“美国政府或许已退出这份协议,但美国人民依旧坚持承诺,我们将达到我们的目标”。

  曹慧认为,尽管可能失去联邦资金支持,但美国地方政府在气候减排中显示的领导力表明,美国的减排实力不仅局限在华盛顿。

  对话的“敞口”

  美方“暧昧”的态度对其他缔约方落实《巴黎协定》有何影响?李俊峰指出,这更坚定了其他缔约方推动落实《巴黎协定》的决心,兑现“自主贡献”的减排承诺。

  在落实《巴黎协定》的减排目标方面,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和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表现出不妥协的立场,均表示不会为拉拢美国放弃原则,开启重谈,与美国对话的大门依然敞开。

  欧盟气候行动与能源委员米格尔·卡涅特日前表示,即使不重谈《巴黎协定》,欧盟也会评估美国可能提出的重返协定条件。曹慧认为,这表明欧盟没有放弃与特朗普在气候治理上重新对话的机会。

  李俊峰则认为,尽管特朗普不太可能直接宣布重返《巴黎协定》,但重返协定并非没有可能。他说:“虽然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但是可以随时回来,因为并没有退出《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

(责编:贺迎春、杨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