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部委联手破题天然气供应瓶颈

蒋梦惟

2017年12月08日07:29  来源:北京商报
 
原标题:多部委联手破题天然气供应瓶颈

  继国家发改委之后,环保部、商务部也接连从各自的角度表态应对天然气供应缺口问题。12月7日,北京商报记者从业内获悉,环保部已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26”城市下发《关于请做好散煤综合治理确保群众温暖过冬工作的函》的特急件,明确煤改气(电)未完工项目及地方,继续沿用过去的燃煤取暖方式或其他替代方式。而在商务部同日召开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也明确,我国积极支持企业多元化进口海外天然气资源。然而在业内看来,储气设施建设乃至整个油气体制改革进程均相对缓慢,才是我国天然气供应过程中需面对的核心问题。

  联手保障供应

  随着我国能源结构调整不断推进,天然气在能源消费中的地位愈发被强化,在供暖、供电过程中的分量不断加码。

  不过,环保部本次下发的文件中也提出,近期,环保部在核查核实中发现个别地区供暖季气源紧张等问题。因此,该文件表示,各地在推进散煤治理工作中,已经完工的项目及地方必须确保气源、电源稳定供应及价格稳定。

  同日,高峰也从进口角度明确了保证天然气供应的态度,“我国高度重视天然气供应的保障,积极支持企业在增加国内天然气生产的同时,多元化进口海外天然气资源”。高峰表示,随着新的跨境天然气管道、沿海液化天然气接收站等基础设施建成投入运行,我国天然气的进口能力和水平有望进一步提升。

  另一方面,价格主管部门国家发改委也开始加强对天然气供应价格的严监管。数据显示,日前我国液化天然气出厂价格短期大幅上涨,12月1日甚至创出9400元/吨历史最高挂牌价,而据国家统计局统计,10月末这一产品的市场价仅为4337元/吨。北京商报记者从业内获悉,国家发改委已向多地发改委(物价局)下发《关于部署召开液化天然气价格法规政策提醒告诫会的通知》,明确要向液化天然气企业和相关社会组织提醒告诫:自觉遵守价格法律法规,维护行业价格秩序,不得捏造散布涨价信息,不得恶意囤积哄抬价格,不得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不得达成垄断协议等内容。

  能源结构调整的关键角色

  天然气相对清洁的属性确实令这一能源开始向人们的日常生活、企业的生产经营等各领域加速渗透,各地市场需求持续提升。国家能源局曾发布文章表示,在资源环境约束趋紧的背景下,能源绿色转型日益迫切,这需要大幅提高天然气占比。今年6月,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等13个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加快推进天然气利用的意见》,明确了逐步将天然气培育成为我国现代清洁消费能源体系的主体能源之一。 据国家发改委统计,今年1-10月,我国天然气产量1212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1.2%;天然气进口量722亿立方米,增长27.5%;天然气消费量1865亿立方米,增长18.7%。

  高峰介绍,随着我国天然气消费水平的不断提高,进口天然气已经成为我国天然气供应的重要来源之一。根据海关统计,今年1-10月,我国天然气进口5416.5万吨,同比增长了24.9%。其中,气态天然气2507.3万吨,同比增长5.9%;液化天然气2909.2万吨,创下了历史新高,同比增长47.7%。

  天然气消费量的增加也见证了各地能源结构的调整。以北京为例,北京统计年鉴公布数据显示,在2010-2016年间,北京的能源消费总量从6359.5万吨标准煤涨至6961.7万吨标准煤,其中煤品消费的占比从29.6%下降至9.8%,降幅超过六成,而天然气消费所占比重却一路从14.6%增至31.7%,增幅也达到了五成左右。

  储气能力和体制改革

  “从根源上缓解供应缺口、按计划顺利完成天然气供应目标还是需要促进油气体制改革加速,完善储气等环节的市场机制设计。”有业内专家直言。

  8月,国家能源局石油天然气司等部门曾发布《中国天然气发展报告2017》称,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天然气管道和地下储气库建设仍存在较大差距,截至去年底,我国每万平方千米陆地面积对应的管道里程约为70千米,仅相当于美国的12%,地下储气库形成工作气量64亿立方米,仅占消费量的3.1%,远低于世界10%的平均水平。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进一步介绍,目前欧洲储气水平占消费水平的比重已达到15%,美国、俄罗斯这两个天然气生产大国,储气量已分别达到了1200亿、700多亿立方米,分别占消费量的15.4%、18.8%。 国家发改委此前也公开表示,我国储气设施已经出现了建设速度偏慢、调峰能力不足的情况,急需鼓励投资建设储气设施,增强天然气供应保障能力。

  韩晓平表示,天然气的生产成本高于燃煤,且天然气管道运输建设水平还有待提高,沿途浪费率比燃煤运输浪费率更高,天然气企业盈利状况并不理想,是否需要继续给天然气企业补贴,如何在天然气企业的收益与补贴之间平衡,是各地面临的改革难题之一。

  中国石油集团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王震此前撰文也指出,目前我国定价体系中没有单独体现储气成本的价格科目,储气库面临投资回报渠道不畅、市场交易机制缺失等问题,成本补偿、效益考核机制都十分不明晰,已经严重阻挡了储气库的商业化运营发展。

  韩晓平直言,储气设施建设进展缓慢的背后凸显出油气体制改革推行效率不够理想的问题。在多次爽约后,今年5月,我国印发了《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形成了我国自2014年提出新一轮油气改革以来颁布的最为全面、立体的指导性文件。不过专家也称,油气改革本质上是要放开石油天然气上、中、下游各领域的市场准入和价格,拆除各种向国企倾斜、管制民资的壁垒,允许更多资本进入石油天然气行业,但目前我国石油天然气领域基本被国企垄断,要让国企向民企分利,可能还需要经过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

(责编:沈光倩、杨虞波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