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市民众筹3300万 星湖重现碧如镜

七星岩里湖预计十一前完成水质修复

2018年04月28日08:35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市民众筹3300万 星湖重现碧如镜

  经过近半年的修复,七星岩里湖水已经变得十分清澈了。

  作业人员在湖中种水草。

  说起七星岩,相信许多人都不会陌生。今年五一,如果你来到这里,会有一个惊喜的发现,就是七星岩里湖里的水经过生态修复后,原本有些黄浊的湖水,变得清水微荡,碧波如镜,湖水的能见度达到1.5米,连水下的水草和石螺也能看得见,水中看不到一丝杂质。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雄伟高耸的石室岩倒影水中,湖中的五龙亭更显五彩瑰丽。

  对此,肇庆市民姚先生感慨地说:我40多年来一直在肇庆读书、工作,很少离开,对七星岩感情极深。记得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时候,七星岩的水就是湖光山色、波光粼粼这个样子,原来浑浊的湖水现在能恢复得这么好,置身于其中,仿佛穿越了。

  心系“母亲湖”修复 个人捐资3000多万

  近十多年来,肇庆七星岩的水质有所下降,不再那么清澈,令人遗憾。让七星岩里的湖水再变清,成为市民梦寐以求的愿望。

  借七星岩和鼎湖影区争创国家5A景区、创全国文明城市、迎接第十五届省运会举行的机遇,经市政府批准,肇庆的一些民间的热心人士开展了“鼎湖山天然氧吧我保育、七星岩湖光碧水我修复”的七星岩里湖地表水生态治理与生态修复工程慈善公益服务。

  去年春节期间,肇庆乡亲共认捐800多万元,支持这项工程。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事后的实际捐款仅到13万元。就在这时,这项活动的发起人之一、国家生态环境部“河长智库”专家、肇庆市生态保育慈善会首席科学家吕健博士,决定将这项工程所需余款3287万元,由自己的广东五色时空生态环境科技有限公司全部支撑起来。

  吕健是土生土长的肇庆人,也是七星岩水质修复工程的技术负责人,掌握目前国际上最先进的地表水污染生态工程技术,去年被评为2017CCTV中国十大创业榜样之一。他从小在肇庆长大,对被称为肇庆人“母亲湖”的七星岩有着深厚的感情。尽管公司资金不是很雄厚,但凭着这份热爱,吕健觉得这笔钱花得值。

  面对一些人的不解,他回答:“从事环境事业,就不能把钱看得太重。优美的生态环境,比金钱更重要。”

  三阶段修复水质 十一前全面完成

  吕健介绍,这次水质治理工程主要采用的是地表水污染生态工程技术, 主要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生态治理工程,分三个区域将湖水抽干,通过定制的微生物来降解湖底污染物和水体富营养物质浓度,种植沉水植物,先去黑除臭。

  第二阶段:生态修复工程,恢复以前的水位,水质的透明度要保持达到1.5米,整个湖底的水草健康生长,生成“水下森林”,覆盖率达到30%至40%。

  第三阶段:生态保育工程,形成“水下森林大氧吧”,水草健康生长的覆盖率要达到60%以上,水质的透明度会超过1.5米,水草会通过光合作用放出氧气,重新建立水体自我净化的功能系统,实现自净抗污、持久清澈。

  预计到五一期间,“水下森林”覆盖水底达到40%左右,达到地表水Ⅲ类标准;十一前,沉水植物健康生长覆盖率将达到60%以上。届时,湖水就会更加清澈,“水镜效果”更加明显。

  三九寒天种植水草 七星岩现一泓清水

  其他一些捐款人,为这项造福于民的公益事业,也力所能及地捐助,其拳拳赤子心令人钦佩。

  吕健举例说,被肇庆山水美景吸引,从北京来到肇庆成家的任杰先生,曾在中央电视台从事影视导演工作。他得知七星岩里湖生态工程,目标是把湖水修复至清澈见底、碧波荡漾,毫不犹豫地捐了50000元。

  自小到大生活和工作在端州区的退休干部邓铁英女士,期待再现七星岩一池碧水的美好生活环境,捐献了30000元。

  深圳某环保公司总经理王子植,从朋友圈得知这一消息,当即转账了3000元表示支持。

  二十年前见证了鼎湖山原始森林大氧吧诞生的肇庆人叶子青,为了再次见证七星岩“水下森林大氧吧”的诞生,欣然捐助了10000元。

  工程从今年元旦假期开始实施。吕健组织公司员工和聘请的工人,先把里湖的湖水排干,在里面像稻田插秧一样,把培育的水草三五株一组,用手种植到湖底的淤泥里,然后蓄水,让水草生长以净化水质,增加制氧功能。此后,再在湖水中放一定量的定制微生物组团。这些定制微生物在以后的成长过程中,专吃底泥中的黑淤泥、黑包膜等污染物,与水草一起净化水质。

  今年年初比较寒冷,在带水的淤泥中作业更是冰凉刺骨。但作业人员不畏严寒不叫苦,按期完成任务。经过近半年的努力,湖中的水草生长正常,水质治理成效凸显,因此现在里湖水已经十分清澈,达到预期效果。

  据景区管理人员介绍,由于定制的微生物和水草已经将水中的富营养物质清理掉,蚊子无法在水中繁殖,不少市民反映,他们感觉现在连景区的蚊子都少了很多,空气中的含氧量明显增加。

  “湖中这些水草的制氧量,同等条件下,比其他绿色植物要高出10%到20%,这是经过试验得出的结果。这个比例已经很高了。”吕健解释说。 (于敢勇)

(责编:施麟、贺迎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