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川河的水去哪儿了?

2018年11月20日08:53  来源:中国环境报
 

“一山分三带,景色各千秋。”位于四川绵阳市境内的千佛山自然保护区,是大熊猫、金丝猴等珍稀野生动植物的家园,2014年升级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近日,记者随同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走进千佛山自然保护区。

这个时节,保护区内青山叠翠,令人心旷神怡。如斯美景,该是“清泉石上流”“溪边照影行”的意境,然而随着督察组一行走向保护区深处,心情却愈发沉重。

作为凯江河支流和雎水河的上游,高川河此时干涸得像形容枯槁的老人,拖着干瘪的身躯无力蜿蜒。水,都去哪儿了?

据了解,由于地震开挖泄洪槽,河床曾一片狼藉。但自然灾害是客观事实,却不是主要原因。

小水电过密开发,河段断流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为解决能源短缺困境,长江上游修建了不少水电工程,尤其是四川境内水电开发强度大,沿途隔一段距离就能看见一座水电站。这些小水电把河流像香肠一样节节切断,影响着流域的生态系统。

去年,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察组反馈督察意见时指出,四川全省建成的4871个水电站多数采用引水式开发,由于下泄流量工程措施和监控措施不到位,生态流量下泄监管困难,部分河段出现河道减水或断流。在绵阳千佛山等3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水电开发项目就有6个。

根据《四川省自然保护区小水电问题整改工作方案》要求,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和缓冲区内小水电项目应关停关闭,2018年6月底前依法限期拆除相关设施设备,2019年12月底前完成小水电问题整改任务。截至今年2月,绵阳市保护区内小水电已被“封杀”,相关设施设备已拆除。

堆砂场侵占河道,河流改道

“为什么河道全是大石头,河流改道了?”行至高川河上游,河道旁是大片大片被倒腾的卵石。路中央,一棵大树孤零零地立在一片灰蒙之中,显得尤为萧瑟。“这棵树还不知道能坚挺到啥时候。”督察人员感慨地说。

几十米开外,几万方砂石堆在道路旁,采砂场的机组设备已经停止运行。

“这么大一堆砂石,从哪里来?”对督察组的发问,当地水利部门坦承,这里可利用的砂石很少,砂石场就把5·12地震中垮塌的页岩成分清出来。如此,就可以解释为何河道旁会被“蹂躏”得一片凌乱。

整改方案要求,绵阳市于2018年12月底前完成矿业权井硐封闭、设备拆除,2019年12月底前全面完成整改任务。据悉,今年8月,采砂场已经处于关停状态。当地水务局、公安局联合行动,从8月1日起,将用一年时间,在全市范围内对以非法釆砂为重点的乱釆、乱占、乱堆、乱建等河湖管理保护突出问题开展专项清理整治行动。

弃渣沿河堆积,河床千疮百孔

爬到高处往下看,弃渣沿河堆放,河床支离破碎,旁边的中铁十九局隧道作业还在进行中。

“总书记说清水绿岸、鱼翔浅底,这是什么?”面对满目疮痍的景象,督察组问道。

“这是做了环评的。”当地有关负责人不断重复道。

“那为什么没有按环评要求来做?做到位了没有?”

按照国家规定,企业应承担矿山环境治理恢复责任,对因勘查、开采活动中造成的矿区地面塌陷、滑坡、地形地貌景观破坏,以及地下含水层破坏、地表植被损毁进行治理修复,保证河道泄洪、两岸复绿。并且,这部分用于环境治理恢复的资金是计入生产成本的。

企业不履行相关责任,为什么还若无其事?

“说明这条河是你们的监管盲区,都没重视它。”督察人员说。

当地政府承认,监管确实没到位。

据了解,当天绵阳市安州区已迅速展开调查,并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制定整改方案。(记者颜彭莉)

(责编:初梓瑞、庄红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