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霾·京津冀在行动”主题系列报道

河北治霾核心思路:强化产业结构调整 优化能源结构改造

余燕明

2017年01月22日07:27  来源:人民网-环保频道
 

人民网石家庄1月22日电(余燕明) “雾霾让河北省领导班子非常头疼。为了治理雾霾,也付出了巨大代价。”河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田向利说,河北省对雾霾治理,核心思路是“科学治霾、协同治霾、铁腕治霾”。

田向利是在“治霾·京津冀在行动”主题活动启动仪式上作出了这一表述。她所说的“巨大代价”,其中包括财政投入。

为了减少居民燃煤排放,河北省在推进“电代煤”和“气代煤”,划定了保定、廊坊环京18个县为禁煤区,对105.4万户居民实施电代煤、气代煤改造,仅这一项工程,河北省一级政府财政投入多达300亿元,另外市、县两级财政投入预计也会达到70亿元。目前,河北全省完成了31.87万户电代煤、气代煤改造。

“河北省治霾,要比北京和天津的任务重得多。”河北省委常委、副省长袁桐利在启动仪式上讲话时说。

河北省的保定、廊坊与北京市相邻,重污染天气严重情况下也属于污染传输通道城市,因此在重污染天气应对上突出了与北京的应急联动,对水泥、铸造、钢铁等重点行业实施错峰生产,并且执行严于北京的标准和措施,努力削峰降值。

廊坊市的治霾举措也尤为严厉,廊坊市委、市纪委分别牵头驻县督导和督查问责,对防治不力的领导干部实行“一票否决”,今年河北省要求廊坊继续退出一家钢铁企业,到2020年,与张家口市一起,廊坊要实现“无钢市”。

由此,2016年廊坊市PM2.5平均浓度同比下降了22.4%,下降率在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里位列第一,退出了全国74个重点城市空气质量后10位。

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的调整,被认为是环境污染治理的治本之策,河北省优先选择了“减法”,并为此提出了“6643”工程,其内涵是2013-2017年五年时间,压减钢铁产能6000万吨、煤炭消费4000万吨、水泥产能6100万吨、平板玻璃产能3600万重量箱。

人民网记者从河北省官方获悉,去年,河北省调增了上述产能的压减任务,全年共压减炼钢产能1624万吨、炼铁1761万吨、煤炭1400万吨,分别完成了国家下达任务的198%、170%、107%。

2013-2016年,河北全省累计压减炼钢产能4438万吨、炼铁4376万吨、水泥6517万吨、平板玻璃5906万重量箱。河北的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已经超过了钢铁工业成为第一大支柱产业,战略新兴产业增速超过了传统产业,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了第二产业。

直接受到严格监督的是河北省工业企业。河北组织开展了钢铁、水泥、电力、玻璃四大行业大气污染治理,对563家“高架源”企业建立排放清单,对1058个监控点位实行在线监控,累计整治重污染企业10561家。

河北省也强化了执法监管,在全国率先组建了省市县三级共计600余人的环保警察队伍,在省法院、省检察院分别设立环保审判庭、生态环保监察处,并开展了一项“利剑斩污”专项行动,三年来累计查处环境违法企业13909家,抓捕犯罪嫌疑人3030人。

“去除钢铁、煤炭、水泥等落后产能,可以提升地区经济的发展效率。这些落后产能占据市场,依靠的不是技术领先,而是资源、环境的消耗,对一些优质产能企业竞争十分不公平。”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大气环境首席科学家柴发合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说,“对这些竞争性行业而言,污染排放被限制,这是普遍适用的,之前一些企业产品价格低,是将成本外部化,也就是牺牲了环境,现在要求企业清洁排放,实际上是成本内部化,节能减排,创新技术形成竞争力。”

河北省要求企业节能减排及对多个行业产能压减,整体提升了当地的空气质量。人民网记者从河北省环境应急与重污染天气预警中心获得的数据显示,2016年,河北全省空气质量达标天数平均为207天,占全年总天数的56.6%,较2015年增加了17天,较2013年增加了81天。2016年河北省平均重污染天数为33天,占全年总天数的9%,较2015年减少了3天,较2013年减少了47天。

2016年,河北全省PM2.5平均浓度为70ug/m?,较2015年下降了9.1%,较2013年下降了35.2%,超过国家确定的到2017年下降25%的目标。特别是去年极端不利气象条件下,全省PM2.5平均浓度同比下降了9.1%,完成了国家大气污染防治强化措施确定的目标任务。

环保部大气环境管理司巡视员于飞介绍,大气污染及雾霾治理,具有复杂性、长期性和艰巨性,尤其要意识到大气污染和雾霾问题是一个历史阶段性问题,并非哪个国家、哪个地区所特有的环境问题,一个地区的发展阶段,其产业结构、能源结构、人口密集程度、生活方式,以及自然气象条件等因素叠加形成了污染问题,西方等发达国家也都经历过这样的历史阶段。

“但凡从工业城市走过来的国家,都会经历环境污染问题的阵痛。京津冀等华北地区是中国工业最为集中的地区,国土面积占全国1/10左右,却消耗了全国1/3的煤炭,主要大气污染物排放量占到全国污染物排放总量的三分之一,单位国土面积的排放强度,是全国平均水平4倍之多,人口密集程度也很突出。”于飞补充说,这些高污染、高耗能产业大量聚集,燃油燃煤集中排放,导致这些地区大气污染物的排放量超过了环境总量,再加上冬季采暖排放和不利的气象条件,加剧了排放构成的环境压力,导致了重污染天气频发。长三角也有大气污染问题,但是同时叠加起来的因素没有京津冀地区这么突出,所以京津冀改善大气环境质量压力格外严峻。

她也强调,既然大气污染和雾霾是一定发展阶段的产物,那么调整产业结构、能源结构、人口密集和生活方式等,都会牵扯到很复杂的社会因素。

“所有人都要正视问题,正面应对,坚定解决大气污染和雾霾问题的信心。”于飞说。

(责编:朱江、杜燕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