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军 用心为野生动物疗伤(人民映像)

本报记者  杨文明

2017年03月17日11:0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看人民映像
  品百味人生

  一回到暂养区,猩猩“二毛”就紧紧拽住了王建军的衣服。

  记者第一次见这场景,吓得连连后退,王建军却乐呵呵地蹲下逗起了“二毛”,“小家伙想从我兜里找吃的!”

  云南素有“动物王国”之美誉,是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关键区域。王建军负责的云南省野生动物收容拯救中心,就是保护野生动物的重要机构。去年,他们救护了各类动物1256头(只),回归自然56头(只)。

  最好的保护不是救助,而是不打扰、不伤害它们

  王建军及其救护团队救助的野生动物,囊括了兽类、灵长类、食草类、猛禽等100多种。

  在实际操作中,救治动物并非易事。“野生动物终归还是有野性,特别是毒蛇和部分肉食动物,救治它们前首先要保护好我们自己的安全,才能帮助它们。”王建军说。

  大多数来到收容中心的动物都有一定的伤病,而要救治这些动物,往往需要王建军和他的团队自己摸索方法。王建军说,尽管市场上也有针对动物的医疗器械,可用起来并不顺手,“还是自己加工的好使,更适合动物的实际救助情况”。

  通过改善设备设施、提高动物福利待遇,救护团队改变着中心的野生动物,野生动物也在逐渐改变着他们。在收容拯救中心,长臂猿“贝贝”因脑溢血正在接受治疗,这样的病例在云南省野生动物园没有先例,救护团队只能边摸索边治疗,“好在情况有好转,看到‘贝贝’从进食困难到能自己吃东西,从不能走路到可以迈步,就觉得很欣慰。”王建军说。

  遗憾的是,并非所有动物都能恢复健康。由于气候条件、伤病、食物状况、运输设备、应激反应等原因,曾有一只蜂猴救助失败。医生在埋葬蜂猴时,大家定定地伫在那里,非常悲伤。“我们希望每个物种都能很好地活下去。其实,最好的保护不是救助,而是保持距离,不打扰、不伤害、只欣赏。只有尊重动物的生活习性,才能和动物建立互相信任的关系。”王建军说。

  放生是门技术活,处置不当是“杀生”

  王建军所在的收容中心接连接到大量外来物种的救助工作,有鳄龟、巴西龟等,但这些外来物种侵害性都很大,“放生是门技术活,处置不得当容易成‘杀生’。”

  王建军介绍,动物放归前都要经过专家论证,对物种在放归区域内是否有分布、是否有足够食物做科学评估。“特别是在整个生态系统中要有放生物种的天敌,不然可能会在放生后由于缺少天敌而不断繁殖,造成本土物种灭绝,破坏生态平衡。目前,公众对这方面的知识还比较缺乏,部分人的放生行为十分盲目,往往好心办坏事。之前就曾在滇池中发现了巴西龟、鳄龟等物种,这些动物在滇池内缺少天敌,成为滇池生态的破坏者。”

  此外,王建军和他的团队还在尝试对动物进行驯养繁殖,以便更好研究动物习性,保存动物物种。“今年初,成功孵化出了小眼镜王蛇,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黑熊、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绿孔雀也实现了人工繁殖的突破,未来有望通过人工驯养提高珍稀濒危保护动物数量,再通过野化训练让更多动物回归自然。”


  《 人民日报 》( 2017年03月17日 15 版)
(责编:李楠桦、杜燕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