梯田如画人如诗(TA说民族)

(哈尼族)哥  布

2017年05月17日08:4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我的家乡在云南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元阳县。寨子叫热水塘,位于西观音山下海拔约1500米的山坡上,因有一个温泉得名。

  站在我家屋顶上,睁开眼睛,梯田势不可挡地涌进你的心里。当然,这是一个艰辛的故事、一首久远的歌。多年以前,哈尼人从西北高原迁徙而来,在哀牢山定居并创造了辉煌的梯田农耕文明。自此,以梯田为核心的生活方式使哈尼人安泰而自信,劳动、歌唱、祭祀、舞蹈、诵经、婚恋、葬礼……生活丰富而有序,日子平淡而安然。

  站在我家的屋顶上,四季梯田滚滚而来。冬春素雅、清亮,像个赋闲的绅士;夏秋则浓墨重彩,是少女的情怀。那画中远远的人,是谁的题字?饱含诗的韵律与意境!

  劳动是这个民族最大的信仰。我曾在我的长诗《神圣的村庄》中描述了梯田耕作的情景:

  我要在这里每天劳作/让生活永远充满希望/把水草拔除/让鱼儿成长/冬天铲埂子  冬天搭埂子/春天犁田  然后耙得光光亮亮/春天还要背秧苗/一路把山歌吟唱/……

  八月谷子黄/八月收谷忙/男子背着谷船侧身走过道路/女子背着谷拦走在田埂上/女子割谷不怕腰酸/一割一大把  割得心花怒放/男子打谷不怕臂疼/一打一大把  蜜蜂飞舞一样/女子背谷不怕头痛/一背五斗之上/男子背谷不怕肩疼/一背一石之上

  劳动是人类的美德,每一个人都在劳动中获得成就感。哈尼人也一样,他们甚至在劳动中获得快乐。在我的家乡,每年春天栽秧的时候,人们都会在梯田上唱歌跳舞,在田间打泥巴架,梯田上总是充满欢笑声。这是一种习俗,更是哈尼人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

  说到歌舞,我还是要说我家乡热水塘。那里不仅有进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的“哈尼族多声部民歌”,还有世代相传的哈尼族传统舞蹈。家乡的人们从小耳濡目染,大都能唱能跳。

  为高龄的死者献歌献舞是哈尼族葬礼的一大特色。2013年4月,我86岁的伯父去世。亲人的歌哭、舞者的伴歌、祭祀的锣鼓、狂欢的嚎叫都给葬礼奉献着音乐,而每一个前来奠祭的亲友团都要带一个哈尼族传统舞蹈队。他们轮流在家门前、屋顶、死者的周围舞蹈,使葬礼充满艺术氛围。葬礼前夕,守灵的人夜夜在灵柩旁且歌且舞,直到筋疲力尽,吃点夜宵便席地而卧。哈尼的歌舞让死亡变得寻常而美丽,让人生变得坚强而诗意、温暖。

  站在我家的屋顶上,放眼便是梯田。这些梯田在2013年6月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开垦梯田的成功使哈尼人建立了自己完整的文化系统,这个系统因为与大自然紧密联系而显得如此美妙、如此纯洁,可谓梯田如画人如诗。

  (作者系云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责编:李楠桦、杜燕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