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渭北“旱腰带”矿山修复缓慢

2018年11月22日08:30  来源:中国环境报
 
原标题:陕西渭北“旱腰带”矿山修复缓慢

渭北“旱腰带”位于黄土高原与关中平原的过渡地带,地跨陕西5个地市23个县区,东西长近400公里,是陕西省水泥、石灰、石料的主要来源地。

2017年,中央环保督察组向陕西省反馈督察情况时指出,“旱腰带”非法开山采矿采石行为频发,生态破坏严重。对此,陕西省整改方案要求,严厉打击非法开采行为,逐步治理恢复被破坏区域生态环境,区域矿山环境明显改善。

近日,中央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对陕西省“回头看”督察发现,渭北“旱腰带”生态修复治理任务依然艰巨。

记者跟随督察组现场检查也发现,宝鸡市凤翔县在采矿点平地生态修复上有一定进展,部分采矿场的石料加工场地进行了土地复垦,但对采石场地等立面生态恢复工作进度缓慢。

“我们现在真正意识到生态修复的重要性了,思想认识彻底变了”

一直以来,因矿权市场准入条件偏低,“小散乱”局面普遍存在,矿山开采“边开采边治理”很难达到。2015年陕西省政府专门印发《关于深入开展开山采石专项整治切实加强采石场管理的通知》,才规定“新建采石矿山生产规模不得低于10万吨/年,年产10万吨以下采石场要逐步关停”。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不少问题。采石点数量增加,采石总面积扩大,“旱腰带”区域仅韩城、蒲城、耀州、泾阳、凤翔等5县(区)就有采石地块260多处,较2013年新增13处,采石总面积2700多公顷,较2013年扩大14.4%。

同时,一些县级政府整治工作不力,如淳化县圆通、薄达等7家采石企业在整治期间违法开采。还有一些政府纵容支持违法采石行为,如泾阳县政府及有关部门违规向采石企业供应建设用电及炸药,该县四星友谊、汇通等14家采石企业在未取得采矿证情况下,持续违法建设和生产。

“我们现在真正意识到生态修复的重要性了,思想认识彻底变了。”记者跟随下沉督察期间,多位企业负责人及当地政府同志有此感慨。

非法盗采难禁止,生态修复代价大

现场检查时,凤翔县委书记、县长刘关良介绍,该县分几步开展了采石专项整治工作。2017年8月底以前,对不合规采石、粉石企业断电、封碴、停止炸药供给,注销、吊销各项许可证。2018年5月底以前,拆除各粉石企业用电线路,封闭采石矿点,封堵矿区出入道路;2018年5月31日至6月30日,20多个部门联合执法,拆除矿区粉石生产线,清理现场石渣石料等。

但因背后高额利润驱使,非法盗采加工很难禁止。当地同志对记者说:“我们曾用机械挖出深沟切断采石场外运通道,但一夜之间深沟又被回填。我们阻断采石企业炸药的供货源头,但一些企业采用破碎锤等方式继续偷采,暴力抗法的情况也有。”

非法盗采屡禁不止的同时,矿山生态修复,尤其是露天开采高陡岩面的复绿,也面临着非常大的难度,客土喷播等技术适用性受限且成本高,复绿效果较差。

而根据陕西省督察整改方案,“旱腰带”生态恢复治理要“分清责任,按照‘谁破坏、谁治理’原则,加大矿山环境恢复治理力度。对责任主体灭失的,由当地政府统一编制矿山环境治理专项规划,创新治理机制,筹集资金,开展治理工作”。

泾阳县副县长曾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该县采石企业鼎盛时期每年为地方财政贡献总额约500万元左右,开采10年也就5000万元左右。而“旱腰带”在泾阳全县延绵34公里左右,要将所有废弃矿山和无主矿山全部恢复治理,所需资金约20亿元。

当地同志也向记者透露,多年来,凤翔县采石采矿企业贡献的税收额约2亿元左右,而如今要进行生态修复,需要付出的代价却远远不止2亿元。(记者胡秀芳)

(责编:施麟、贺迎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