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创新是稳定、高效、持续治沙的根本

2018年08月09日22:06  来源:科技日报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

  ——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本报记者 马爱平

  “库布其沙漠治理是我国荒漠化防治的成功实践,也是我国荒漠化防治的缩影,是可复制、可推广的典型和样板。”国家林草局治沙办总工程师屠志方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库布其沙漠,是我国第七大沙漠。30年间,1/3的沙漠得到治理,从“沙逼人退”到“绿进沙退”,创造了大漠变绿洲的奇迹。

  为什么会成功?“原因很特别,主要是民营企业牵头,依靠产业,带动当地农牧民积极参与,为我国防治荒漠化探索出一条新途径。”中国林业科学院防沙治沙首席专家杨文斌对科技日报记者说。

  “在库布其,当地企业和老百姓参与荒漠化治理的积极性都很高,坚持走生态治理产业化,产业发展生态化的路子,通过‘公司+基地+农户’模式,实现了国家要生态、企业要利润、农民要票子的‘三赢’局面。”屠志方认为。

  尊重自然、天人合一

  必须用最少的水治理沙漠

  “对沙漠从‘癌症’到‘资源’的认识转变是科技探索的结果。”杨文斌说。

  我国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造林固沙,但在沙漠鲜少看到50年生的大树。

  “我们出现过多次的中幼龄固沙林衰败死亡,损失非常惨重。50多年来,科技人员不断探索、创新,使得‘尊重自然、天人合一’成为当前防沙治沙的主导思路。”杨文斌说,目前,在防沙治沙方面,我国能够做到适地适树,和合理的乔、灌、草复合格局,确保了治沙的稳定持续,避免了人工中幼龄林的衰败死亡,“大树”的固沙林指日可待。

  治沙中如何用水也是一个突出问题。沙是宝贵资源,水是干旱、半干旱区的命脉,由于缺水,才形成了沙漠。

  “科学治沙要把生态用水放在第一位,必须用最少的水治理沙漠;用水附加值高的产业,发展沙区经济,如沙区的每1吨水能创造价值100元(保护地产业)、200元(有机奶产业)、500元(微藻类产业)等,就是值得开发的。”杨文斌说。

  同样,在屠志方看来,科学防治沙漠,保护是放在第一位的。“沙区生态资源属于稀缺资源,来之不易、十分珍贵。要坚决杜绝边治理边破坏,特别要保护好荒漠天然植被。”他说。

  “其次要坚持尊重自然,自然修复和人工修复相结合。人工治理要推广应用乡土树草种,推广应用抗逆性强、低耗水的灌草种;坚持宜乔则乔、宜灌则灌、宜草则草、宜荒则荒,对于人力不能及的大沙漠腹地,我们决不要去治理它。”屠志方说。

  屠志方特别强调,沙区自然条件恶劣,生态十分脆弱,开发建设活动要适度,决不能超过沙区的生态承载能力。

  技术创新发挥支撑作用

  为防治荒漠化探索出一条新途径

  更值得关注的是,从沙漠是地球的“癌症”转变为沙漠是地球上稳定的自然资源的思路,促成了库布其国家沙漠公园和响沙度假岛等的建设、发展。

  “各级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强化政策扶持,科学编制规划,重视科技创新,坚持绿富同兴。”屠志方认为,这是库布其治沙成功的重要原因。

  在政府重视、政策扶持方面,鄂尔多斯将防沙治沙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中,一张蓝图绘到底,一任接着一任干;政府出台了一系列诸如“谁造谁有,合造共有,允许继承,长期不变”等政策机制,调动了社会各界参与的积极性,使各种社会资源向沙区汇聚。

  坚持科学防治、重视科技创新,在库布其治沙中举足轻重。

  上世纪50年代,我国就在库布其沙漠建立了治沙站,如展旦召治沙站。

  杨文斌说,长期的研究与积累形成的技术与思路,支撑了库布其沙漠的治理,如,无刺大果沙棘优良品种的培育成果,以及甘草平移种植技术等,都取得生态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双丰收。

  多年前的“前挡后拉”“锁边固沙”以及近年来的“低覆盖度治沙”确保了库布其沙漠治理成果的稳定和可持续发展。

  在造林技术方面,库布其机械化造林技术、飞播造林技术等的发展,显著的提高了造林成活率,降低了成本。

  “大胆探索沙漠资源的开发利用技术,如沙漠光伏电、沙漠工业园区等,进一步支撑了民营企业牵头治理库布其沙漠的进展和步伐。”杨文斌说。

  库布其治沙已初见成效,但生态修复是漫长的过程,有可能会反复。

  杨文斌建议,尽快按新修订的《国家造林技术规程》,开展新的固沙造林,改造现有的低质固沙林;持续跟踪观察治理区的生态变化,及时发现不稳定现象并调整或修复;进一步开发或者推广水附加值高的治沙技术与沙产业,提升治理的生态效益与经济效益。

(责编:初梓瑞、贺迎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