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环保督查“回头看”:广西对固体废物非法入境打击不力

2018年10月20日18:27  来源:人民网-环保频道
 

人民网北京10月20日电(记者 余璐)据生态环境部消息,2018年6月7日至7月7日,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对广西壮族自治区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整改情况开展“回头看”,针对固体废物环境问题统筹安排专项督察,并形成督察意见。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督察组于2018年10月20日向自治区党委、政府进行反馈。督察组认为,自治区仍然存在政治站位不高、推动落实不到位、对固体废物非法入境打击不力等问题。

中央第五环保督察组督察人员对贵港桂平市小高炉、小冶炼问题开展现场督察。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

督察指出,截至2018年8月31日,督察组交办的4621件生态环境问题已基本办结。责令整改3099家;立案处罚101家,罚款1258万元;立案侦查46件,拘留39人;约谈552人,问责345人。广西壮族自治区边督边改,立行立改,推动解决一大批群众身边的生态环境问题。但仍然存在政治站位不高、推动落实不力、工作拖拉散漫等问题,一些地方和部门甚至敷衍整改、表面整改、假装整改。在固体废物非法入境问题上,自治区打击不力,且工业废渣违规堆放、生活污泥违规处置问题十分突出。

一是一些部门和地方政治站位不高,推动整改态度不够坚决。一些地方和部门没有真正把督察整改作为党中央交办的一项重要政治任务来抓。2017年,自治区PM10和PM2.5年均浓度均较2016年不降反升,未完成整改目标任务;全区河流断面中Ⅰ—Ⅲ类水质比例较上年下降4.1%,督察指出的南流江、下雷河、钦江等河流污染问题不但没有解决,有的还污染加剧。对此,一些领导同志不但没有正视问题,反而反复强调工作成效。正是思想认识不到位,导致整改态度不积极。玉林市对督察整改态度消极,市委常委会2017年工作要点明确的主要事项均未涉及生态环境保护,督察整改更是只字未提。2017年,玉林市大气环境质量下降,PM2.5年均浓度全区涨幅最大,针对这一情况,不是在整改上想办法,而是违规使用自动喷淋系统干扰空气质量国控监测站点正常监测,性质恶劣。

自治区督察整改工作领导小组针对地市上报的整改销号问题,从未组织集体研究,仅形式审查后即予通过,导致压力无法传导,甚至助长了地市侥幸心理,以致一些公开的整改落实情况严重失实。2017年上半年,自治区组织5个工作组开展整改情况督导,有的组长未按要求下沉地市,有的组长甚至从未去过现场,督导工作流于形式。2017年玉林市南流江水质恶化严重,不但未给予处罚,反而在任务考核时得了较高分数。

二是敷衍整改、进度滞后问题多见。北部湾区域陆源污染整治工作不力,近岸海域局部水质下降趋势未得到有效遏制。督察发现,沿海三市工业园区集中式污水处理设施建设进展滞后,反馈意见指出的“大量工业废水冲击城市生活污水处理厂或直接超标排放”问题依然突出。截至2018年6月底,沿海三市22个工业园区中6个尚未完全实现污水集中处置,13个依托或计划依托生活污水处理厂处理工业废水,但运行不正常或出水超标问题时有发生。北海市4个园区每天约5万吨工业废水依托红坎生活污水处理厂处理,导致该厂进水总磷浓度远超设计标准,出水总磷浓度长期不能稳定达标。2017年12月以来,钦州港经济开发区胜科污水处理厂出水水质多次超标,化学需氧量浓度最高达159毫克/升。

南宁市黑臭水体通过临时性应急整治措施应付考核,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上报完成整治的直排口三分之二采用半截污方式,污水溢流严重;应急使用的一体化污水处理设施,在2017年通过考核后就疏于管理,督察组随机抽查3处运行均不正常,有的出水化学需氧量浓度甚至高达280毫克/升、氨氮浓度高达33.4毫克/升。2017年贵港、梧州、贺州等市未完成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考核任务,并被自治区两度约谈,但三市仍未采取有力措施推进整改。2018年上半年,三市PM2.5、PM10平均浓度不降反升。

三是有的地方和部门表面整改问题较为突出。自治区林业厅和有关地市在推进整改时,试图通过自然保护区确界进一步压缩生态空间,以使违规问题合法化。林业厅初审通过的7个自治区级自然保护区确界方案,拟将保护区面积平均减少46%,个别保护区甚至减少87%。林业厅还支持相关地市将43处采矿区、探矿区和风电开发等项目以“开天窗”等方式调出自然保护区,一旦通过,必将造成有关自然保护区支离破碎。另外,玉林市对南流江水环境治理重视不够,工作滞后,2017年,南流江水质大幅度下降,干流5个省控以上监测断面全部超标,国考横塘断面水质下降为Ⅴ类,2018年1—5月又进一步恶化为劣Ⅴ类。

针对合浦儒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违法养殖问题,北海市未按整改方案要求对保护区内的全部养殖企业进行清理整治,而仅清理反馈意见指出的具体养殖场,对同一区域内其他4家单位非法养殖问题不闻不问,导致92公顷保护区被长期侵占。2016年12月及2017年5月,合浦儒艮保护区管理站两次向北海市及合浦县行文要求清理,均未得到回应,直至“回头看”进驻时才开始清理工作。

四是一些地方和部门存在虚假整改问题。整改方案要求,2017年4月底前,清理不符合国家环境保护要求的“土政策”,但桂林市灌阳县置若罔闻,2017年以来仍4次召开政府专题会议,研究对高耗能高污染铁合金企业电费扶持事宜。2017年至今,共对8家铁合金冶炼企业补贴2928.4万元。自治区发展改革委、工信委及钦州市无视国家要求,将钦州市23个使用13—50立方米小高炉、工艺极为简陋、污染十分突出的冶炼项目认定为合法,并公示完成整改销号。

北海诚德镍业有限公司被群众反复举报,111万吨矿热炉渣和强碱性精炼炉渣违规堆填侵占铁山港码头;广西瑞德环保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综合利用北海诚德镍业有限公司废渣为名,行违规倾倒堆填之实,周边环境不堪入目,附近坑塘水质呈强碱性,严重威胁北部湾近岸海域环境安全。对此,北海市环境保护局从2013年至今累计下达整改通知和行政处罚文件20余份,并报告北海市委、市政府,但北海市委、市政府不仅未督促整改,还给予诚德集团下属公司产业扶持资金2968万元。2013年以来,梧州市针对饮用水水源保护区环境整治工作,年年开会研究,年年制订方案,但年年不予落实。2016年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指出问题后,梧州市仅针对督察指出的9个排污口制订整改方案,对其他问题视而不见,并在9个排污口没有整改到位的情况下,公示销号,敷衍了事。督察组现场发现一级保护区设有排污口并正在排放废水,对此当地不但不整改,而且采用茅草遮掩排污口,并将废水通过暗管另地直排水源一级保护区,性质十分恶劣。

(责编:余璐、贺迎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