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登泰山

黄辉全

2019年12月19日08:1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岱宗夫如何?”千年前杜甫曾提出这样的疑问,他给我们的答案是“造化钟神秀”。清代文人姚鼐也曾写过《登泰山记》。因这些名篇的缘故,我对气势磅礴的“五岳之尊”有一种敬畏感,到泰山一游也成为心中的一种期盼。

  深秋初冬是泰山色彩最丰富的季节,也是泰山最美的时候。车在山间蜿蜒而行,扑面而来的是略带凉意的秋风和五彩斑斓的秋色。一树树柿子红红的,分外耀眼;一片片枫叶也毫不示弱,仿佛欲与那柿子树一比高低。随处可见的红色、黄色让人目不暇接,与雄伟的泰山相互掩映,如入画中。

  桃花源是通往泰山的主干道之一。趁导游购买门票之际,同行的几位女士掬一捧金黄的落叶撒向空中,瞬间飘过指间、发间,咔咔的快门声响起,把青春靓丽的倩影定格成永恒。

  进山需换乘景区公交车至桃花峪索道,再转乘缆车至岱顶北天街。自古以来,泰山石以其多变的纹理和独特的风化外形而著称。车辆循山路上行,沿途可见泰山脚下的山谷布满灵石。这里的山石裸露,完全没有了水的踪迹,一派久旱的景象。但与此相异的则是路旁和山坡上林立的柏树,它们翠绿的颜色给人一种朝气蓬勃的感觉。

  从桃花峪索道口乘缆车往上,苍松翠柏,奇峰怪石,从我们脚下掠过。下索道后已到半山腰。遥望那高耸的山峰,听着同伴们指点群峰,心里面除了仰慕,更多还是欣喜与激动。

  漫步天街,我们向“泰山极顶”进发。从天街牌坊到碧霞宫这一段路还算宽阔平坦,向远处眺望,泰山的千岩万壑尽在眼中,往下看去,南天门城楼那长长的台阶令人生畏。

  大凡名山之上都有山神,泰山也不例外。他的山神是俗称“泰山娘娘”的碧霞元君。从天街向东走,老远就能看到碧霞祠和高耸的西神门。在通往玉皇顶的路旁,人群突然停滞不前,原来,“五岳独尊”的题刻就在眼前。石碑镌刻于清光绪年间,字迹苍劲有力,与泰山的厚重极为相称。游客们争相拍照留念,以证明自己登上泰山。

  顺着路标指引,上拐便到了玉皇顶。玉皇顶是唐宋时期皇帝封禅的遗址、泰山主峰之巅,因峰顶有玉皇殿而得名,有“天下第一山峰”之美誉。玉皇庙将峰顶围在院中,内有一极顶石,书朱红“泰山极顶”四字和“海拔1545米”标记,那是泰山最高点。石栏杆四周挂满了数以万计的铜锁。虽听过“登泰山,保平安”的说法,但当我第一次登上泰山时,无不被这朴实的民间信仰所震撼。院中的“古登封台”碑刻,是历代帝王登封泰山时的设坛祭天之处。庙门前矗立着一座石碑,碑顶上有石覆盖,形制古朴浑厚,碑上却无一字,因而被称为“泰山无字碑”。

  山高人为峰。站在玉皇顶极目四望,巍巍泰山,雄峙东方。夕阳之下,远处的景色渐渐地变得朦胧、轻柔。庙里传来阵阵钟声,我感受着暮色晚钟的意境,细细体会着诗圣千百年前写下“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时的心境。 

(责编:孟哲、杜燕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