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江流过绿色秦岭

李青松

2020年05月02日09:2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汉江是长江最大的支流。

  陕西安康市北依秦岭,南靠巴山,汉水横贯东西。安康原本是汉江流域的一个县,历史悠久,有“秦首楚尾”之称。后来,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人口增多,安康升级,设地级市,安康的名字就让位给市里了,自己取名汉滨区。汉滨汉滨,汉江之滨。前些年,自打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在此穿越,汉滨区的生态地位更显重要了。

  春末的一天,我们来到汉滨区。刚一见面,林业局长杨佑金就拉着我的手说:“国家的退耕还林政策,给汉滨发展带来了机遇。这个政策太好了。”

  我上下打量着他。只见他脸上皱纹疏密无序,布满沧桑。眼睛不大,但很有神。看得出,这是一位很务实也很有干劲儿的林业局长。他说,“生态为本,必须民为上。把绿水青山转化成金山银山,需要退耕还林助推扶贫攻坚。而只有生态建设与产业建设结合,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共生共赢,退耕还林才能退得下,还得上,能致富。”

  我说:“嗯,是这么个道理。”

  他说:“过去,农民粮食不够吃,就上山砍树开荒种玉米、种小麦、种豆子。一遇暴雨,泥沙俱下,滚坡水搞得汉江浑浊不堪。由于都是陡坡地,秋天呢,粮食也收不了几捧。”

  “是呀,本来陡坡地就不该种农作物嘛,那是长树的地方。”

  早先的早先,汉江之滨到处森林茂密。明初,垦殖业大兴,自然植被逐渐减少。清朝顺治年间,大量流民涌入秦巴山区汉江流域,伐木、开荒、种田。据县志记载:“深山蛮岭,到处是人,寸土皆耕,尺水可灌”“低山尽村庄,沟岔无余土”“遍山满岭皆苞谷”。民国初期,这里的森林林相虽然已经残破不堪,但伐木业仍未歇手,毁林开荒仍在加剧。

  毁林开荒导致暴雨迭降,山洪陡发,大小河渠泛滥,人畜庐舍、器皿资粮及棉植秋苗,被水冲害者比比皆是。

  实施退耕还林后,森林的主体功能发生了变化。林木一律禁伐,涵养水源,确保汉江水质清洁干净,也确保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生态安全,成为了首要任务。

  近年,汉滨区关闭了山里上百个矿场,清理了上千个有污染的项目,养殖业也受到了最严格的限制。经过充分讨论,汉滨区上上下下认为,只有走生态经济的路子,才是唯一的出路。

  汉滨区总人口102万,农业人口79万,贫困人口10万。深度贫困户占安康全市的1/3。无疑,汉滨区面临着繁重的脱贫攻坚任务。所以,发展经济才是硬道理呀。然而,生态保护和生态建设是更硬的道理。因为,从根本上来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我们未及放下行囊,杨佑金就带我上山去看退耕还林了。在双龙镇谢坪村,先看了一块茶园。茶园里有几个身影正在劳作。杨佑金介绍说:“这是退耕户谢贤丙家的茶园。他种的茶是富硒茶。”他向一个挥着镰刀割杂草的人招招手,喊道:“贤丙,过来一下。”

  谢贤丙直起腰,把手里的镰插在后腰带里,拉了拉衣角,然后,健步来到我们跟前,郑重地敬了个军礼。

  我问:“你当过兵?”

  “是的,前些年听说家乡正在搞退耕还林,就退伍回来了。”

  “你搞了多少亩退耕还林呢?”

  “一千亩。除了自己家的耕地之外,还承包了村民流转的土地几百亩,种茶、种魔芋、种核桃。”

  “种茶的效益怎么样?”

  “效益非常好。”

  “一亩地能收入多少?”

  “10斤鲜茶炒1斤,1斤价格在150到200元,1亩地能收入1万元。”

  “收益不错。自己家人能搞得过来吗?”

  “搞不过来。活儿太多,要雇工。我雇的都是贫困户,他们在我茶园打工可以挣工资。”

  “全村有多少贫困户?”

  “62户115人,大多数都在我的茶园里打工。”

  “工资是什么标准?”

  “男工一般一天100元,女工一天80元。中午还管一顿饭。至于女工嘛!如果孩子还在哺乳期,可以回家奶孩子。”

  “很人性化啊!”在场的人都笑了。

  杨佑金说:“这家伙是个鬼头精啊!他要把茶园打造成旅游景区呢!”

  我没有言语,环顾四周的茶垄,都在六七十度的陡坡上,一环一环绕山而转。碧绿的茶,青翠欲滴。啾啾啾,茶园深处,有起起伏伏的鸟鸣,时远时近地传来。

  鸟鸣,挂着露珠的鸟鸣,是那么清朗,没有一丝皱纹。

  离开谢坪村,我们又来到洪山镇手掌河村的一片油茶林。油茶树后闪出一个人。他叫周在军,是手掌河村村主任。手掌河是2013年退耕还林的,村上抓住了机遇,一下就搞了几千亩。种的都是油茶。

  “当初,为啥种油茶呢?”

  “我们这里是汉江水源林涵养区,树种要考虑生态效益,也要考虑经济效益。退耕还林到底种什么树呢?村委会召集村民开了好几天会,也没讨论出结果。”话匣子一打开,周在军就滔滔不绝了。他说,“后来,我想起了后山上那些老油茶树,是民国时代种的,至今还在结果子。茶油有利于健康,是原生态的木本食用油。我就提出,种油茶。村民们齐声说好,于是我们就种了油茶。现在开始进入盛果期了。”

  “听说你们村成立了油茶合作社?”

  “是的,开始时油茶合作社只有20户贫困户参加,现在吸纳了110户,别的村的贫困户也要参加进来。搞得别的村的村长对我有意见。这事能怪我吗?”

  “油茶合作社是一种什么合作形式呢?”

  “贫困户以地入股,退耕还林的政策补助归贫困户,种油茶收益的三成分配给贫困户。此外,贫困户参与管理和劳务,每天发一定的工资。”

  “你觉得退耕还林政策怎么样?”

  “政策好啊!过去我们村相当贫困。村民靠老母鸡下蛋,到集市上去卖,换几个买油盐酱醋的钱。孩子上学交学费,也是盯着老母鸡的屁股。刚下出的蛋还是热乎的呢,就拿走了。退耕还林不但给资金补助,连后续产业也为我们考虑了,多好的政策呀!”

  以汉滨区为代表的秦巴山区及汉江流域的生态状况,正在静悄悄地发生着变化,一些消失多年的野生动物又重现了身影。比如朱鹮,比如金毛扭角羚,比如林麝。过去,汉滨区野外只有6只朱鹮,现在已增加到145只了。

  朱鹮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保护价值堪比大熊猫。

  早晨,当我们就要离开汉滨区,跟杨佑金告别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他接到管护员的电话报告,在汉江岸边的一处湿地,又发现了16只朱鹮,群聚在一起,悠然觅食。

  “嘘——,别出声。”杨佑金捂住手机叮嘱对方。

  置身自然,人的一切都应该是干净的,无论是面孔、眼睛、衣裳,还是心灵和思想。

  是的,生态需要空间的分布,也需要时间的积累。在我们的想象之外,大自然会创造出令人惊喜的传奇。想起几句诗:

  江上的云很美

  江上的鸟很美

  江上的风很美

  可是,最美的还是江里的水

(责编:李昉、刘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