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2022年全國將建成10億畝高標准農田,穩定保障1萬億斤以上的糧食產能

護好“飯碗田” 穩住“糧袋子”(秋糧探行·追蹤高質量)

本報記者  常  欽  李家鼎  王  沛

2020年07月31日08:5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高標准農田抗風險,地力提升1—2個等級

  “旱能澆、澇能排,再也不用靠天吃飯了”

  “突突突……”拖拉機在稻田裡來回行駛,江西新干縣大洋洲鎮新市村田間一片忙碌。低窪地段的農田裡,村民正用水泵排水﹔被沖掉庄稼的農田裡,村民忙著進行補種。

  新市村種糧大戶李炳如左手托著秧盤,右手熟練地撥弄著秧苗,一束束秧苗劃著弧線從手中飛出,穩穩當當地“站”在田裡,“早上5點就起來補插晚稻了,要把洪災損失補回來!”

  這些天,江西受洪澇災害影響的農田逐步退水,達到耕種要求,農業部門緊急調撥種子,組織農民災后恢復生產,搶抓晴好天氣栽插晚稻,截至7月23日全省已栽插1393.5萬畝。

  今年6月以來,降雨頻繁,李炳如承包的160多畝稻田,受災面積達到105畝。“多虧有了高標准農田,排水及時,否則就要絕收了。”說起剛退去的洪水,李炳如心有余悸。

  高標准農田“高”在哪?李炳如說,經過水土田林路綜合治理,田裡溝渠四通八達,排水能力大大增強。“這次洪澇來得快,走得也快,不到一天水全排干了。如今旱能澆、澇能排,大田有了抗風險能力,咱再也不用靠天吃飯了!”

  “大水無大災,靠的就是基礎設施。”新市村黨支部書記李園如說,這次全村有1000畝農田受災,但高產改造后的農田,排水及時。縣裡啟用農田維護專項資金,被沖損的田埂、田塊快速修復,政府還免費提供秧苗、化肥,目前受災農田已基本補種完畢,秧苗長勢不錯。望著身后逐漸泛青的晚稻禾苗,李炳如堅定地說:“接下來,一定要加把勁,爭取秋糧有個好收成!”

  “高標准農田建設,既能提高糧食產能,又能提升抗災能力,這次洪澇災害,不少南方地區的高標准農田經受住了考驗。”農業農村部農田建設管理司副司長陳章全介紹,高標准農田項目區耕地質量一般能提升1—2個等級,糧食產能提高10%—20%,畝均糧食產量提高約100公斤。在嚴重氣象災害年份,糧食產能穩定性明顯高於非項目區。

  “穩住了高標准農田,就能穩住國家糧食產能的大頭。”陳章全說,高標准農田能實現旱澇保收、高產穩產。為提升糧食綜合生產能力,國家持續建設高標准農田,到今年底全國可建成8億畝高標准農田,到2022年將建成10億畝,可以穩定保障糧食產能在1萬億斤以上,約佔我國糧食總產量的80%。

  全面提升耕地質量,夯實糧食安全根基

  “給土地‘減肥’提質,好地才有好收成”

  走進山東萊西市姜山鎮怡禾家庭農場,滿地是碎碎的小麥秸稈,雙腳像踩在地毯上,新播的玉米使勁往上躥,隨手抓起一把土,黑色疏鬆。“這土都能養花了,前不久播玉米時,蚯蚓隨處可見,真肥啊!” 農場主王志濤給出了令人信服的“証據”:今年夏收,小麥平均畝產530多公斤,其中10畝高產示范田更是創下市裡的單產紀錄——806.2公斤!

  王志濤介紹,他的家庭農場養了380頭奶牛,種了1500畝地,年產小麥120多萬斤、玉米130多萬斤。“租地種糧,真是誤打誤撞!”王志濤說,300多頭奶牛飼料量驚人,全株玉米需要將近1000畝,跟一家一戶村民購買,經常湊不齊,為解決飼料難題,他決定流轉土地種玉米。

  沒想到,剛上手就遇到了難題。“不少流轉的土地土壤板結、土質差,好不容易種上了玉米,又趕上了秋澇,排水不暢,水積到小腿深。”王志濤說。

  好地才有好收成。王志濤向農業部門求助,萊西市農機局技術人員幫他制定了土壤改良方案:農機深鬆整地25厘米以上,打破犁底層,疏鬆土壤,蓄水保墒,還有利於農作物根系下扎,把牛糞做成有機肥,每年拉1000多噸用來肥田。

  幾年下來,王志濤緊鎖的眉頭舒展了:給土地“減肥”提質,每畝少施化肥20多公斤,有機質達到3%以上﹔土壤由板結狀變成團粒結構,作物出苗更整齊了﹔糧食產量翻著花兒往上增,小麥畝產從2010年的150—200公斤,提高到現在的530多公斤。

  “耕地質量事關糧食產能。”陳章全說,人多地少的國情使我國的耕地長期高強度、超負荷利用,必須加強耕地土壤改良、地力培肥和治理修復,全面提升耕地質量。

  “糧食安全的根基是‘能力安全’,藏糧於地,提升地力,才能保障任何時候都產得出、供得上。”陳章全說,全國開展耕地質量保護與提升行動,2015年至今,累計投入約300億元,實施面積超過3億畝次,全國耕地質量穩中有升。

  吃得飽還要吃得好,綠色田野種出放心糧

  “既要算經濟賬,也要算生態賬、長久賬”

  吉林省榆樹市桂家村增益農機合作社的田裡,玉米明顯比周圍的高出一大截。有啥秘訣?

  合作社理事長馬佔有說:“秸稈全量還田免耕播種,黑土地正在恢復元氣!”合作社將秸稈、殘茬留在地表做覆蓋物,風吹雨淋,慢慢腐爛入土,成為有機質,而且還能減少水土流失、抑制揚沙。

  “一兩黑土二兩油”,黑土是世界公認的肥沃土壤。但由於長期墾殖,我國一些地區的黑土地出現退化。數據顯示,榆樹市耕地開墾之初有機質含量在3%—6%之間,黑土層厚度在50—100厘米左右,前幾年,有機質含量僅為2.5%,黑土層平均厚度隻有30厘米。

  “黑土地是大自然的饋贈,我們一定要保護好!”榆樹市農業農村局副局長郎曉峰介紹,秸稈全覆蓋5年后,土壤有機質可增加20%﹔另外,全縣測土配方施肥已堅持16個年頭,面積已達300多萬畝,有效減輕了面源污染,保護了黑土地的地力。

  “既要算經濟賬,也要算生態賬、長久賬!”馬佔有說,靠著秸稈還田,每公頃土地化肥減量100公斤,合作社每年節省幾十萬元﹔測土配方施肥,每公頃少用化肥100公斤,卻能增產200公斤,每年可節支增收16.5萬元。

  “解決黑土變瘦、變薄、變硬問題,財政持續投入真金白銀。”陳章全說,實施東北黑土地保護利用項目,2015—2019年中央財政投入31億元專項資金,實施秸稈綜合利用、化肥減量增效等投入近60億元,“黑土地退化、土壤污染等問題治理加快,耕地正重回健康和綠色。”

  一片片田野“變綠”,種出更多放心糧。“鴨兒肥,新米香,稻花香裡有豐年。”在榆樹市保壽鎮民悅農機合作社負責人徐禹慶的稻田裡,成群的鴨子正在找虫子吃。“鴨子找到害虫吃,鴨稻共生,兩全其美。”徐禹慶說,在種植多年鴨田稻的基礎上,今年合作社新嘗試種了100畝的蟹田稻。

  “處理好生產與生態的關系,讓糧食豐收更可持續。”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所長魏后凱說,要想提供更多高品質農產品,讓人民群眾“吃得好、吃得健康”,必須加強水土資源集約利用和生態環境保護,為土地持續“減肥”“節藥”,補充“營養”。

  越來越多的種糧大戶、合作社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投身種養結合循環發展。徐禹慶的稻田鴨再過三個月就能上市,40塊錢一隻還要排隊訂購。不用農藥、化肥,種出的有機大米口感非常好,注冊 “鴨寨村”商標后,一斤賣十幾元,一公頃有機稻田的收益要比普通稻田高出4萬多元。徐禹慶計劃繼續把大米品牌做響,讓農田變花園,讓生產基地變景區,吸引更多外出打工的年輕人回鄉,重新打量這片土地。


  《 人民日報 》( 2020年07月31日 18 版)
(責編:趙春曉、李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