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财经:环保产业韧性足,民营企业渴盼政策落地!

孙秀艳

2020年06月15日13:12  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麻辣财经工作室
 

 

ae96e52ad3238aee80163900bd2bd5e9

近年来,在国家大力推动生态文明建设、坚决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等政策支持下,节能环保产业规模不断壮大、技术进步明显加快、商业模式不断创新,整体呈现较好的发展势头。2018年产值突破7万亿元,2020年有望突破8万亿元。

但市场分化愈加明显,民营环保企业的日子尤其不好过。这两年,资本市场已经成为一些环保上市公司的“滑铁卢”。神雾环保、盛运环保、ST凯迪、天翔环境……,这些曾经叱咤资本市场的环保上市公司,或已退市或正在水深火热中挣扎。

国家发改委环资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民营节能环保企业是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的重要力量,在保护生态环境、建设美丽中国中发挥着重要作用。随着市场环境的发展变化,节能环保产业也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特别是反映民营节能环保企业在市场环境、支持政策、经营水平、信息获得等方面存在的问题较多。

近日,国家发改委等六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支持民营节能环保企业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明确节能环保重大工程建设,要对各种所有制企业一视同仁、公平对待,不得违规限制民营企业申报,不得附加额外的条件要求。要加大绿色金融支持力度,鼓励金融机构将环境、社会、治理要求纳入业务流程,提升对民营节能环保企业的绿色金融专业服务水平,大力发展绿色融资。

中国环保产业协会会长樊元生表示,《实施意见》不但全面梳理了支持民营节能环保企业健康发展的思路和措施,还针对现有措施实施中遇到的新情况、新问题,特别是对政策落地“最后一公里”难突破的问题,给出了可操作性强的具体规定。

《实施意见》的出台,对于处在寒冷中环保产业来说,确实是雪中送炭。新政策措施对产业影响几何?今年环保产业走势如何,企业又该如何发力?麻辣姐采访了有关部门和专家。

基本面持续向暖,环保产业在疫情下展现韧性

从2017年起,环保产业遭遇低潮期,资金问题导致不少民企陷入了经营困境。一些涉及PPP的环保企业折戟沉沙,包括行业龙头在内的一些企业因账款被拖欠严重,经营出现困难。曾在资本市场饱受追捧的“环保板块”乏人问津,产业危机至今尚未完全解除。

“从环保产业的情况看,产业基本面有持续向暖的迹象。”两会前,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会长赵笠钧给出了这样的判断。

赵笠钧说,今年5月,环境商会对百余家环保上市公司年报分析发现,2019年度企业的经营数据总体而言是在好转,整体经营状况优于2018年。

比如营收方面,近八成企业营收增长,平均增速同比上升8%;净利方面,2019年近七成企业净利增长,这一比例在2018年仅为半数。还有一些上市公司,归母净利平均增速实现大幅增长。增速在30%以上的企业达37家,占比约35%,增幅高于50%的企业有28家,12家企业盈利翻番。

“从数据来看,环保产业的基本面在经历了2018年的低谷之后,2019年整体情况是好转的。但2019年的业绩是未受到疫情影响获得的, 2020年在疫情之下,产业的发展情况还有待观察。” 赵笠钧坦言。

来自中国环保产业协会的信息表明,2020年一季度,环保产业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影响较为明显,由于相关统计尚不完善,暂无法给出较为完整的相关数据。预计一季度全行业营业收入约为2665亿元,同比增幅约为负15%。

即便一季度的数据不乐观,但环保产业展现出了较强的韧性。赵笠钧认为,虽然受疫情影响,一季度不少企业业绩出现下滑,产业短期波动明显,但长期来看,环境产业持续向好的态势不会改变。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要打好蓝天、碧水、净土保卫战,实现污染防治攻坚战阶段性目标,这为今年环保产业的发展带来了新机遇。

“相较交通、旅游产业,疫情对环保产业相对小一些。原因在于环保公共服务是必需品,环境治理设施无论是供水企业还是污水处理企业,必须保证24小时365天不间断的运行,疫情环境也不例外。这一特点也让环保企业抗风险、抵御经济周期的能力略强。”环境商会执行会长、首创股份总经理杨斌如此分析。

不仅如此,疫情也让大家也看到了不少新机遇。疫情期间,医废处置市场被触发,迎来新一轮高增长。生态环境部的数据显示,6月6日,全国医疗废物处置能力为6245.4吨/天,相比疫情前的4902.8吨/天,增加了1342.6吨/天。

赵笠钧认为,疫情之后,按照国家卫生健康委、生态环境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出台的《医疗机构废物综合治理工作方案》,以及新修订的《固废法》要求,医疗废物市场还将迎来一波平滑的增长,带动产业查缺补漏和整合提升。

民营环保企业困难不少,政策能否真正落地备受关注

营收款项被严重拖欠,招投标遭遇“玻璃天花板”,融资不受金融企业待见,税收优惠障碍多,国家级大项目只能“打酱油”……说起民营环保企业的遭遇,不少企业家似乎都有一些苦恼。

杭州锦江集团的业务中有垃圾发电的板块,公司董事长王元珞对民企的困难很有感触。她说,再生能源电价补贴一直滞后,这样的情况下,为保证企业可持续运行,一家垃圾电厂要投入更多流动资金,这对小企业很困难。

为摆脱这些烦恼,一些民营环保企业只能“委身”——有媒体统计,从2018年至今,已有21家民营环保企业引入国有资本。针对这样的情况,有观点认为这是市场洗牌必经的一步,国资为产业注入资本、资源,也提供了新的商业模式。但也有人认为,这将进一步挤压民营环保企业的生存空间。

针对民营企业和行业协会反映的相关情况,《实施意见》提出了12条政策措施,并要求有关部门要积极了解民营节能环保企业诉求,重大政策出台要听取相关利益主体意见。

具体措施包括:完善招投标机制,不得设置影响民营企业准入的限制性规定,严防恶性低价竞争;积极支持民营节能环保企业参与医疗废弃物处理处置、污水垃圾处理等工程建设,为常态化疫情防控提供有力保障;提升绿色技术创新能力,支持民营企业承担国家重大科技专项、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支持的绿色技术研发项目及绿色技术领域国家技术创新中心建设,引导有关基金支持民营节能环保企业关键技术创新转化;鼓励企业创新合同能源管理服务模式,支持民营企业在重点行业和园区开展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等。

《实施意见》出台,让不少民营环保企业重新燃起希望,但对政策落地也存在些许担忧。鹏鹞环保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王鹏鹞认为,《实施意见》中每条措施都针对民营环保企业的痛点,但民营企业更期待政策逐一落实。

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生态环保产业研究室主任赵云皓表示,跟其他行业相比,在生态环境治理领域,新兴环境问题不断出现,需要技术储备、商业模式、配套政策快速调整变化,同时也需要市场主体很快适应形势变化。民营节能环保企业有很好的适应性,可以在生态环境治理中担当重任、提供重要支撑。

大浪淘沙适者生存,运营管理能力与核心技术是关键

欧洲环保产业发展百余年,环保产业呈现企业高度集中化的趋势。相比之下,中国环保产业小而散的基本格局还没有发生本质变化。专家认为,随着生态环境保护的不断深入,纵横立体化的产业需求正在形成,企业的集约化大发展时期已然来临。这意味着,市场将继续大浪淘沙。

赵笠钧表示,回顾环境产业过去几十年的发展,其实是一次次通过改变“分饼”方式将“饼”做大的过程。过去,企业只能在设备制造或是工程建设里抢利润。水务市场化改革后,BOT、PPP等模式极大地打开了产业边界,企业开始从设计、建设、运营的全产业链服务中谋发展,不少企业也因此获得了规模化成长,从而蜕变成产业龙头。

“两年多的调整与进化,让环境企业逐渐达成共识:外部环境复杂多变,产业需要依靠核心技术、核心产品和核心服务能力等三大硬核驱动。”赵笠钧认为,在下一轮企业发展中,运营管理能力与核心技术将成为核心要素,由此带来的内生动力将逐渐释放。

6月12日,2020水业战略论坛在京举办。杨斌在主题发言中表示,新型城镇化建设对环境治理提出新要求,即从“点”“线”治理转向提供区域环境综合解决方案,未来甚至是提供城镇可持续发展的规划、设计、智慧化运营服务。这就对可持续、系统性、数字化程度提出了要求,将成为环境产业的一个全新时代。

“环保企业一定要积极适应、拥抱新形势的变化,不能怨天尤人。我们从企业的科技创新、数字转型方面去拥抱变化,才能在后疫情时代立于不败之地。”杨斌认为,拥抱变化是企业管理应对外部市场的一种态度,即便是行业的头部企业,也需要立足当下、着眼未来,加强自身战略选择和决策,通过专业能力提升、技术进步、变革创新,形成发展驱动力,推动企业效率和效益的提升。

 

(责编:丁亦鑫、李昉)